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傲杀除草 2022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2022.8.13-16 武汉
投稿须知
  • 春风吹暖漠北路

    G6京藏高速公路东起北京德胜门,穿过冀、蒙、宁、甘等被称为塞外漠北的蒙古高原,这里幅员辽阔,自然条件极其恶劣,自古是胡汉民族交流融合的激烈冲突地带,苍茫大漠,雄浑长城、神秘古堡,无不令人心驰神往。春风拂来,为荒凉的漠北高原增添了无限生机。

    作者:梁有权 时间:2022-03-22
  • 长安城交通

    街衢洞达,闾阎且千。九市开场,货别隧分。人不得顾,车不得旋。阗城溢郭,傍流百廛。—汉·班固《西都赋》

    作者:陈鸿彝 时间:2021-12-15
  • 十字湘西

    一条纵贯南北的国道209线,一条蜿蜒东西的白水河——酉水,在沈从文笔下的边地真切地画了一个大十字,就是这个十字,不仅串起了无数个柔美的边城,也凝炼了山光水色中一个至巧的湘西。

    作者:撰文_杨春 摄影_王牧 绘图_刘超 时间:2021-11-08
  • 关中运兵道

    安徽亳州,自古就被誉为“四方通衢”。流经亳州的涡河,是淮河的第二大支流,哺育一方圣贤。《史记》中载:“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里人也(今亳州涡阳人)”;哲人庄子,乃亳州蒙城人也;曹操、曹丕、曹植、华佗等武将文儒都是饮涡河水。涡河水今在,润物细无声,还牵出了一段三国古战道史话。

    作者:胡堡冬 时间:2021-09-15
  • 最后的十里铺

    在安徽20世纪六七十年代人的记忆中,十里铺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十里铺往南,过大修厂,过五里墩,就从高花亭进入市区。

    作者:文/图 张健初 时间:2021-08-17
  • 五十都:浙赣古道 风雨往事

    在浙江衢州, 有许多村庄以“都”冠名,如江山的廿八都、四都等。“都”,其实是古时的行政建制,元朝开始改乡为都。如此看来,古时的村庄如果没有一定的人口和地域规模是难以谓“都”的。

    作者:吴渭明 时间:2021-07-26
  • 开拓祁山古道

    从陕西汉中到甘肃陇西,有一条相对宽阔的通道,叫做祁山古道。这条通道从东南的汉中盆地西缘起始,指向西北,形如一条走廊。

    作者:田佐 时间:2021-07-08
  • 江西古桥 木与石的桥梁营造

    在江西,顺着河边的城镇、村庄行走,围着一座座或熟悉或陌生的桥转悠,透过水面上的桥影,漾开江西的乡土民俗,洇出江西人的社会生活。

    作者:洪忠佩 周玮 李跃平等 时间:2021-06-29
  • 驰道时代干线网

    春秋以来,诸侯各国互相争斗,为了眼前的局部利益,到处修城寨、建壁垒、立关卡、挖沟渠、塞路径,阻绝交通,妨碍民生。

    作者:陈鸿彝 时间:2021-06-08
24小时热文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