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WTC专题 投稿须知 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成都论坛
南极归来

作者:撰文/摄影_蒋欣辰 绘图_刘超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19-10-23

恐怕很少有人像我这样,被一张南极的照片诱惑着,就一头奔向世界尽头的渡口——乌斯怀亚(Ushuaia),义无返顾地踏上驶向南极的邮轮。直到尽兴归来,才有机会沿着泛美公路向北逆行,好好地看一下阿根廷。


1.png


在南极大陆兜了一个大圈儿,与帝企鹅和莽莽的冰原依依惜别之后,我又回到了登上邮轮的那个码头——乌斯怀亚(Ushuaia)。乌斯怀亚在当地土著部落所说的亚马纳语中意为“向西深入的海湾”,因为刚好比格尔水道在这里形成一个大海湾。这里距南极半岛1000公里,但对于亚欧非或者北美洲的外来客来说,这里已经算是与南极近在咫尺了,每个要去南极探险的人都不得不在此驻足。

乌斯怀亚一向被称为“世界的尽头”,虽然再向南还有南极大陆,但是在人们印象里那已经不是人类世界的统治范畴了,所以,这个美洲大陆最南端的别致小城就意味着真正的“天涯海角”。她倚山面海,街道不宽,但十分干净。街道两旁可爱的小木屋和城外白雪皑皑的山峰一起缔造了这童话的世界;而从南方飘送来的清冷空气,则让游荡在乌斯怀亚的游人孤旅“切肤”地感到了南极并不遥远。在乌斯怀亚的“提额拉-戴偶-富爱沟国家公园”,北门就是世界最长的泛美公路的南端起点。泛美公路究竟有多长?36000公里?25800公里?似乎从来没有人说对过,反正在起点的大木牌上标示着17848公里,也许是阿拉斯加至乌斯怀亚的直线距离吧,这恐怕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完成了19天奇幻的海上漂流,再踏上乌斯怀亚的土地时,第一件事就是寻找世界尽头的邮局,在护照和明信片上盖上漂亮的纪念章。明信片承载着世界最南端的风情与祝福,飘到遥远的家和朋友的手中。


2.png


Moreno Glacier

绕过蓝色的莫雷诺冰川


地球上有三大冰川,分别在南极洲、格陵兰岛和阿根廷。而阿根廷的大冰川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它是世界上唯一可以由人类轻松接近的冰川,也是除了南极洲和格陵兰岛之外全球最大的终年积雪带。

刚刚在南极目睹了如城堡一般漂浮在寂静海湾中的冰川之后,乌斯怀亚北部的莫雷诺山岳冰川那长长的冰舌又勾动了我的好奇神经,于是不管泛美公路到底有多少公里,出发再说。从乌斯怀亚向北可以驾车开一段长长的路程,也可以直飞一个多小时去卡拉法特(Calafate)。卡拉法特是圣克鲁斯省境内的一座小城,很不起眼,但安第斯山脉中的几十条巨大冰川盘踞于此,这不能不令它声名远播。西侧太平洋吹来的强风裹挟着大量水汽,遇到安第斯山脉屏障,化成皑皑白雪覆盖山巅。从山上不断飘落下雪花,飘到岩隙峡谷中,初时似有若无,但在“叠罗汉”式的重复挤压之后,千年、万年……不知不觉就演化成了壮丽的冰川。最美妙的事情莫过于冰川的不断滑动,它们沿着山坡峡谷慢慢地滑向山麓的湖滨,在湖岸上垒起了一座60多米的高坝绝壁,压迫着湖水的奔腾。柔顺的湖水转化成潜流暗涌,在水底敲打着冰川根部,迸激出慑人心魂的雷鸣声浪,让湖泊的寂静转化为超凡的萧飒与震撼。就是这几十条巨大的山岳冰川,构成了面积仅次于南极的冰雪世界。

那些冰川若从高空俯视,乖得简直就像懒懒地趴在冰面上的北极熊,感觉随随便便就可以连着跨越几条。靠近了才明白,那些冰坝的绝壁断面高有几十米,而且光滑坚硬无比,不但无处抓手,而且无法凿穿。向上仰望,可以看到它一层一层的叠压累积的痕迹——别小瞧这些痕迹,那可是千秋万载的盖世神功。冰缝中时刻会闪现一些蓝色的光,我听说过,冰川变色与光线的折射及所含的气体有关,冰的颜色越蓝,说明冰的年头越久,眼前的这些冰块最少要有上万年的冰龄了。当冰川屏障再也承受不了湖水的冲击,先是从内部的某处断裂,然后巨大的冰块轰然塌落,一头倒向湖中,便完成了它力量美的最后一幕。之后,它将转性,渐渐化成温柔的湖水,静静地……静静地……流淌而去……

