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傲杀除草 2022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2022.8.13-16 武汉
投稿须知
霞起霞落总关情

作者:撰文_杨思好 摄影_萧云集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21-12-15

霞关是一幅画,画轴里闪烁着多彩的珠宝,霞关是一首诗,诗句里流溢着秀美的画面。霞关不仅是一首隽永的诗,一幅色彩斑斓的画卷,而且还是一支委婉的渔歌,一杯醇厚醉人的美酒。


1.png


霞起霞落之关


驾车穿越过满山果树翠柏掩映的公路,缕缕的海风热情地拥进车窗来,悬挂在公路末端的霞关小镇就撞进眼帘。至小镇,公路的一侧就是东海,海水触手可及。放眼大海,总有一群或数只海鸥在海面上翩飞着。船只过处,还可见小鱼儿闪着鳞光,一条一条,成群结队地跃出水面。散布在海面上的养鱼网箱上,搭设着一间一间富有韵味的小屋,组合在一块,就像飘浮在海面上的村落,每家每户,门对小镇,坐在小门口,伸手网箱,即可捞上一条条活蹦乱跳的大活鱼、一只只张钳舞爪的海螃蟹。偶尔有一两个放学的小孩子,端坐在门口写着作业,身旁蹲守着一只可爱小狗,构成了一幅和谐的自然画卷。

霞关,准确而不负其名,这里就是个霞起霞落的关口,朝晖和晚霞仿佛就是在这里起起落落。在小镇,登山或凭楼东眺海面观赏日出,比起泰山观日,总是要亲近许多。每当清晨,海天相接处,旭日像一轮火球,先是从海底里探出个头,再慢慢自海水里浮出个半圆,然后,湿漉漉地从海水里一跃而出海面,阳光渐渐红遍海面,四处金光闪亮,一艘又一艘远航的、拉网的海船从旭日跟前慢慢驶过,几只银色的鸥鸟在船头振翅翩飞着,兴奋地欢呼着,生机蓬勃的万千景象美不胜收。每到傍晚,小镇的上空升起朵朵五彩云霞,在天空中不断地变幻着各种蔚为壮观的形状,霞光红染海面、楼房建筑、码头、道路,连青翠的山峦都被染上了红色调,大地像刚上海岸喝醉了酒的渔民,遍地涨着红色,直至落日又成了一轮红球,渐渐从山的那一头落下,红霞的余晖才慢慢地、慢慢地散去。在霞关小镇,大多数时间看到的月亮也是红色的,当晚霞收起最后一抹余晖,小镇的东方又慢慢地升起一轮红色的月亮,挂在天上,就像少女床头的霞帐,洒着柔柔的红光,使月光下的小镇洋溢着诗意盎然的韵致。


2.png

在霞关常可以看到晚霞随着日落的余晖奇妙地变幻,在海面上颜色越变越深,最后变成浓墨重彩的几笔,溶入夜色之中。


在窗边度过安逸时光


霞关小镇的老街区,像山城重庆一般,层层叠叠的楼阁建筑,依山逐级而建,飞檐相连,鳞次栉比。房屋和房屋、小街和小街之间,竹木蓊郁、蕉叶连连,林叶疏处,掩映着飞瀑流光。远远望去,只见楼叠着楼,屋连着屋,整齐中显复杂,变化处富有韵律,上上下下,山合围着楼房,楼房簇拥着山体,分不清是山抱着楼房,还是楼房偎依着山。

镇上的每一间房子,临街处看似为一层或二层的建筑,在低于街面处,巧妙地设有可以直接登堂入室的地下层。这个地下层,或为多层建筑的底层,或为一层建筑内侧登门入室的通道,整座小镇的建筑,看似平淡无奇,却蕴含着种种的奥妙和神奇。每家每户的大门临街而开,家家户户的窗均面海而启,每个窗户都挑出古色古香的“美人靠栏”,每个细节的设计都可让小镇人坐在家里就能分享到丽日和风,享受到小镇的繁华和秀美。凭窗而望,港阔海蓝,水天之间,桅樯林立,正在训练的帆板健儿驾着点点的帆板与翩飞的鸥鸟相竞疾,画面犹如海市蜃楼,缥缈于烟水之间。


