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傲杀除草 2022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2022.11.4-7 武汉
投稿须知
通巫水 连侗村

作者:撰文_谢博识 摄影_杨军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19-08-13

古宅房基的一块铭砖可以追溯到600多年前;村寨里的主街路是清朝时期贩运烟土的古道;耕读文化源远流长传承至今——这里是湖南会同县的高椅村,侗族人的聚居地。几年前,一条县道——鲁高公路直达村前的渡口,终于向世人打开了高椅这本无言的历史著作。


图1.jpg


高椅村是一个汉族和侗族混居的古村落,湖南会同县的当地人告诉我们,高椅村是一个能够读懂所有古村风骨的地方,村里100多栋明清民居,每一栋都是一部断代史,每一栋的主人都是从史书中走出来的。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我们包了一辆面包车,从省道222线九洞三岔路口旁的鲁冲村出发,一路许下心愿:要去触摸那块明洪武十三年流传至今的房基铭砖;要找到那块600多年前写下“耕读传家”的古训,至今仍高悬门楣的牌匾;还要在明清民居里用青砖砌起的床榻上迎接一次日出……此时,我们脚下起于鲁冲村,终于高椅村的鲁高公路将帮助我们圆梦。

随着车行,巫水河的河道越来越窄,民居的房檐更加飞扬,路面区分不同方向车道的黄线消失,路边只剩下无边的农田时,我们知道高椅村到了。村前渡口的竹筏上,青布包头,穿着对襟衣,裹着绑腿,打着赤脚的侗族小伙正招呼我们渡河,小伙身材精瘦,脖子上银质项圈上刻绘的龙凤、花鸟,随着他的肢体语言,似乎也活了过来。


图2.jpg

巫水发源于城步苗族自治县东巫山西南麓,古称“雄溪”。


“牛轭”为耕“座椅”为读


路在渡口这儿就断了,要想进村,都得走一段水路。高椅村是高椅乡乡政府的所在地,从附近的山上望去,巫水河挡住了鲁高公路的去路,它穿山绕岩而来,蜿蜒到山堂山脚时,兀地一“弓”,弯成一张巨大的“牛轭”,弓形的牛轭高耸在一块平阳地上。村子三面环山,水绕一方,活脱脱像一把稳稳当当的“太师椅”,这正是高椅古村名字的由来。这片土地上屋舍俨然,巷道纵横,黑瓦白墙,马头墙参差错落。

牛轭,意在耕田;太师椅,用于读书。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耕读思想成为这古村600余年里的灵魂。看村里人用的物件,市集上的人流,不难发现,高椅人也善于经商,他们在洪江、常德、宝庆,甚至更远的南京、上海等地经商,不论离家多远,待到富足以后,回到家乡,依旧恢复耕田、读史的生活。高椅人将商圈划在村外,耕读习俗留在了村内。从建村到现在,村中没有商店铺号,没有工厂作坊,商业气息很淡,有的只是阡陌的稻田,茂密的杉木林,古本甚至是孤本书籍,还有村民聊天中不经意引用的几首诗文。“耕读文化”在这里根深蒂固,传承不止。

村里目前还有600多户2000多人,在湖南当地算是一个大村,村民大多为侗族,85%以上姓杨。我们在村子里找到了一位杨大爷,向他打听高椅人是哪位杨氏先人的后裔。老大爷用我们听不懂的地方话说了一遍又一遍,我们才搞明白,他们是南宋诰封威远侯杨再思的后裔。

杨大爷一身粗布衫,年过半百,见到我们这些外人并无不适,摆出几张马扎,示意我们坐下,一副在和邻居攀谈的随性架势。在杨大爷眼里,高椅村和其他已经开放旅游的古村不同,鲁高公路修建前和开通后,村民的心态,建筑风貌,生活方式似乎并没发生太大改变。村子的清晨依旧恬静,邻里之间悠哉的对话也没有被打断,古宅斑驳的外墙,长满苔藓的青瓦如往常一样静谧……杨大爷笑着说,“从我这头上还没有生出太多银丝就可以看出来。”