冰障在抗击地球引力与太阳温热中一遍遍地完成着垒叠和轰塌的轮回,大面积崩裂约3~6年一次。上一回在2008年07月,阿根廷的冬天;很幸运这次我也碰上了:巨型冰块垂直急速脱离冰河落入湖中,场面触目惊心,撼人心魄,而小型的冰裂崩解每二三十分钟就发生一次,迸击出巨大的水花……我静静地坐在游船的甲板上,呆望着冰障的戏剧不断循环上演。在40分钟内,调动起五官慢慢地勾赏着白居易《琵琵行》的自然协奏——“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2.png


Buenos Aires

布宜诺斯艾利斯,意外之喜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拿到的阿根廷签证仅有30天,如果真如此匆匆来去,实在对不住在国内签证的艰辛和飞越大半个地球砸下去的“金子”,所以,坚决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办延期。接下来的事很幸运,在飞机上遇到一位“北京驴”,不仅人漂亮还会说西班牙语,在她帮助下很快拿到了30天的延期。

既然到了首都,当然不能只办个签证就走。这不是座简单的城市,极具冒险性的新港,艺术感十足并可旋转的女人桥,贵族公墓,充满民俗气息的古董街,还有,世界第三大歌剧院——科隆大剧院。布城街头的绿篱花圃、高树矮灌让人体察到城市的匠心气韵,在拉美城市里可算高端、大气,曾经的欧洲殖民者在城市整体设计和建筑风格上烙下了深深的欧式印记。市内的公共交通还不错,有地铁——前段时间中国还向该城出口地铁车厢,并投标参与阿根廷的地铁改造计划呢。但是,老祖宗当年建的偌大城池,在经济不景气的现实中渐渐衰落凋萎,老城小街窄巷里剥落的墙体,褪色的墙漆让这种感觉越发泛着一股凄凉的酸楚。当然,数不清的建筑物都比不上博卡区,没有它,布城就不是布城。

即使衰落,博卡区也有着阿Q当年炫耀“祖上的龙袍是真金”一刻的自信与自大。踏入博卡区,会为眼前五颜六色的房屋惊叹不已。这里原本是布城的贫民区。19世纪末,大批意大利、西班牙拉丁裔贫民为谋生计来到此地,用铁皮搭建成一座座简陋房屋以安身立命。他们没钱购买涂料,为让铁皮小屋更像一个家,在漂泊的异乡中多一丝温暖,便讨来港口漆船剩下的油漆,将这些房屋的外墙、屋顶涂上颜色。这些原本航海专用的油漆耐腐防水,历久不褪,竟成了布城亮丽、绚烂的风景。

每当艳阳高照,街道两侧的璀璨缤纷、勾魂慑魄的色彩让游人驻足流连,也吸引了无数街头艺人聚集展露着他们非凡的才华,催生出众多的音乐家、舞蹈家和美术家。20世纪中叶,保存了大批雕塑作品的“探戈街”被政府命名为“卡米尼诺”(小路的昵称),使得原本民间自发的街区油漆行动转化成政府的行为,染上了官方色彩;当局又把“卡米尼诺”辟为“步行街道博物馆”,使得博卡人对缤纷色彩的喜好被鼓舞得“一发而不可收拾”;而艺术的风雅还离不开咖啡的香浓,所以,博卡区还打造了全城最好的咖啡馆。

华丽、热烈、奔放的“探戈”舞源于布城的港口地区。大批非洲、南欧的移民滞留在港口,混合成一个特殊的社群。他们大多社会地位低下,生活不稳定,在酒吧里靠唱歌、跳舞来消磨时光。开始时,探戈只是男人间买醉消愁的舞蹈,后渐变为男人与港口红灯区风尘女郎狂欢乱舞中踏出的嘀嗒节奏,在时光的长河中激浊扬清,去芜存菁,演变成了阿根廷的国粹经典——探戈。

阿根廷探戈完全不同于国际标准舞中的探戈表演,它更像现代舞台音乐剧,集说唱、舞蹈于一体,在男声独唱中偶尔来几段小滑稽剧穿插;激昂的手风琴伴奏的主旋律带动着舞步在台上登踏敲击,而其舞蹈是在米隆加、哈巴涅拉、坎东贝等拉美、非洲等多种民间舞蹈基础上演绎而成;手风琴特有的切分节奏总是给人以心灵的撞击。在阿根廷探戈中,两个舞伴身体要并行直立,几乎贴在一起,正是因为这个贴身动作,当年探戈被引进巴黎时还引起轩然大波。

