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米亚罗日记
作者:关书敏 来源:《中国交通建设监理》 时间:2013-06-13

  4 月9 日,重庆中宇工程咨询监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庆中宇公司)领导给了我一个任务,叫我去四川汶马高速公路鹧鸪山隧道建设工地看看。该工程自2012 年1 月中标,5 月组建总监办,至今已有一年时间,驻地办设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理县海拔三千多米的米亚罗小镇上。

  领了任务后,我即刻从重庆出发,经成都到达了都江堰。虽然到了闻名世界的“水都”,我却没心情欣赏李冰父子的伟大杰作,我得赶紧跟鹧鸪山隧道总监办的宋晓军总监取得联系。他那个地方信号不好,好不容易手机接通了,说话却难以听清,我只好不停地给他发短信,最终,联系的结果是:都江堰项目的李彬总监愿意派车把我送到汶川,第二天上午9 点有车来汶川接我。随后的几天,我用写日记的方式记录下了我的行程和所见所感。

  4月10日 星期三 天气:阴转晴

  从汶川到理县,汽车从海拔1700 多米一直爬升到3200多米,差不多走了近四个小时。等我们赶到工程监理驻地米亚罗镇时,已经是下午1 点。匆匆吃了点东西,我便去了工地。刚一进工地,一座临时搭建的彩门上的对联表达了建设者们的豪情壮志:战严寒抗缺氧雪域高原展壮志,建精品创国优藏羌福地谱华章。

  鹧鸪山隧道为分离式高寒地区特长隧道,是四川汶马高速公路的控制性工程,左洞长8803 米,右洞长8776 米。

  因为地质条件为Ⅳ和Ⅴ围岩,施工难度可想而知。特别是左洞岩层呈现黑灰色页岩,岩质松散,易风化,遇水则化为泥浆,导致岩体强度降低,稍不注意就会造成拱壁变形、拱顶下沉,成为施工中遇到的最大拦路虎。右洞地质状况虽然比左洞稍好些,但我去的时候,正赶上发现洞内涌水,为了预防塌方,业主、施工、监理三方正召开紧急会议商议对策。

  在工地上,我认识了监理员刘修字、伍越、赵飞几个年轻人,他们热情地给我介绍了工地的情况。期间遇到施工方的工作人员,我向他们征求对监理的意见,有一位笑着说:“没啥意见,监理认真负责,工作挺好的!”

  4月11日 星期四 天气:雪转阴

  重庆中宇公司每年承担近百项工程任务,项目遍布全国各地,但鹧鸪山隧道总监办是公司海拔最高的派出机构。

  今天一早,漫天大雪,山上山下,银装素裹。当地老乡告诉我,这样的大雪即使到了六七月份也常有,所以,这里的春天一向来得很迟。

  驻地办的炊事员小彭喊我吃早饭了,她是这个团队中唯一的女孩子,从四川彭州来到这里,每天负责给大家做好三顿饭。宋晓军说:“要让大家吃饱、吃好,才能不想家。”

  于是,小彭想尽办法亮出自己的手艺:“咸烧白”“回锅肉”“粉条鱼”“泡萝卜”……大家每顿饭都吃得很香。小彭告诉我,在这大山里,吃的东西贵,特别是蔬菜,比外面贵几倍,所以绿叶菜每顿只有一点点。

  吃完早饭,我看了看监理人员的寝室,床单下面都铺着电热毯,办公桌旁有“小太阳”烤火器。高监周孝刚介绍说:“这里属高寒地区,工地海拔3800 多米,缺氧,晚上温度在零度以下,没有这些设备,晚上睡不好,白天写字手也是僵的。如果一不小心感冒了,就更麻烦,很不容易治好。”

  4月12日 星期五 天气:阴雨

  在总监宋晓军的办公室,除了桌子上的文件和表格之外,还有一塑料袋饼干。起初,我以为他有吃零食的习惯,后来我发现,几天过去了,那一大袋饼干还是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