3.png

霞关居民房屋大多依山而筑,参差起伏,或用红砖青瓦精雕细琢,或用石头层层叠叠堆积,俨然是个“小重庆”。


镇上的每一条道路,均用青石条筑成,曲曲折折的青石台阶路径,纵横相连,每一条纵行的道路均自码头沿小街直通山顶,每一条横行路径均连贯小镇的两头,沟通条条路巷,曲曲折折,上上下下,回旋反复。信步街巷,不时会让人迷失方向,但绝对不会迷失了路径,每每迷途了,却又能让人欣喜地找到新的通道。临街均开设有间隔的店面,售卖不同的货物。街市沿上行的石岭而设,卖菜的、卖肉的和卖海鲜的分享着若干层台阶,就像一座露天的阶梯超市。在街巷里转悠,时不时可以看到些老式标语和旧时店面的招牌。街巷里还能看到一群俊俏、活泼的小孩簇拥在一块唱跳玩耍,几个明眸皓齿、肤色健康的渔家姑娘有说有笑地边聊天边织网,这又给古老的小巷增添了几分亮丽和勃勃生机。

在港口遇到了一位正在晒太阳的老人,聊起海对岸的台湾,他竟然滔滔不绝。老张告诉我,原来霞关是浙江沿海与台湾交通往来的重要中转港口,走水路至台湾基隆港,全程仅120海里,乘坐一般的渔用机帆船约10小时。旧时坐大帆船,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那时候霞关人与台湾人贸易往来甚是密切。

其实霞关自古与台湾就有往来,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霞关南坪的张琴奉旨接替刘廷斌续任台湾镇总兵,卒于任上,被清廷加谥为振威大将军。现在南坪还可以看到保存完好的清代张氏宗祠,宗祠里依然悬挂着道光皇帝钦赐的圣旨牌匾,立着张琴之孙、清光绪年间曾任直隶知州张所撰的《张家庙碑》。清宣统年间,霞关人闻知台湾灾情严重,将糙米转运台湾出售,每日贩运者相继不断。至1946年霞关已有30余家对台贸易的商号,有80多人赴台经商。商人们将大陆的明矾等商品,自霞关港出口运往台湾,又将煤油、洋布等商品自台湾运回霞关,这样频繁的往来使霞关成为了对台湾贸易的重要码头。1991年以后,台湾的食品、挂饰、化妆品、工艺品、沐浴露、米醋、药品等货品可以直接从霞关登岸销售,于是在霞关街出现了大小不一的台湾货物销售店。这些店并不大,有的甚至小得需要向当地人打探询问,尽管门店小,但进入店内,却货色齐全,价格合理。老人告诉我这镇上的台货,特别是药品非常出名,风油精、驱风油、头痛膏、肚痛丸、人丹等等中成药,这些只在老电影中才看得到的东西在这里随处可见,虽然包装复古简约,但是药效明显,深受本地人和外地游客喜爱。


鲜味在霞关


说到霞关的吃,货色品类繁多,不仅有生猛海鲜,而且还有许多山珍美味。这里是四季如春的亚热带季风气候,许多亚热带甚至热带的瓜果均能在这里种植。这里是中国最北种植荔枝的地方,于清光绪年间开始种植荔枝,产量颇丰。霞关的荔枝成熟期要比广东和闽南迟一个多月,每当南方的荔枝摘完了,山上李子、桃、樱桃等水果全部下树了,这里的荔枝就渐渐成熟,碧绿的树上结着一串串红色的荔枝,果园里处处飘荡着荔枝的清香味,进入果园,一颗颗饱满的荔枝,举手就得,掰开红嫩的果壳,鲜甜的汁就从果壳里溢出来,令人滋生“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霞关人”的念想。这里还有一种叫四季柚的水果,一年四季都要开花结果的柚子,果实立冬之后开始采摘,放置在家里,可以吃到次年的清明节。果实皮薄肉厚,肉质细嫩、清爽可口,还能滋阴润肺,在霞关被誉为“仙家名果”。

