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傲杀除草 2022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2022.11.4-7 武汉
投稿须知 智能防撞防闯入主动预警技术
钩沉 G108京昆访古寻根 京冀晋篇(二)

作者:撰文_ 冯帆 丹菲 王牧 摄影_ 王牧 陈邦贤 绘图_ 黄伟晰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18-12-13

对于旅行者而言,它不只是一条焕然一新的国道,更是一段于时间上穿越千年古国,于现实间横跨3000公里的路线。它虽只是地图上一条细长而曲折的红线,却又如巨龙的脊柱一般,串起悠久的华夏文明。它还与那条看不见的中国人口分界线几乎平行,行走其上,仿佛能看到路两侧截然不同的人文生态;它或伴河谷而行,或跃名山大川,无不勾起旅人对大自然的崇敬与向往。

它就是国道108线,从北京出发,经河北,过山西,行三秦,穿巴蜀,最终抵达春城昆明,因此又被称作“京昆路”。

它蕴含的意义太过深刻,我们希望从“古韵”和“根脉”的角度,分两个篇章解读这条国道——京冀晋篇和陕川滇篇。

17.jpg


河北

劲跨巍巍太行风


G108河北段东连首都,西接山西。在河北境内途经保定市的涞水、涞源两个县,路线全长150.5公里,是山西省及沿线矿产资源外运和沿途旅游资源开发的重要通道。它与G112、G207两条国道相交,与京昆高速公路相邻,同时是连接张(家口)涿(州)高速公路、张(家口)石(家庄)高速公路、荣乌高速公路的重要纽带。

车入河北境,车轮下的国道线悄然转进了风景秀丽的野三坡。太阳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因为路线走向的轻微变化而不停变换方位。但在大部分时间里,依然能感觉到车辆是在保持向西偏南的方向行驶。其实从一踏上国道108线开始,车辆已经在往太行山的余脉里深扎,几乎一直是在山谷间的缝隙里游走,很少有能上升到海拔千米以上的距离。在大自然花了上亿年时间才打造而成的山水世界里畅游,很容易生出疑惑,路和风景还有界限吗?

19.jpg

三坡清风:路在风景里盘旋

记得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往来于国道108线上的运输司机曾经发出这样的抱怨:“108是一场难醒的恶梦!”因为在那个“晋煤外运”全靠国道的时代,一堵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简直是家常便饭。近年来,国道线上的堵车现象日益缓解,尤其是随着张涿高速公路的全线贯通,大部分外来车辆到野三坡旅游,会优先选择便捷、畅通的高速公路。过去繁忙的国道108线现在变得清静起来。

进入河北后,第一个必经的美景便是野三坡,这里保存了完好的自然生态系统,一年四季皆在诗情画意中。春天,山花竞相开放,好似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夏日,绿荫遮天,芳草铺地,生机盎然;金秋,硕果累累;冬季,满山银装素裹,晶莹耀目……真是春夏秋冬总相宜。

由于这里的地势由南向北逐渐增高,随着地势的不同,气候也有所变化,人们习惯上称为”三坡”,那为什么如今的“三坡”前面会有一个“野”字呢?据说有一次康熙皇帝上五台山寻父,经过三坡时曾受到当地居民的阻挠,康熙非常生气,就说这里是穷山恶水,野夫刁民。于是,野三坡的名称便传了下来。

对于旅人来说,想要走读野三坡这一片充满着野性的山和率真的水,一定要走走国道108线。这条路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路面整洁平坦,却又不突兀,仿佛与周围地理环境融为一体。车在盘山路上慢慢地开,打开车窗,呼吸着那大自然赠与的、没有任何添加剂的空气,真是舒坦。国道108线在野三坡境内的风光尤其秀丽,鲜有繁杂吵闹的噪音,坡多而陡峭,难怪路上经常会碰到专业型的骑行队伍。这些人大多是结伴出行的骑行发烧友,他们有的停下来拍照留念,有的干脆在路旁野炊。

国道108线与野三坡的缠绵,足足持续了七八公里的路程,这段路程也真正成为“车在山间走,人在画中游”的现实原型。如果时间允许,大可以深入到百里峡、白草畔、佛洞塔等七大景区里去,那些或峰峦耸立、碧翠漫野、幽泉叮咚、山花绮丽、林木参天的景致,才是野三坡独具风采的立体画面。

野三坡还是古代京都通往塞外的重要关隘,素有“疆域咽喉”之称,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峭壁之上,镌刻着历代守关将士的豪言壮语,似乎又让人看见几百年前金戈铁马、浴血厮杀的疆场。龙门城堡屹立于两山之间,敌楼、垛口、炮台保存完好,尚可想象明朝壮士执戈守望的雄姿。一幅浓墨重彩的花岗岩天然岩画,佐以抛珠洒玉的瀑布,难怪有人发出如此感叹:早知三坡有美景,何必世外觅桃源?

