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傲杀除草 2022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2022.11.4-7 武汉
投稿须知 智能防撞防闯入主动预警技术
【广东】广东省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吴玉刚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21-11-15

(省交通集团-吴玉刚)个人照片.jpg

广东省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吴玉刚


交通工匠  匠造超级工程

吴玉刚,现任广东省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从业37年来,他先后参与了京珠北、南沙大桥、深中通道等十几个、1000多公里高速公路项目建设以及广深高速、虎门大桥等珠三角重要跨江通道的运维技术管理,用实干和坚守推动并见证着交通大国向交通强国迈进。先后荣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广东省人民政府科学技术奖”一等奖2项、“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奖”特等奖2项,被评为“中国公路百名优秀工程师”、中国“2019~2020年度十大桥梁人物”,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吴玉刚同志几十年如一日苦干、实干,用自己的所学所长在南粤阡陌间擘画蓝图,深耕路桥技术三十余载,主持建设的高速公路及桥梁遍布南粤大地,粤港澳大湾区跨江通道的规划和总体方案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他最引以为豪的建设成果当属南沙大桥,其中坭洲水道桥建成时为世界第一跨度的钢箱梁悬索桥。南沙大桥一个个“第一”的背后,是他不允许失败的一个个“唯一”。2018年夏天,刚做完手术的他趴在病床上,就召集南沙大桥相关人员到医院“现场办公”,研讨技术难题。同事回忆:“我们非常受触动,这不仅是负责和担当,更是一种对超级工程的执着和死磕。”作为技术管理负责人,吴玉刚的工作繁重而又必须细致,但他仍然坚持每个星期都到工程项目现场督导。每逢节假日,他甚至把工地作为“度假地”,有时就干脆住在工地宿舍里。他不怕脏累苦险,深入到挖孔桩施工现场,逐个查看桩基工作面,慰问一线工人,饿了就是一张报纸一盒饭。2018年台风“山竹”来袭前,他亲自到南沙大桥施工现场进行检查、督促加固,一直工作到凌晨两点。也因为这份亲力亲为的本色,对于身边每一名建设者,他甚至都能叫出名字。

2020年5月5日,虎门大桥发生涡振,作为现场专家组技术成员,吴玉刚连续几个晚上在钢箱梁里度过,分析研判原因,研讨抑振方案。经过连续10天奋战,通过有效措施,顺利恢复了虎门大桥交通。而在这期间,他的爱人手术后需在家休养也无人照顾,他爱人开玩笑说:“在家休养还不如上班,上班还有同事照顾,在家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吴玉刚同志有着永不懈怠的钻研和学习劲头,一直以来大力推行高速公路施工标准化、设计标准化、安全标准化和造价标准化管理,形成了一整套标准化体系建设成果,使资源节约、以人为本、全寿命周期成本等建设理念在工程中得到有效实践。20多年前在建设京珠北高速公路期间,他就提出了山区高速公路地质灾害防范与处置的策略,在建设广珠西线珠三角高速公路时,他结合珠三角地区的地质特点,制定了大跨径混凝土桥梁防裂设计与施工指南,编制了地方行业标准《广东省公路软土地基设计与施工技术指南》。作为主要起草人员,编制国家标准《锌铝合金镀层钢丝缆索》(GB/T 32963-2016),行业标准《悬索桥主缆缠绕用S形钢丝》等,获得3项授权专利。作为技术负责人,建设的江罗高速荣获2020-2021年度李春奖,正在建设的云茂项目已推广重要创新举措15项、四新技术38项、微创新30项。

2009年,吴玉刚同志开始负责南沙大桥施工技术,就带领团队瞄准了被誉为悬索桥“生命线”的关键部件——主缆。当时,国产最高强度的主缆钢丝仅为1770Mpa,距离1960Mpa还差两个数量级。而1960Mpa钢丝的核心技术掌握在外国人手中,要么直接购买,随时面临被“卡脖子”的风险,要么自主研发,但一道道技术鸿沟犹如天堑。2014年,在国内无先例可循的状况下,吴玉刚主导发起并联合国内数个厂家,向1960Mpa发起了技术攻关。经过3年无数次的探索与攻关,南沙大桥最终研发出钢丝强度为1960Mpa主缆钢丝,超高强钢丝盘条国产化关键技术突破了国际水平,打破了国外对1960Mpa钢丝生产技术的垄断,在南沙大桥主缆装上了“中国芯”!吴玉刚主导的南沙大桥另一重大技术创新,便是带领团队,在无规范、无标准、无借鉴的情况下,开发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特大桥梁第一代BIM 建养一体化信息平台”。中国桥梁进一步从“中国建造”走向了“中国智造”。
吴玉刚同志一贯温软如玉,坦荡无私,专业成就硕果累累,却朴实无华、谦恭低调。

“专业水平相当高,工程技术上好像没有什么问题是他解决不了的。”这是同事对他专业技术的折服。而“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背后,是吴玉刚多年好学勤思、执着求索的工匠精神的具体体现。他潜心钻研业务知识,作为第一作者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专业学术论文20余篇,所学所得倾囊相授,在他的带领和培育下,“黑人”博士鲜荣、归国博士刘健等一批新生代的桥梁专家和能巧工匠,薪火相传,目前正战斗在深中通道、黄茅海跨江通道等重大工程建设一线。 

【编辑:涂胜男】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