海鲜自然是霞关最吸引人的特产,霞关的海鲜总是吊着周边人们的胃口:有纯野生的,有网箱养的,也有野生的捕来后寄养在网箱里的,活蹦乱跳,任由挑选。霞关渔港港面连接着广阔的滩涂,滩涂上生长着蛏子、海蜈蚣、泥螺、蝤蠓虎、滩涂鱼、海沙蒜等等。港对面美人岛、南关岛上和漫长的海岸线上交错的岩石间,生长着滕壶、龟脚、文头螺、小青螺、土螺、丁螺、淡菜、文蛤、香螺、小鲍鱼、牡蛎、岩葵花等贝壳类、软体类的小海生物,还有野生紫菜、海青、羊栖菜等藻类植物。每当退潮,镇上的和周边村庄的人们,还有一些慕名而来的游客,都会呼朋唤友,结队到海崖边、海岛上、滩涂里去“讨小海”,挖海螺、淡菜,提牡蛎,铲滕壶,捉海蟹,抽海蜈蚣,淘蛏子等。直至涨潮,人们才挑着满满的一筐筐海鲜到镇上去卖。

南关岛和北关岛均有洋流经过,渔民们在洋流经过的海峡打桩铺网,每天均能两次收网取回海鲜,这种海鲜里最为鲜美的要数小鱿鱼和小墨鱼,其中小鱿鱼体形虽小,但满肚子里是白嫩的籽儿,不管是清水煮,还是红烧,均奇鲜无比。霞关的渔民还发明了笼箱网鱼的方法用于捕鱼,捕上来的鱼蟹虾都是自投笼箱的,这样的养殖方法不但能使鱼虾存活时间长,而且烹煮起来自然鲜美。我在港湾边散步时,就去参观了网箱里的“猛料”:箱里养着海参、大黄鱼、鲈鱼、青蟹、梭子蟹、海鲫鱼、石斑鱼等海鲜,只要用一只网兜伸进网箱里轻轻一捞,就可捞上鲜活的海鱼来。


4.png

在霞关吃鱿鱼,花样多且细腻。一条鱿鱼可以拆出好几个不同部位来供应,每个部位都能做出一道特色美食。


霞关的海鲜吸引人的不仅在于品类繁多和鲜活生猛,还在于烹饪技艺独特。他们喜欢清蒸、水煮、油炸、鲜炒、红烧和做羹,但不论用哪一种做法,都能让人品尝到海鲜的原始鲜味。就算是那种奇腥无比的黑鱼、芝鱼、海鲟鱼和马鲛鱼,经过霞关人的手烧出来,不仅没有半点儿的腥味,而且鲜美可口,吃起来独有味道。霞关人烧马鲛鱼,会将肉和骨头分开烧,先是将鱼肉一片片切下,加入蕃薯淀粉做成鱼羹。本应扔掉的马鲛鱼骨头,到了霞关人的手里,照样能烧出一道美味佳肴来——他们将鱼骨头分切成块状,做成鱼骨豆腐汤,这道菜既开胃健脾,又清热解暑,深受老少喜爱。盛夏的中午,坐在霞关的海鲜大排档里,享受着海面吹来的清凉海风,任自挑选几盆最喜欢吃或未曾尝过的海鲜,一手执持海蟹,一手托着酒杯,欣赏着海港的景色,一种超脱凡尘、无比畅怀的感觉油然而生。

沙滩、海钓、探险,过一个完整的夏天在霞关小镇周边的海岛和海岸线上,零星分布着几个沙滩,每一个沙滩各具特色,且均是免费的天然阳光浴场。站在长长的沙滩上,黄漫漫一片,放眼望去就像一条金色的地毡平铺在长沙海岙的山海之间。这里,岙口开阔,海水清澈干净,因海水含盐量较低,海面在蓝天的映衬下,就像一块巨大的碧玉,泛着翠绿色的波浪。岙口东侧的下草屿岛和对面不远处的北关岛,拦住了汹涌的波涛,使整个港湾显得异常宁静。沙滩的沙质细而柔软,裸脚轻步沙滩,却不沾脚。沙子底下还藏着文蛤等美味,信手翻开脚下的黄沙,往往有出人意料的收获。