如果说国标中的探戈已经是“淮北之枳”,那么要真正品味“淮南之橘”的甘饴,就只有走进布宜诺斯艾利斯——白天在博卡区晃悠,街头阿根廷味儿的探戈活泼、欢快,花样迭出。


4.png


5.png


6.png


7.png


Cataratas del Iguazu

匆匆一面伊瓜苏


从布城再向东北走,在进入我们真正的山区自驾区域之前,我们邂逅了伊瓜苏大瀑布。“伊瓜苏”在南美洲土著居民瓜拉尼人的语言中,是“大水”的意思。与瀑布同名的伊瓜苏河发源于巴西境内,到阿根廷与巴西边界上伊瓜苏河与巴拉那河合流点上游23公里处形成了大瀑布。伊瓜苏瀑布是世界上最宽的瀑布,呈马蹄形,高82米,宽4公里。1984年,伊瓜苏瀑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对于世界上最大的瀑布到底是哪一个,一直存在争议,因为一个“大”字存在多种评判标准。我去过美加边界的尼亚加拉瀑布,去过赞比亚与津巴布韦边界的维多利亚瀑布,也去过我国贵州黄果树大瀑布。如果说伊瓜苏瀑布是世界上最“大”的瀑布,可能会有人置疑,但如果说它是世界上最壮观的瀑布,相信应该没几个人反驳。伊瓜苏瀑布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观赏点多。从不同地点、不同方向、不同高度,看到的景象各有不同。从水路、陆路和空中观赏伊瓜苏瀑布,每一面都令人终生难忘。

根据历史上巴西和阿根廷两国的谈判结果,伊瓜苏瀑布最美最壮观的部分都被划在阿根廷境内,但问题是欣赏瀑布必须要有一定距离。要观赏到这部分瀑布,非得在对岸的巴西一侧才能如愿。巴西人看上去吃了大亏,却比阿根廷我更有“心机”:最美的部分归你,由你来保护,我在对岸设点卖票收钱,让人欣赏。

阿根廷这边分上下两条游览路线,下路蜿蜒贯穿在密林之中,可自下而上领略每一段瀑布的宏伟或妩媚;上路是自上而下感受瀑布翻滚而下的气势。可惜,我在阿根廷这一侧,只是行走中丈量着瀑布,把每个片段拼接想象着瀑布的壮美,下次我一定要站到巴西那侧,“4D全画幅”地享受伊瓜苏之磅礴奔腾,那应该是一场不可阻挡的视听盛宴。


10.png


11.png


40号公路,穿越原住民领地

【路线】萨尔塔省(Salta)-胡胡伊省(Jujuy) -拉基亚卡 (La Quiaca)边境


虽然阿根廷是一个移民国家,但在欧洲殖民者到达新大陆之前,印加的子民已在这里开疆辟土,创造出灿烂的文明。殖民者的强弩利剑、枪炮火器使原住民的“伊甸园”不断被蚕蚀,印第安土著被迫向着空谷荒原退缩,去更蛮荒的北部寻求一份生命的坚持与尊严。

从萨尔塔开始,我就走上了阿根廷最长最著名的40号公路。从卡法亚特(Cafayate)酒乡到卡奇(Cachi),近两百公里的40号公路几乎都是泥土碎石路,又是山路,非常难走。40号公路在60年前就已经相当出名了,沿途可以饱览最壮丽的景色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也因为《摩托日记》那部电影变成世界各地自驾人士的首选。许多在40号公路上行驶的大巴都涂有40号公路的标志,并以此为骄傲。不过我不明白,当地政府为什么不好好养护这么著名的公路。

在克丘亚语(Quechua)中,萨尔塔意指“美丽动人”,萨尔塔省同时居住着多样人种:除了白种移民和白种人与土著混血后裔外,最特别的当数印加土著人,他们中的一些人长相与亚洲人极为相似——被太阳熏烤得黝黑的黄皮肤、清澈单纯的黑眼睛、油黑闪亮的头发,尤其是与中国青藏高原上的藏族同胞外貌极度相像,只不过相比康巴汉子的塌鼻梁,他们更具雕塑感的英挺帅气而已。据人类学家考证,萨尔塔人很可能与我们拥有同样的祖先。如果此证可信,那么他们的祖先就是那些在冰河时期跨过白令海峡的勇者。

萨尔塔的首府坐落在安第斯山东麓莱尔马谷地内,是阿根廷西北部著名的旅游中心,始建于1582年。该市还是印加帝国印第安人文化研究的重要中心。在该市的高山考古博物馆里,还陈列了1999年在萨尔塔省海拔6700多米的尤耶亚科(Llulliallaco)火山山顶发现的——印加儿童之木乃伊。据史料记载,他们可能是用于祭祀神灵的“童男童女”。由于这些被选中祭祀的孩子必须是完美的,不能有任何瑕疵。因此,即使到了今天,这些静静被裹在棉帛中的孩子看上去仍然萌动漂亮。看着这些曾经把生命献给了敬畏神明的儿童睡颜,心头有一种震撼与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从萨尔塔往南,穿过莱尔马谷地,进入孔恰斯河的峡谷,那里有许多被安第斯山风侵蚀、雕琢而成的奇形怪状的山峰,像城堡,又如修士,甚至有如“露天剧场”般的广场荒原,那是卡法亚特(Cafayate)酒乡,位于海拔1280米至3000米之间。炽烈的阳光、昼夜极大的温差使卡法亚特的葡萄成了酿造的佳品,无论红酒还是白酒都是那样味道甘醇,唇齿留香。




