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2022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傲杀除草       投稿须知
  • 【散文】老照片中的记忆(图)

    景泰公路段兴泉道班曾先后连续8年被甘肃省公路总局检查验收评选为“优良道班”,1997年5月荣获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的全国“五一”劳动奖。

    作者:俞建华 赵云 路誉中 时间:2022-12-01
  • 【散文】永不“消逝”的老道班(图)

    柳湾道班位于武威九条岭,六七十年代他负责着武九路香水河路段的养护任务。60多年过去了香水河桥依然坚挺地屹立在香水河上,而曾经的柳湾道班在时代的发展中也已悄然消失。

    作者:闻娟 时间:2022-11-25
  • 【散文】老道班的故事:汭河旁的坚守(图)

    路,是铺下的碑,碑,是耸立的路。从土路到砂石路再到沥青路,公路发展今非昔比、日新月异、瞬息万变。如今的公路交通,纵横交错,四通八达,连接着我国的大江南北。一代又一代的公路人用青春和汗水铸就了无数条笔直畅通的公路。而遗留在汭河旁国道312线1797+600处的“关家砭老道班”仿佛在静静诉说着50年前那段可歌可泣的公路建设的故事,见证着公路事业的蓬勃发展。

    作者:孙凡钧 时间:2022-11-24
  • 【散文】最美的青春献给橘黄

    “长路奉献给远方,玫瑰奉献给爱情……”这首歌陪伴70后的我们走过青春的迷茫,多年后再次听到这首熟悉的旋律,我的脑海中情不自禁地闪过一幕幕动人的面孔和精彩的画面。

    作者:杨清云 时间:2022-11-23
  • 【散文】家乡公路“变身”记

    恬静的村庄,一条平坦宽广的公路通向远方,乘着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快车,腾飞在瑶、壮乡村落,由远及近,我看到了村民自信幸福的笑脸。

    作者:黄园 时间:2022-11-16
  • 【散文】苦楝树情缘

    ​前几日偶然一次机会参加县里举办的徒步蹬山活动,当自身已经进入到大自然的时候,耳边时常伴着的汽车声和乱七八糟的杂音骤然间消失,动听的鸟叫声在耳边响起,就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清脆了起来,蹬山的脚步不由得一点点的放慢下来,欣赏着路边的风景,呼吸着森林里才有的芳香。

    作者:卢姗姗 时间:2022-11-16
  • 【散文】开路将军慕生忠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天,也是像现在花红柳绿、草长莺飞的暮春三月,正在上初中的我放学后回到家中,看到几位叔叔正坐在我家的小饭桌前把酒言欢,高谈阔论!这里面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王廷仕伯伯我是熟悉的,因为他当时担任着我父亲单位的白银公路段的书记兼段长。他最喜欢吃狗肉,还常常来我家喝酒捞酸菜!他的下属,也就是父亲和同事们平常都不叫他的官职,而是亲切的叫他“王头”。

    作者:魏明 时间:2022-11-11
  • 【散文】我和公路那些事

    初次见到公路,在我刚上小学的七十年代。那时,我的家乡只有一条公路,是砂砾路。每天行驶在上面的车少得出奇,屈指可数。那个年代,在大西北偏僻的农村能见到汽车绝对是一件新鲜事,能在落后的家乡走上一条孕育着现代气息的公路更是一件觉得很神奇的事。

    作者: 董斌 时间:2022-11-08
  • 【散文】公路上的一颗钉

    我是公路防护栏上的一颗钉,这条路建成后,一双粗糙有力的手把我钉在这里,从此,我便静静地屹立在这里的安全线上。我记得,那天,太阳很刺眼,风很热,滴落的汗水很咸,在月光洒满的仲夏夜里,我摇晃着浪潮涌动的憧憬,恨不得把这路上的一切都涌进我柔软的生命。

    作者:唐雅莹 时间:2022-11-02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