5.png

霞关是海鲜干品的重要集散地,现有近50家摊档,来霞关游览购物的游客络绎不绝。渔民先将捕来的海鲜放在大桶里洗净,除去内脏,然后在盐水池里浸泡片刻捞起,再摆到竹排上晒上两天即可拿到市场上出售了。


沙滩的正对面就是北关岛,乘小船约二十分钟,可达彼岸。北关岛上建有风力发电厂,高高的风车张开十字形的臂膀,终日不断地转动着,给海岛增添了一道新的景观。紧依着风力发电厂的山脚下,横铺着一条长200多米、宽近100米的沙滩,这就是浙江最南端的沙滩——布袋岙沙滩。沙滩不大,却洁净而宁静,除了海浪拍打沙滩声和用心才能感觉到的风车搅动海风的声响,以及偶尔传来的一两声鸟鸣,就听不到其它的声响。这里一切尽显天然清纯,无不给人以置身于海外仙山之感。徜徉在细细的海沙之上,聆听不远处传来的潮起潮落海浪声,静静地享受远离喧嚣城市的幽静,欣赏这美妙的海天景色,让人格外放松。

霞关海岸,滩、岛、礁奇多,多条洋流经过这里,多条河流在此注入大海,海水的微生物十分丰富,也是诸多鱼类栖息的地方,自然而然地引来了无数垂钓爱好者。霞关的海钓有多种方法,有蹲岩钓、驾舟钓、渔排钓。蹲岩钓,即找一块礁石,蹲坐下来,将鱼钓钩装上饵料,抛进海水,静静地守候,这种钓法,钓上来最多的是那种与石斑鱼十分相像的红斑鱼,这种鱼儿嘴馋得很,很容易上钩,红斑鱼的肉质白嫩而坚实,口味鲜美;驾舟钓,则是几位朋友相约驾一条小船,驶往海礁或海岛旁,先是齐心协力不停地将船左右摇晃起来,激起一个又一个浪头,浪将躲在礁石底下的鱼儿惊吓出来,然后抛下饵料和鱼钩,坐在船上静心等候鱼儿咬钩,这种钓法,据说可以钓到石斑等名贵的海鱼;网箱钓,有两种钓法,一是与网箱的主人商量好,坐在他的网箱上钓网箱外的鱼儿,渔民网箱养鱼,投下的饵料往往会漏出箱外,因此,总是会引来一些勇敢的鱼儿在网箱外找食,在网箱上下钓,运气好的话,可以钓到三五斤重的大鲈鱼或一两斤重的海鲫鱼,如果是初学钓鱼,怕一时半会儿钓不上鱼,可以与渔民商量好,坐在网箱上钓渔民养在网箱里的海鱼,钓上来的鱼按市价向渔民买下,这对于初习钓术的新手,可是练手的好方法。


6.png

在小巷子、街道上随处可见用竹竿挂晒的海鲜。


霞关的海岛资源丰富,岛秀礁奇,除北关岛、南关岛两大岛之外,还有美人岛、王礁、下草屿等岛屿。北关岛和南关岛不仅是古代的军事要地,也是近现代的军事要地,岛上不仅保存着明清时期的烽火台、浙闽界碑等历史遗物,还有建于“深挖洞,广积粮”时期的防空洞。很多对探险感兴趣的朋友选择乘坐快艇来到岛上,这里有很多趣味防空洞,大洞套小洞,曲折迷离,进入洞内,夏凉冬暖,洞洞相通,趣味横生。而北关岛在清代时,曾是大海盗蔡牵的海上据点之一,解放战争时期,又曾是所谓“刀枪不入”的大刀会的据点之一。岛上的王沙宫附近,据说留存着蔡牵遗失海底的百宝棺。在岛一侧的悬崖上,还有为蔡牵题写的“海天保障”四个大字的摩崖石刻。岛上还有明代的寺院遗址和解放军留下的营房等军事设施。霞关海岛的生物资源十分丰富,悬崖峭壁之间,生存着海螺、海蟹等多种生物,每一种生物都是美味可口的小海鲜,树林里还生长着多种的蘑菇。登上海岛,不管是登山观景、寻洞探奇、访古寻宝,还是亲采海鲜食材均别有乐趣。岛上的渔民还养着成群的山羊,若是有兴致,还可以花些小钱,在岛上烤全羊,品尝那种活山羊的滋味。