  宋晓军发觉我对他的饼干感兴趣,连忙解释说,这是我的干粮,有时外出办事,上工地,顾不上回来吃饭,就在车上吃几块饼干。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前天他来汶川接我时就在车上独自嚼着饼干,原来,那天他没有吃早饭就急着赶过来了。

  我知道,做一个项目的总监其实很辛苦,要把监理工作推动起来,需要协调好各方面的关系,工作忙起来,跑在路上没饭吃的情况经常发生。但宋晓军却告诉我,忙点累点,甚至饿两顿都没什么,最主要的是,工作不能出大的差错。

  现在,鹧鸪山隧道总监办下设有C1、C2 两个驻地办,相距几十公里,有时难免顾此失彼,他希望尽快改变这种状态。

  4月13日 星期六 天气:大雪

  今天上午,我和宋晓军带着两名测量员迎着鹅毛大雪上了C2 工地。宋晓军担心路面结了暗冰,吩咐驾驶员唐贵控制车速。转过一个路口,我们的车子开进一条泥泞的小路,工地上值班的监理员看见我们来了,都迎过来陪着我们去工地。有一位姓邢的监理人员告诉我们,隧道上部出现了岩体位移的情况,造成洞口偏压。听到此,宋晓军要求施工单位一定要做到“勤测量、短进尺、快支护”,确保施工安全。

  在情况通报会上,大家还提出了一些困难,比如,经常因停电而无法开展工作,晚上想加班都不行;手机无信号,遇到急事无法联系;网络也没有,文件不能及时传递……这些问题都需要尽快解决,宋晓军听得也有些着急:“老冯呢,怎么不见他的影子?”邢工说,已经几天不见他了,听说回成都了。听到这,宋晓军生气了,脸色很难看,但强忍着只说了一句:本应该由副总监做的工作,现在都由我总监一个人来做,那要副总监干什么呢!在回米亚罗的路上,他对我说,你都看见了,监理工作的难度有多大,不但要做好外部协调工作,还要进一步加强内部协调工作啊!

  4月14日 星期日 天气:大雪、霜冻

  今天一大早,又是天寒地冻,水管被冻住了,测量员秦领从井里提些水来,才解决了做早饭的用水问题。宋晓军躲进办公室给伤口换药,他前几天在重庆做了阑尾炎手术,伤口还未痊愈就赶回工地了。他换药时我在旁边,所谓换药,就是把旧的创可贴撕下来,换上新的创可贴。我发现有个伤口出现脓点,建议他一定要到正规的诊所去认真消毒,千万不可大意。但显然,我的话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

  前段时间的施工进度不理想。这主要是由于施工单位在施工锚杆的过程中往往是孔打好后再将锚杆往里面插送,很不容易送到位,加上围岩十分破碎,出现了塌孔现象,只好退出锚杆,再用高压风吹孔,往往来回好几次才能满足要求,费时费力,所以影响了进度。发现这一问题后,宋晓军就建议施工单位采用自进式锚杆。今天我们又到C1 施工现场检查施工情况,证实自进式锚杆使用效果很好,克服了松散土层及围岩破碎带来的施工进度缓慢的问题,也很好地保证了施工质量。

  4月15日 星期一 天气:阴雨

  来到米亚罗已经几天了,我发现在这个十多个人组成的监理团队中,除了70 后、80 后,最小的还有90 后,他们远离家乡,把自己的青春年华都贡献给了川藏高原的交通事业。但秦领对我说:“我们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到这里的,有机会参加高寒隧道的建设,不仅能学习到很多东西,还能锻炼我们不怕艰苦的意志。”

  为了更好地开展监理工作,监理部特别增加了试验专监这个岗位,由工程师周青担任这个工作。施工单位的试验室组建、试验室的管理运作、试验仪器的标定、原材料的选择等等,小周都主动地配合施工单位开展工作,受到了施工单位的赞扬。

  米亚罗镇是一个美丽、清爽而又安静的小镇,小镇的最显眼之处有一座寺院。当我即将离开时,看到几个藏族老大妈正拨动着转经筒不停地走着,虔诚地为儿孙祈福,我也学她们的样子拨动转经筒,祝我们的工程人员平安、健康。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