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投稿须知     典型人物
莫问前路,但行远方
作者:本刊评论员 来源:《中国公路》 时间:2024-01-18

岁末年初,我们从很多渠道看到各种对2024的预测,它们事关全球经济、地缘政治、科技变革,甚至分析了远至2035、2050的前景。我们可以通俗地把这些理解为对“前路”的预判。对于个体而言,这些似乎即将发生,又似乎随时可以改变的剧情,就像一只悬停的鸟儿,动静之间,变与不变,只在瞬念之间。毕竟,我们在2023年通过大大小小的屏幕,目睹了无数大事件,诸如人类战争、自然灾害、环境灾难、技术革命等,就发生在短短一年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就是我们身处其中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生活在各种复杂的变化之中,好的、坏的,还有更多不知是好是坏,我们就在其中感受“第三次浪潮”的冲刷和浸润。比如那让人欢喜让人忧的ChatGPT,当下的争论隐含着对于“人类世”未来的深切忧虑,但谁又能说它不好呢?我们看到,行业大模型、AI等正加速渗透到各行各业,包括交通运输领域。数字交通和智慧公路正进入新阶段,迭代演进正悄然发生;融合应用让现代化交通的场景变得更加清晰;“双碳”目标将进一步实化到公路建、管、养、运的各个环节,数字化转型、智慧化程度和低碳化进程将加速推进,这是技术变革在公路上的体现,我们早有体会,也早就参与其中。但是,在2024及更远的将来,我们在科技领域迎来的挑战和机遇,或许会变得更加巨大,科技在公路上的表现也会更为耀眼。

综合各方面预测,特别是对经济形势的预测来看,似乎悲多喜少,但整体而言应该不悲不喜。不过处在“先立后破”的立与破的变动期,不管是“立”还是“破”,都意味着变革。“变”的不可预测性,让很多人感到悲观,甚至感受到某种动荡的痛楚。按照刘元春先生的判断,中国经济正处于三重因素超级叠加期:世界结构调整与中国结构转型叠加;疫情修复与房地产超级调整叠加;传统风险释放和非传统风险释放叠加。新冠疫情后,公路行业对此应该有明显感受。高速公路车流量的变化,与产业链、供应链的调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与大众消费结构也有直接联系,通行费和服务区等领域的收入变化尽在其中,而能源结构的持续高强度调整正在深刻影响高速公路加油站的收入,高速公路汽车服务的内涵也将随之变化……

经济形势的急剧变化,也影响着行业政策环境和发展环境。例如中央明确提出,以科技创新引领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交通运输如何在不同层面更好地融入和服务现代化产业体系、新型工业化等重大战略部署?如何在战略框架下构建交通运输自身的现代化产业体系?这些都将深刻影响公路的发展前景。再如,随着财税体制改革持续深入,2024年财政部在预算中取消“车辆购置税支出”科目,车购税资金已经不再具有“以收定支、专款专用”的属性,未来交通发展资金由国家公共预算统筹安排。这一政策变化,将给行业带来深刻持久的变化,我们需要更审慎地把握国家高速公路的车购税资金规模。此外,中央还有可能降低国家高速公路项目的投资比例,转而加大对普通国道的支持力度,以缓解地方财政压力。至于大家长期关注的收费公路政策,据说2024年会有好消息,我们期盼着!

前一段时间,有媒体以不惑致敬2024,提出立于变局而行稳致远。公路行业一直走在变革的路上,能取得如今的发展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稳”字。正所谓“莫问前路,但行远方”。

【编辑: 任 燕】

相关阅读

24小时热文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