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彭城三环记忆
作者:郭爱华 朱冬 丁晨日 丁汉军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16-06-21 16:02:40

  从风雨“洗”尘的砂石路到“宽”以待人的沥青新路,再到畅通无“堵”新式高架桥,在徐州,没有哪条道路能像三环路这般,见证着城市实现了从“中国工程机械之都”到“亚洲硅都”的蜕变,诠释了三环公路人在困境中砥砺前行的服务情怀,承载着徐州百姓内心深处最原始的彭城记忆……

  徐州,古称“彭城”,有着2500多年的建城史。汉风楚雨,兵马俑雕,数千年历史和文化的沧桑神韵,成就了今日交通便利、路网发达的现代化徐州。从空中鸟瞰,三环路之于徐州,就像一条挂在古城脖子上的“金项链”,以形象、直观的方式彰显着这座城的交通能力、城市品质,让天下过客第一时间发现和认识徐州。而在徐州百姓的眼中,三环路是他们心中永恒的城市记忆。

  4个小时开10公里

  20世纪80年代,因长期以来受自然条件和历史变迁等多种因素影响,当时的徐州虽有国道104、206、310、311四条线路穿城而过,但生活在这座城市边缘地带的无数百姓却都有一个最不愿意提及、也永远说不完的痛:脚下那条阻碍出行的环城山石路。这条路坎坷不平,路基低洼,每逢雨雪天气,便处处积水成池,泥泞不堪,一直处于晴天染一身土,雨天溅一身泥的状态。

  国道104线与这条路的城东段重合,城东段靠南的地方有个物资市场,今年57岁的张传贵在这里卖了近30年的水泵,1988年,刚开店的张传贵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浙江有个品牌的水泵很受徐州市场的欢迎,便辗转来到生产厂家商谈做徐州地区的总代理事宜,生产商李老板看中了张传贵的忠厚实在,便答应他亲自开车带货到徐州谈合作条件。8月份的一天,张传贵准备关门打烊回家,发现李老板开着一辆拉有几款水泵的货车出现在他的面前,嘴里不停地埋怨着“我的妈呀,这个路,害惨我了,4个小时才开十多公里,没搞头、没搞头呀。”原来那天李老板下了高速去物资市场走的路就是国道104线的徐州段,当时的沙石路,路窄车多,拥堵得非常厉害,尽管张传贵热情款待了李老板,并一再表明诚意,但最终这次合作还是被路上的风沙给搅“黄”了。

  从安徽、河南等徐州西部来的车辆及客人沿国道310线便可以进入徐州外环的城西段,尽管这里沿线有全国闻名的云龙湖、拔剑泉、龟山汉墓等风景旅游区,但国道连接景区的交通不畅的“毛细血管”路太多,只落得个“门前冷落鞍马稀”的窘境。

  以资代劳修路

  狭窄颠簸的山石路就像脸上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疤,刺痛沿途百姓的神经,牵动着人们的心。曾有专家提议:沿徐州外环修一条风雨不“洗”尘的沥青路,实现与现有的104、206、310、311四条国道无缝对接。1991年,时任徐州市委书记的李仰珍、市长王希龙两位领导在和专家座谈的基础上,与领导班子达成了“快修路、修大路、修好路”的共识,并以此为契机,将此路定位为徐州的利民之路、生财之路、振兴之路,名字就叫“徐州三环路”。

  决策不易,推进实施更是倒拔杨柳。众所周知,徐州属于欠发达地区,想修路,首要的困难就是资金上的巨大缺口。

  作为三环路全程建设的参与者和见证者,74岁的老交通孙茂洪讲起当年的往事,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天。孙老说:“按常规,修整条三环路需要5亿元,地方财政挤出不多,省里能支持的也很少。”为解决这一困难,决策者们制定了以资代劳的办法――坚持自愿原则,多者欢迎,困难减免,军人、学生和离退休干部、职工一般不要求尽义务,也就是说,凡在范围内的人都有负担6方土或以资代劳42元的义务,个人尽义务超过30元的通过电视宣传表彰,超过1000元的市政府颁发荣誉证书。

  靠“多动脑筋、多做工作、多花力气、少花钱”的新招解决了大头,但仍有不小的缺口。市委市政府想到了号召广大市民捐款,倡议书发出的第二天,青年路小学王威小朋友来了,他系着鲜艳的红领巾,急急忙忙跑到市政府办公大楼,双手交出12元钱,还附上一封感人肺腑的信,请求市长爷爷千万别把钱退回来。