18.jpg

张涿高速公路与国道108线同时穿过野三坡,但显然后者更适合缓步慢行。

峪中仙人:壁立干佛一线天

继续西行,很快就会经过一条长约五公里的大峡谷一一仙人峪。因其间广布着的石灰岩地貌,又有人把它称为“石灰岩大峡谷”。峡谷深邃曲折,两岸奇峰峭壁,怪石嶙峋,谷底时宽时窄,潺潺流水时隐时现,苍松翠柏,郁郁葱葱,构成了神秘幽静的峡谷环境,又不失雄险之势。听说仙人峪还是《西游记》外景拍摄地之一,尤其在春夏两季,谷中野花漫道、云遮雾罩的景象,就像是仙人隐居修炼的地方。

从东线进入仙人峪,谷口筑有一湖名“青云湖”,眼下是冬季,难得有清水流淌。迎面就是高达十几米的“千佛壁”这是一处风化了的石灰岩壁,壁上的钟乳石奇形怪状,酷似上百尊罗汉,令人称奇。行走其间,鸟儿欢歌,彩蝶飞舞,阵阵凉风吹来,真是即凉爽又惬意。由于在谷底迂回穿行,不用爬山,所以人也不觉得十分疲劳。

千佛壁东面是“五步登天”,这是一条从谷底通向山顶的险路,所谓“路”,就是陡峭崖壁中夹着的一条槽缝,共有五段,每攀上一段就有一重天,每段都有铁索供游人攀援。相传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在建国立业之前,曾被王莽追赶逃进此地,昏倒在山沟槽里,他被蝼蛄仙救了后,潜心在仙人峪练武。在一只神猴的教练下,他每天在“五步登天”的崖壁上练习攀爬,终于有一天攀上了第五步,登上了天。此后刘秀出山重整旗鼓,不久终于打败了王莽,做了皇帝。我们试探着攀上了第三步,往上看,崖壁光滑峭立,再也找不到往上攀爬的路了,也没有铁索之类的攀援物,看来是登不了天,只能做凡人了。

20.jpg

建于明万历年的乌龙沟长城,西接山西省平型关南的下关,东北入涞水县。

遥望长城:花岗岩垒砌的路侧风景

再次回到国道上时,已是黄昏时分。听常在路上跑的司机师傅说,改造后的国道108线比以往舒服多了。到底是怎么个舒服法,师傅只给我们举了个“大台峨”的例子。大台峨是保定市源县的一个乡,走到这里,离翼、晋交界的地方已不足7公里,却像走近了“鬼门关”一样令人提心吊胆。那段路没改造以前,就像整个国道108线河北段的浓缩版,不仅地处山岭重丘区,而且路急、弯陡、坡多,路侧的深沟或陡崖多在10米以上,司机开车过急弯时视距不良,行车安全很成问题。改造后的急弯处,仿佛比原先宽了许多,又像是比原先平缓了许多,总之那种担惊受怕的感觉越来越淡。尤其是路侧加装的护栏和提醒警示的振荡标线等设施,令过往的出行者放心不少。

离“鬼门关”还很远,我们打算前往40多公里外的涞源县县城投宿。走着走着,便有同伴惊呼起来,快看长城!循着标志,师傅赶忙停进了一处视野开阔的观景台。公路西侧的古长城,正披着夕阳赋予的柔美色彩——那是由花岗岩打造的御敌之躯,从五六百年前的明万历年间向我们走来,又与最后一丝余晖挥手话别。

趁着太阳还没完全落山,大家在观景台里四处走走逛逛,没想到这个以弃渣场为基础搭建起来的停车港湾,竟生得如此清雅、宜人。看到依山势建起的拱桥,由卵石铺就的步道,同行的“文豪”幽幽地叹道:“拾阶而上听潺潺流水泄幽涧,驻足平台望悠悠长城盘山巅”,一语已足以道尽此刻的情怀。而远处灯火阑珊的地方,大概就是我们想要落脚休息的涞源县,正在等待路途中疲惫的旅人。

21.jpg

G108河北段加装的彩色沥青和振荡带

【编辑:】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