Tips

◆乌普萨拉冰川:乘船游览乌普萨拉冰川是来卡拉法特(Calafate)旅游的一大看点,往返要4个多小时,沿途能看到许多大小形状不一的浮冰,景色相当神奇。只可惜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冰川消融,沿途那些曾经印在照片上的景点都不复存在了,只留下一片巨大的湖面,如齐豫歌吟“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地球的眼泪……”

◆报团:最方便的就是报团参观,当地旅游开发很成熟,价格也很公道,散客团每天都发。我是在订酒店时就委托酒店帮预订了冰川两日游,这样很节省时间。

◆拍摄:自从发生了落冰砸人事件后,阿根廷当局对游船加以严格限制,要求保持300米以上的安全距离。每一个冰柱都有随时倒塌的可能,所以想要观察和拍摄大冰川的细节,就需要借助多倍望远镜或长焦镜头。实际上肉眼看到的冰川要比镜头记录下的美千万倍。超广角和长焦都必不可少,超广角可以将冰川全貌收进去,长焦则用来拍一些细节,比如冰塌瞬间。如果是阴天,冰川会呈现出一种幽幽的蓝色,很静谧。冰川反光很厉害,一定要控制参数。


8.png


Tips

◆阿根廷烤肉:阿根廷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牛肉产地,这里的牛不同于欧洲的圈养牛群,它们徜徉在潘帕斯草原上风餐露宿,吸纳日月精华。鲜美纯正的阿根廷牛肉最传统的做法莫过于炭火烧烤。

布城最火的烤肉店是创建于1850年的老字号——“拉比埃拉”,走进大门就看见传统的烤炉,里面放有燃烧中的木炭,烤肉师会不时打开炉门,用铲子将到火候的炭块敲碎铲出来用。通常一份烤肉从生肉上烤架到装盘大概需要10分钟,为了最大限度保留牛肉本身的天然美味,厨师会尽量少放作料。这样的牛肉再配上一瓶正宗的阿根廷博斯卡红酒,再合适不过了。



Tips

路线中的其余要点

◆卡奇(Cachi)仙人掌国家公园 (世界自然遗产)

卡奇在克丘亚语中的意思是“盐”。这个小城海拔2200米,坐落在孔查基河畔。从萨尔塔到这里,途中要路过奥维斯波山坡路,很险。卡奇是安第斯山麓著名的巨型仙人掌保护区,生长着许多濒临灭绝的巨型仙人掌品种。

◆乌马瓦卡Humahuaca 大峡谷(世界自然遗产)

这条峡谷又被称为“南美大峡谷”,是一条有几千年历史的商路,从边境城市拉基亚卡到胡胡伊省省会,绵延70多公里,在印第安人的凯楚阿语里是“瑰宝之都”的意思。这里还有一座“七彩山”,色彩层次分明。犹如画家的调色板一样。因为石头里含有不同的金属元素——朱红的铁矿石、发绿的铜矿石、淡黄的磷矿石等等,从而形成了异彩纷呈的“瑰宝峡谷”。

◆盐田(Salinas Grandes)

胡胡伊省(Jujuy)安第斯山脉海拔4000米的山间高原是一片“寂寞星球”。植物稀少,极少动物能够忍耐这样的高海拔和严寒。在群山中间,一洼湖泊闪耀着光辉,它就是盐田。在这里工作的工人是土生土长的盖丘亚族人(Quechua)。他们世代在这里工作,艰难地生活在盐矿的周围地区。

在南半球夏天雨季的时候,盐谷淹没在水下。其余的时间,这些“盐海”供养着当地的人们,他们靠提取盐矿为生。在40℃的高温和海拔3000多米的情况下,狂风能灼伤皮肤,吸入的盐分会侵蚀肺部成为另一种“矽肺”的病因。

◆拉基亚卡La Quiaca (与玻利维亚交界的边城)

这是阿根廷最北的小城,海拔3442米高。在这里可以不需用任何证件到玻利维亚跨界越境来回溜达。边界那边是玻利维亚的比亚松小镇,印第安人在市场熙熙攘攘地进行着古柯叶的交易。


【编辑:王珏 QQ:1485994861;TEL:13810405128/010-84990788—1369】
【审核:耿茁、孙婧】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