语言畅通了,杨大爷也打开了话匣子,他打算从唐朝开始说,那是他认定的村子的起源年代。他的话有很多是俚语,还夹着文言文,动辄是某位君王的真实出身,或者某个年号命名不为人知的故事。杨大爷虽不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也算通古晓今了。

村里像杨大爷这样谈起村子的历史就滔滔不绝的老人很多,这也是耕读传家的一种表现。高椅村的确从唐朝开始就有建制,那个时候的村子是一处古渡,村名并不叫高椅,而叫“轮渡田”,一直以来都是少数民族居住的地方。山腰上,不少寨子的名字就从唐宋年间流传下来,比如长安寨、石榴寨、上坪寨、下坪寨等。如今,我们还能看到这些寨子遗存下来的残砖断瓦。

高椅村的人并没有修补这些残破,对于先人和先人的遗物,村里人很敬畏。这也是为什么站在山腰上远眺,农田包裹着的民居还保留着马头墙、穿斗式的建筑特色。杨大爷说,村里明清时候的民宅有300多栋,现在还剩下三分之一,住在这些宅子里的人,他们的祖辈大多数都是当年在常德、南京等地经商的人。因为高椅村不出产石材,盖房子的石材都是富足的商人从外地运回来的,越富有的人,运回来的石材越大,石头上雕刻的花纹越精细。

越往高处走,指引我们进村的鲁高公路就越模糊。山腰上看,鲁高公路像一条系在山脚的玉带,而在接近山顶的地方看,鲁高公路和横竖交错的稻田田埂混在了一起,似乎也成了耕读文化的一个标志。


图3.jpg

走进高椅村民居,照壁上大多留有色彩斑斓的绘画,或大禽猛兽,或松菊梅兰,或瓜果牛羊,一次可以判断这家的祖上是武将、文人还是农家。


“团状”村路 “梅形”古村


在设计和建造高椅村的人们心中一定有一个有关“龙”的图腾,他们要把高椅建成“五龙戏珠”的地方,成就湘西的龙脉之地。那么,要引来“五龙”,就得有水,还得有五块栖息之地。这成了高椅村保留至今的格局。

这种说法既没有被杨大爷和村里其他的老人肯定,也没有否定。但是,高椅村的确曾有48丘水田、48口水井、48口水塘,即使现在部分已经干枯、废弃,但村里人取水用水,一直以来都很方便。高椅村下辖5个自然村,俯瞰这5个村庄,就像盛开在农田里的一朵五瓣梅花。如果细细观察,还能分得出有的村是“花蒂”,有的村是“花蕊”。

和高椅村的村外只有鲁高公路这唯一一条通路比起来,村里的路网似乎更加发达,更加密布。高椅村像客家民居围龙屋一样,分层划片,但又户户相通。5个自然村之间分别有三四条路相连,每个自然村里又有几条辅路,整个路网像线团,找不出头和尾,却让家家户户彼此连接。村里有老人说,这密密麻麻的路就是“龙鳞”。

5个自然村庄,以老屋街和老屋巷开发最早,至今尚存明代建筑5栋,清代顺治、康熙年间建筑6栋。以大屋巷发展较晚,现存清道光、咸丰年间建筑比较多,保存也较完整。

虽然都是明清民居,但风格又很迥异,不同的老宅子体现出不同年月的建筑风格。杨大爷家就是一栋建于明代早期的两层楼,他家两开间,单进式,房子是木质而且是穿斗结构,四周都是封火墙,两侧山墙还砌了三斗马头墙。这栋古宅的墙基都是片石,墙底的一块阳刻的基石上,写着四行楷书:“靖州绥宁县提调官主簿郝煜,司吏杨华……”,落款是明洪武十三年,这块石材恐怕就是村里最老的物件了。

杨大爷家坐西北朝东南,建筑装修十分简洁,梁柱上没有什么雕绘,都是素面,客厅是敞开式的。杨大爷指给我们看他家西边的两栋老宅,“那就是乾隆时期的,别说梁柱了,桌椅腿上都有雕花。”村里建于清朝的民居都一改呆板沉闷的建筑手法,开始讲究装饰。