  1991年10月24日,一位上穿羊毛衫、下着黑呢裙的女青年来到指挥部,从手提包里取出一沓人民币,说:“俺献一万元。”“怎献这么多,考虑好了吗?”工作人员小莫问道。这位女同志说:“俺跟爱人反复商量,政府为俺们修路,经济上有困难,俺们先富起来的应当为政府多分忧。”“那就请你留个姓名和地址吧,”小莫边说边低头打开抽屉拿相机,准备拍张照片作为资料,不料,等小莫再抬起头时,发现那女青年已经匆匆离去,捐款单上签着“吴名”二字。虽经多方查找,至今仍不知这位“吴名”是谁,人们这才明白女青年的初衷――留下一笔无名善款。

  有人把工程建设涉及征用老百姓的土地比为“上刀山”,那把老百姓刚刚建好的房屋拆掉为三环路让道,无疑就成了“下火海”。针对拆迁补偿问题,市政府专门发文明确规定补偿细则,但因此前,沿途百姓的生活被山石路坑害得太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搬迁工作极其顺利。

  孙茂洪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下淀乡刘湾村共产党员刘书杰,改革开放以来带领乡亲们跑运输,用积攒了好几年的钱,自建了一幢很打眼的三层楼和60平方米的车库,听说必须拆掉它,心痛得直落泪。但他经过几夜的思想斗争,终于说服了全家老少,带头把楼房拆了,拆楼时他还买了500响的鞭炮放,而且主动放弃补偿款。接着他又去说服乡亲们,乡亲们也纷纷买来鞭炮,边拆房、边搬家、边放鞭炮。他们高兴地说:“三环路从俺们门前过,首先受益的还是俺们,路修宽了汽车跑得快,往后还能挣更多的钱呢。

  1991年11月20日,三环路建设指挥部隆重举行了奠基、授旗、开工典礼。在此之前,道路设计者仅用了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原计划需用时一年的勘察设计等开工前的准备工作,8000多名筑路大军已是箭在弦上,只等一声令下便进驻工地。这些人,既有从市、区、县施工队中选拔出来的精兵强将,也有不少是主动报名请战的“志愿军”。他们中有的推迟婚期,有的简办丧事,有的老兵退伍未回乡,转业干部未安家,大学毕业生刚刚报到,就踊跃投入到了建设三环路的洪流中。

  从1991年的11月20日到1992年的12月,仅仅一年多一点时间,8000多筑路大军用几乎难以置信的“徐州速度”让这条长60公里、宽60米、6车道、耗资数亿元的高等级公路俯首贴地,蜿蜒盘绕在千古名城,成为当时继北京、天津之后的极少数高标准的环城道路。

  提速的三环路

  20年过去了,随着“汽车时代”的提早到来及物流业的飞速发展,当年徐州人引以为豪的三环路又变成了不堪重负、拔不掉的拥堵“活塞”。2012年,徐州市经过反复慎重考虑,决定向“高度”要“速度”――在东、西、北三条环城路上修建时速80公里的高架快速路,适时将三环南路进行快速化改造。

  2012年5月24日,全长14.81公里的东环高架破土动工。紧随其后的全长8.17公里的西环高架,10.1公里的北环高架相继于2014年4月30日,2015年5月8日先后开工。从那时起,无论是风和日丽的春秋、骄阳似火的盛夏,还是寒风凛冽的严冬,数以万计的三环高架建设者们,吃住在工地,在不同的岗位上建功立业。

  2015年12月9日,徐州已进入一年中最冷的严冬,当天气温陡降到零下11摄氏度。按理说,这么冷的天气,在野外能坚持施工就不错了,稍微出现一点绝对不影响工程寿命的瑕疵,是不应该计较的。然而,在全长约10.1公里的北环高架建设工地上,随处可见“谁要是砸了质量的牌子,我们就摔了他手中吃饭的碗”的宣传牌。筑路单位负责人讲了这样一件事:三天前,中山北路一处立交的墩柱在全线工程管理人员、技术人员、监理等数百人的见证下,被大型挖掘机一点点剥离。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只有15天生命的墩柱“寿终正寝”的真正原因,竟是由于当时的工人疏忽,出现了局部混凝土漏振的情况,造成墩柱质量差,有蜂窝麻面。于是,墩柱砸了,当班工程队被清退,随他们一起离开施工工地的还有现场监理。这条圆梦路的背后,满载着徐州公路人艰苦实干和奋勇拼搏的追求精神。

  现如今,几代人用“徐州速度”成就了今日彭城故里,大路恒通。在迈向交通现代化的进程中,洋溢着汉韵新风的徐州三环路,将永远是一道充满阳光的金色通途。

( 来源: 中国公路网 作者:郭爱华 朱冬 丁晨日 丁汉军 )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