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交通行业管理体制改革
摘要:交通行业管理体制改革向来是大家关心关注的话题。今年七月,中央编办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地方交通运输行业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改革有关问题的意见》,《意见》印发能确保积极稳妥推进交通运输行业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改革试点,按时保质完成改革任务。交通行业管理体制改革,要高度重视、突出重点,找准改革的主要切入点,系统推进,加强顶层设计和制度创新。同时,我们也听到行业专家的许多建议和意见,本专题节选出部分观点,以嗜读者。
《关于地方交通运输行业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改革有关问题的意见》中国公路网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意见》的具体内容

  一、要切实增强“四个意识”,严格按照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中办发〔2016〕19号)的精神推进改革,狠抓已出台改革政策的落实,确保改革取得实效,各级机构编制部门和交通运输部门要共同推进交通运输行业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的改革试点,按照中央的改革精神督促指导,同时支持地方党委政府履行主体责任,确保落实文件精神不走样。 

  二、根据中办发〔2016〕19号文件精神,交通运输行业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改革,要坚持政事分开、事企分开的原则,在全面清理职能基础上,将行政决策、行政许可、行政裁决等职责划归承担,执法职能由综合行政执法机构承担,公益服务职能由事业单位承担,市场经营业务由企业承担。

  三、交通运输行业所有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都要纳入改革实施范围。要将事业单位承担的路政管理、道路运输管理、港航海事管理等职能中有关行政许可、行政裁决等行政职权,划归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详细

《关于地方交通运输行业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改革有关问题的意见》。
《关于地方交通运输行业承担行政职能事业单位改革有关问题的意见》。
交通行业专家的建议和意见中国公路网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虞明远:把行政职能回归到厅里

  这次公路体系去行政化改革其实是中编办主导的,19号和38号文件的核心意思有两点:凡是事业单位行政职能都要划走,明确将行政决策、许可、裁决回归厅里面;合并同类项,就是说管理职能相同的合并在同一个部门。  

  这次改革不是自上而下的,而是自下而上的。由中编办和省编办主导,选择了四个试点省份。试点省的省编办已经将初步方案上报给了中编办,但是,目前还没有定论。从行业管理、服务角度看,公路行业的管理应该要从效率、安全几个方面进一步加强。现在的初步想法是:把行政职能回归到厅里。通过这次改革,把分散在交通行业其他部门的、涉及到公路行业管理的职能,统统归并在一起,希望在厅里设一个内设局,加强公路行业的管理。详细

秦勤:要顺应改革

  关于改革我想谈几个观点:首先,要顺应改革,因为改革大势所趋,作为公路部门、交通主管部门必须去研究它。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呢,因为交通运输部没有统一的模式,造成各个省厅在公路局的基础上又增加了高管局、建设局,自己把自己搞乱了。 

  安徽最近做了一个改革的方案。交通主管部门作为政府的职能部门,负责交通运输行业的规划和政策制定,我们公路部门是进一步强化。这个方案希望成立综合执法局,把运输管理的公共事业职能划到公路部门,强化公路的功能。公路部门干什么?第一,充分发挥公路行业的人力资源优势和专业优势,配合做好交通主管部门制定发展的规划、计划、政策法规以及标准规范,并且负责具体的执行和进度;第二负责全省公路的建管养运;第三个负责全省公路网的检测、运行调度以及应急保障、信息保障服务。成立一个综合执法局,把路政划过去。这是我们在省级层面初步商定好的,这是我们的情况。详细

徐光金:行业剥离后还是整合、组合好

  我想说几个观点,第一个,为什么编办要拿公路交通系统作为改革的试点,我觉得关键是我们烂,我们不烂他们不会做试点。我们烂是谁造成的?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没有很好的顶层设计,顶层设计跟发展相比至少滞后五年。我们现在改革改得自己都没有了,何谈市场化、专业化?我觉得改得早的省区有困惑,也有喜悦和苦恼,没改的省市也不见得是一个祸。  

  第二个,在这次改革当中,我们公路管理局是支解、边缘化还是整合、组合?我觉得编办主导的改革是支解和边缘化,我们连能留在局里的奢望都没有了,都不知道能叫什么名字。这种改革是综合执法改革还是其他的体制改革呢?主要的核心不就是提高效率减少部门之间的内耗吗?我们现在把这个行业剥离以后,是支解还是整合?我觉得还是整合、组合好。详细

吴新华:大背景下要强调中央层面的强监管

  交通行业的管理体制事关整个行业的生态,我结合发言,讲几点意见:第一点是强监管。下一步的交通管理体制是以减政放权为主,但是大的背景下还是要强调中央层面的强监管。首先,强监管体现了决策规划的“强规划”。从整个交通来讲,国道的规划在中央层面,省道的规划在地方,但是实事求是说,省道的规划是一变再变,一增再增,比如省道向国家要钱后升级变成国道,比如本来可以建普通公路的结果建了高速公路,我认为是有些部门工作有缺失。

  第二点是硬约束。对地方的融资行为,国家也做了很多的思考,发布了很多政策安排。财政系统也发了很多文件,比如说地方违规担保、固定回报,国家发改委也开始关注产业基金。国家提出“关后门、开前门”,允许地方发债券,债权也做了置换。所以,硬约束方面,中央有政策,地方有对策,地方也很聪明,做了很多的创新。但是,目前整个的情况基本上是前门开的同时,后门没堵住。详细

虞明远交通运输部公路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虞明远交通运输部公路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秦勤安徽省公路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他建议:要跳出行业看行业,充分调动政府的主体责任。
秦勤安徽省公路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他建议:要跳出行业看行业,充分调动政府的主体责任。
徐光金宁夏回族自治区公路管理局局长。他建议,把这个行业剥离以后,是支解还是整合?觉得还是整合、组合好。
徐光金宁夏回族自治区公路管理局局长。他建议,把这个行业剥离以后,是支解还是整合?觉得还是整合、组合好。
吴新华招商局公路网络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有利于理性的社会制度、能够长期参与市场运作的机制,这是需要体制改革重点探讨和关注的问题。
吴新华招商局公路网络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有利于理性的社会制度、能够长期参与市场运作的机制,这是需要体制改革重点探讨和关注的问题。
编辑的话

  我国交通建设发展到今天,交通人也走过了许多辛酸与辉煌,但现在又面临着交通行业管理体制改革的艰难抉择。我们殷切希望本轮交通行业管理体制改革能顺利完成。(专题制作时间:2017年10月18日)

  中国公路网编辑任燕在线QQ:360638367  电话:13146474233、84990788—1018邮箱:rym@9811.com.cn   

  有好新闻线索的朋友,可以联系我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