高椅村本身的水资源就已经很丰富了,湘西还是个多雨的地方。刚刚在杨大爷家,我们就正巧躲过一场骤雨。出了庭院,一路粉墙黛瓦,檐角呈阶梯状,马头墙高耸着,雨水从青瓦上滴滴答答地落下来,一位老太太拎着竹篮从逼仄的巷子里走过,遇到街坊四邻闲聊一晌,伴着笑声彼此道别。


图4.jpg

会同县境内的省道222线,沿线一派田园风光,沅水环绕。


舞长龙 唱傩戏


在林立的古屋之间穿行,在青石板巷道中徘徊,巷巷相连,格局忽左忽右,令我们这些外来者有步入迷宫的感觉。铺地的石板厚薄均匀,块块光净,如刀截刨平了似的。这些石板也都是沿着水路,从别的城镇运来的。

除了平常人家的民居,村里还保存有一些公共建筑,比如康熙年间建造的学馆“清白堂”,明代正统二年建造的供文人雅士吟诗作对的官式凉亭“醉月楼”等,村里老人用方言向我们介绍宅院里的百年历史,在古村里的几日就数这样的时刻最醉人。

高椅村也是一个侗寨。从年初一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各个自然村里的侗族人都有舞龙灯的传统习俗。节前,族人们就忙着扎龙灯、描龙头、绘龙尾。侗族人对接龙敬龙十分虔诚,迎龙进寨,接龙进屋,都要煨茶鸣炮,焚香点烛。龙灯进屋表演,举灯头的要领唱龙灯歌,歌里唱道:“青龙头上三点花,龙来恭贺主人家,主家接龙有诚意,又燃鞭炮又敬茶。今日龙来贺过后,吉星高照主人家。”这样唱一段,舞一段,间歇还伴有狮子舞和民间武术表演。

龙灯舞到正月十五圆灯后,还要举行烧龙仪式,象征着送龙王回龙宫。在指定的河边,舞者们先放龙头,再将龙身、龙尾和各式花灯堆集在一起。这时,周围参加仪式的人们,或面朝龙灯燃放鞭炮,或用松柴点火扔向龙灯。一年一度的舞龙灯,就在这绚丽火光中结束了。

侗族人除了会舞,还会唱。傩戏是高椅村的侗族人世代口授身传下来的一种古老艺术。眼下虽然还不到经常表演傩戏的秋冬季节,我们也有幸赶上了一场规模不算大的傩戏演出。巫水畔,稻田边,戏班子的成员戴着木雕的面具,身着戏装,头戴法帽,肩搭五彩布条带,背插雉尾,在云雾缭绕的神宗祭坛前一边用古语说唱,一边踏罡步斗。杨大爷也爱看傩戏,他年轻的时候,也曾是傩戏的演员,他告诉我,傩戏也叫“杠菩萨”,是湖南当地戏剧的活化石。它和其他戏曲一样,也有开场、高潮和落幕,戏中称为开坛、开洞、闭坛。侗族人唱傩戏,是表示对祖先、神灵、先师的祈求和忠诚。高椅村有一个能表演30多个剧目的戏班子,他们传唱傩戏的同时,也在传唱古村里的文明。


图5.jpg

粟裕大将故里。粟裕大将是我国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参加过南昌起义、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等多场重要战役。粟裕生于湖南会同县,是侗族人。


鲁高公路

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交通路网发达,主要交通要道有2013年年底贯通的包(头)茂(名)高速公路怀通路段,国道209线、省道222线贯穿南北,焦柳铁路(枝柳铁路)纵贯全境。

从会同县前往高椅乡走省道222线若水镇鲁冲村至广坪乡大湾村段,这一段也是一条县道,名为鲁大公路。鲁大公路的终点就是鲁高公路的起点。上鲁高公路后,可直达高椅村村口。会同县于2005年分别对鲁大公路和鲁高公路进行了硬化、拓宽等升级改造。


图6.jpg

高椅村如今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古民居建筑活化石”。


【编辑:】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