7.png

霞关人爱整洁是出了名的,每家摊位里外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巧手摆放的各种荤素食材,错落有序,一丝不苟。五花八门的海鲜争奇斗艳,甚是养眼。


喧闹华彩的夜色


霞关小镇的白昼安详而宁静,海港里的船均出海捕鱼,家里的妇女儿童,也都在室内安静地做着他们该做的事,街面不时传过的巴嗒巴嗒的拖鞋声,更使小镇显得更安静而祥和。霞关的夜则是喧闹而华彩的,当晚霞渐渐收起粉色的余晖,小镇就渐渐地喧闹起来。先是自南而北的过往商船,“呜——呜——”,拉着长长的笛声,一艘又一艘缓缓地驶进港湾,在港湾里停泊下来。港面上便不时传来迫不急待地呼唤前来接载船员上岸的小舢板的声腔。在这种时起时伏的召唤声中,海岸边3座像长臂一般伸向港湾的码头上的灯一一亮起,灯光映衬着海水,海面上泛着白而微带红色的亮光,在灯光的映照下,隐约可见港面上往来的船只和船上的人。

一些海鲜排档的老板,也开始拉出一板车一板车的桌椅,在海岸线上一字长龙般摆开一座座蒙古包式的海鲜大排档,争先恐后地开始招呼客人。赶来吃海鲜、买海鲜的人们,开着一辆辆车,进入了小镇狭长的海岸。不一会,港外传来了一阵阵轰隆隆的马达声,远航捕鱼的船队要归港了。港外海面上先是出现星星点点的渔火,由远渐近,形成了一条条灯线。不一会儿,听见小镇上人声喧哗,见男男女女手执棍棒疾走,不明真相的游客以为是要聚众斗殴,惶恐详看,码头广场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原来是渔港海鲜夜市开市了,人们拿棍执棒是为了抬回那一筐筐满溢的鱼虾。夜市里人声鼎沸,大街小巷又都亮起了灯火,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燃起了缕缕炊烟,人们开始加工抬回的海产品,大街小巷里流溢着欢声笑语,也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直至午夜过后,夜的喧闹才慢慢寂静下来。在海鲜大排档里不时传来“一定高呀,两相好呀,三匹马呀……”的猜酒拳声,此时路灯一盏一盏地少了。渐渐地,整个小镇只剩下码头上的灯还亮着。在灯的映照下,港面偶尔可见慢慢摇过的一两只小舢板和不眠的海鸟。清风过处,港面上还会传来寂寞的守船人压低声腔唱着的渔歌声:“一更思妹泪涟涟,哥哥思妹苦万千;日思夜想妹一个,何时小妹近身边?二更思妹泪淋淋,哥哥思妹真惨情;日日三餐不能饮,夜夜思妹头全晕。三更思妹泪浃浃,相思一病药难医,梦见与妹同相会,如比凤折牡丹枝。四更思妹泪汪汪,哥哥思妹真惨伤,日思夜想情凄惨,何时与妹会相逢?五更思妹天大光,哥哥思妹好凄惶;世间百病有医治,高机想妹无药防。”歌声一句一韵,抑扬顿挫,叩击着夜幕,声音虽然十分低沉,但一字一词却能听得真真切切,余韵在港湾里飘忽着,就像一首催眠曲,将小镇带进了香甜的梦乡。


8.png

这里的沙滩干净并且少有商业气息,是孩子们快乐的彼岸。


9.png

霞关全年海钓时间长达10个月,在这里时常可见来自各地的专业海钓者。


10.png

到了黄昏时分,还可以领略到晚霞映红美鬓,涟影倒映清波的醉夕阳。


12.png

霞关百姓历来勤劳,到处都可以看到织女的身影。


11.png

大人们出门帮忙装卸海鲜,只留下孩子在家中吃晚饭。


【编辑:】

0

相关阅读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