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2024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投稿须知     典型人物

摘要这是关于他、他、他们的故事,是关于父亲的故事,也是一代代公路人扎根养护、倾心事业、无问东西、默默奉献的故事。他们是父亲,却从不只是父亲。他们的故事,或许自己已经淡忘,但脚下的公路都知道。 父亲走过的路,孩子继续朝前。父亲的事业、公路养护的未来、交通发展的明天,后继有人、薪火相传。
本专题投稿咨询:13146474233(可加微信)

☛那条路 父亲也走过

王丰德与王昊

在张掖清泉养护工区滴水成冰的冬季清晨,六点的闹钟未响,车库已经有了灯光。王昊接过父亲王丰德的接力棒,成为一名养路工。他手机满电,时刻在线,奔波于后勤、一线所有需要“小王”的地方,直到王昊有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仍旧对工作岗位时时牵挂,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倾注在养护事业里。

王昊的父亲王丰德当上了梁家湾道班班长,大约 10年前,也就是20世纪70年代,他接过家人的衣钵,成为一名养路工。鸡鸣响起时天还黑着,依然仿佛深夜。但他知道是时候起床了。步行十几公里后,王丰德领着道班8名养路工开始清理砂路上的石块。【详细】

山丹公路段的养护职工王昊

☛那把锨 父亲也握过

王延存与王有平

在平均海拔3000米的嘉峪关镜铁山,王有平带着父亲王延存的嘱托,坚守在连通矿区和国道的人迹罕至处,从青春年少到头发花白,从懵懂无知到成长为养护站长,这一路,他陪公路一起“延伸”,走向养护现代化的未来。 

除了吃饭问题,用水也成为困难。王有平的父亲王延存那时正值壮年,和黑水湖道班的职工们一起,用扁担和水桶从半公里外的河里挑水,道班房生活用水就靠这一担担的来回艰苦维系。【详细】

镜铁公路段玉门东养管站王有平

☛那个长夜 父亲和他在路上过年

毛学刚与毛瑞东

在海拔近3000米的定西分水岭,国道212线盘绕在高山草甸间,毛瑞东陪同自己的父亲毛学刚,两代公路人一起出发,让除雪车划过沉沉夜色,让暖灯照亮前路,为赶路的行人清出坦途。在风雪中,在闪光灯的倒计时闪烁里,父子二人冻出红霞的面颊流露欣然笑容,留下一张分水岭上的珍贵合影。

1月23日夜间,毛学刚在渭源收费所工作的儿子毛瑞东因担忧父亲深夜独自作业,决定放弃年假,陪伴父亲除雪保畅。作为一名“路三代”,他从小看惯了长辈们夜以继日对公路的付出,看到父亲花白的头发和不再挺直的脊背,他虽明白职责不能辜负,却也心疼父亲春节逆行的孤影。【详细】

毛学刚父子二人合影

☛这片金色 父亲也收获过

王自清和王永会

在位于酒泉市的甘肃公路博物馆,王永会和父亲王自清的故事被越来越多前来参观的人们熟知,博物馆陈列的架子车、驴拉车和拖拉机模型无声地解说着那段逐渐被遗忘的岁月,观影屏幕上“一日千里阅陇原”的纵横路网,证明他们的青春都未曾被辜负。

这一年,王永会的父亲王自清被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评为“边防公路养护管理先进工作者”。酒泉地广人稀,作为养路工的王自清长年穿行于戈壁荒漠中,遇到狼群是常有的事,他总是一次带够好几天的口粮和水,吃住都在车上。条件再艰苦,他对工作始终不曾懈怠,不论严寒酷暑,每半个月一次的刮路工作雷打不动。就算车机不出毛病,刮路车一个小时最多只能行驶十几公里,刮一个来回需要3天。【详细】

王永会、王自清父子俩脑海中经常浮现的驴拉板车、手拿铁锨的 都知道。 养护景象如今已一去不复返。

☛传承

张有文与张斌

公路养路工每天都书写着感人肺腑的公路故事,每一段故事中都饱含着辛酸与感动,他们是公路的美容师,是公路的医疗师,是公路的书画家……他们更是公路的奉献者。正是一代又一代公路人的传承精神,舍小家顾大家,甘做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老黄牛”,凭着敢为人先、不屈不挠的顽强斗志,无私奉献,接续奋斗,展现着公路人的责任与担当。

长满老茧的手,橘红色的身影,清障、保洁、补油、灌缝,战水毁、除冰雪、保畅通,默默地奉献在公路养护这个平凡的岗位上。张有文,一名普普通通的养路工,在公路养护行业勤勤恳恳地奋斗了三十四个春秋,他把自己的青春、理想和热情全部洒在了热爱的公路养护事业中。【详细】

张有文在检修巡查车

☛献给父亲

樊哲树与高红杏

父亲是一名公路养护工,1972年参加工作,17岁开始从事公路养护工作,2010年退休。从最初养护土路、沙石路到后来养护条条沥青路,从事公路养护30余年,他辗转于湖北宜都几个山区养护站,像千千万万的铺路石一样,从青葱少年至双鬓白发,从步履矫健到身形佝偻,用汗水和青春铺筑出一条条幸福路、致富路、景观路。

2001年,我也成为公路养护的一员,工作的第一站正是爸爸曾经工作的站,也是当时最偏远的站—王家畈公路管理站。老站长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爸爸是单位出了名的踏实肯干的人,可要像爸爸一样,给爸爸争光啊。”站里的环境孤寂而枯燥,对在城市学习回来的我极为不适,常常借书信和远方的同学诉说苦恼。【详细】

樊哲树与高红杏合影

☛那个黄山东大门,父亲参建过

郑来要与郑健山

如果把土地比喻成一把琴,那么路就是琴弦。公路人就是那弦上跳动的音符。迎着朝霞上路,伴着夕阳暮归,奏出一曲曲欢快的乐章,踩响了一季又一季的人生之歌。

“郑来要于1960年参加工作,一直从事公路养护工作,三十年来,工作任劳任怨,积极肯干。凡组织上交给他的任务他从不讨价还价,总是想方设法、克服困难,努力圆满完成。1989年,我站对原慈张线(现国道233线)进行油路拓宽改造,该工程在安徽省公路局组织的江南片区十八条干线油路改建工程施工检验现场会中获得通报表彰。郑来要是该工程施工领导小组成员之一,担任施工员,在施工过程中,能自始至终地履行职责,大胆管理,严格按照施工程序质量要求指导民工作业,不徇私情、一心为公。”【详细】

郑来要任机械操作手驾驶拖拉机

☛60年的接力与坚守

王正权与王飞刚

我总苦苦追寻身边这群坚守在国省干线上橙色身影背后的故事,找寻这些年来宁夏公路事业发展历程中深铺在沥青下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在同宁夏公路管理中心中卫分中心海原公路养护站站长王飞刚的交流中,找寻到了一段铺藏在沥青下的两辈人60年接力坚守的故事。

为便于公路养护管理,大多数的养护站、道班和作业队都在远离城镇的地方,王飞刚的父亲同大多数基层公路养护工作者一样,也在远离家的地方。说起父亲,他记忆里更多的可能是“不得已”“没办法”的话语。“父亲从1964年到1996年一直在过去的中宁公路段从事养护工作。【详细】

2024年5月28日海原县强降雨过后,王飞刚(右)雨后巡查管养路段水毁情况

编辑小档案

专题制作时间:2024年5月23日

制作人:任燕 

任燕(QQ:360638367,01084990788-1018)

负责网站的专题策划、资讯内容调整等

投稿邮箱rym@9811.com.cn

有好新闻线索的朋友,可以联系我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