2024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投稿须知     典型人物
  • 磁器口 重温渝乡旧梦

    在“一江两溪三山四街”的磁器口,会偶遇斗转星移了千载后,沧桑依旧、厚重犹存的重庆老街;会穿越嘉陵江边曾经“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之繁盛的水陆码头……这里可以寻到重庆人的一首歌、一片情和他们心中温暖的渝乡梦。

    作者:撰文_ 子非 摄影_ 阿穆 时间:2019-08-13
  • 通巫水 连侗村

    古宅房基的一块铭砖可以追溯到600多年前;村寨里的主街路是清朝时期贩运烟土的古道;耕读文化源远流长传承至今——这里是湖南会同县的高椅村,侗族人的聚居地。

    作者:撰文_谢博识 摄影_杨军 时间:2019-08-13
  • 东西南北 初生的乡路

    在国道生命线东西南北各个方向散布的县乡道,就好像神经末梢一样,细小却主导思维。县乡道见证的可能是从众人的荣赞中转身,踏上乡间小道,回到边陲的小山村,只为品味那最美的乡愁。县乡道给予行路人更多的,是重回原点,思考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出发。

    作者:策划_本刊编辑部 时间:2019-05-28
  • 大足,石刻群间山路弯

    ​根植于巴蜀文化沃土中的石窟群——大足石刻,是重庆市大足县内的摩崖造像群的总称。一条省道,串起了一个个丰富多彩的石刻群,其中北山、宝顶山石刻无论从规模还是艺术文化价值来说都是大足石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们姿势各异,星罗棋布,林立山崖,静存岁月。

    作者:撰文_朱婧 摄影_刘世昭 绘图_刘超 时间:2019-05-13
  • 大石窝 紫禁城的基石

    千百年来,房山大石窝形成了独具民族特色的石作文化村落,我们沿着国道108线一路寻访,欣赏到了汉白玉文化艺术宫、云居寺、中华石雕艺术园里规模相当、栩栩如生的石雕作品,被其中的美丽所震撼;在各个村落中找到了热爱石刻的手工匠,被他们执着的心和付出的辛勤劳动所感动。

    作者:撰文_来风铃 刘向阳 摄影_刘向阳 时间:2019-05-13
  • 大娄山的咽喉径

    南川,有山有水有桥,是黔北地区进入重庆的要冲。当地对路桥的感情就如同水和空气,当路通乡、桥通村,人们的生活才真正开始跃动起来。县道206线就是这样一条路,它是南川抵达金佛山南坡的必经之路,一路石溪梨花飘香,风雨古桥幽幽,巴蜀山峦层叠……

    作者:撰文_向明进 谢博识 时间:2019-04-23
  • 大凉山 咫尺天涯

    大凉山,一个常常与辛酸、苦痛、爱心、感动等字眼相伴的名字,似乎是造物最纠结的一次创作,让令国人骄傲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与风雨飘摇的农村小学联系在一起,让直上云端的雅西高速公路与200多万生活原始的彝族居民联系在一起,仿佛是将时间的两极瞬间逆转,让来访者恍然不知进入了一个何样神秘的文明时空。

    作者:撰文/摄影_白继开 时间:2019-04-23
  • 从明所城到山南湾

    明代军事所城雄崖所,中心是东西向和南北向各长0.5公里的十字老街;东、南、西、北四座城门上内外都有题额;还规划了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块区域……“方向”在这里尤为重要。如今,一条编号为“Y030”的乡路——雄东线由西北向东南延伸,贯穿城中。

    作者:撰文_谢博识 摄影_周进业 时间:2019-04-01
  • 苍南挑矾道

    浙闽交界,明矾矿脉,一条因矿而生的挑矾古道已经沉寂了数十年,但它的风采不曾让人遗忘:那些古桥、古亭、古树、古民居、古碑刻,依然能将隐藏于山间的古道串成一线。曾经因开采矾矿而富甲一方的许多小山村,如今依然被热爱古道的人们津津乐道。

    作者:撰文_杨思好 摄影_萧云集 绘图_刘超 时间:2019-01-08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