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路社区]
[中路博客]
[每日更新]
[会员管理]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资 讯】:新闻中心 - 专题 - 评论 - 论文资料 - 政策法规 - 多媒体 - 专业图书 - 网上杂志 【中路文学】
【行 业】:养护管理 - 体制改革 - 路政稽查 - 工程质监 - 行业文明 - 高速公路运营 - 智能交通 - 养护与管理分会 【中路图片】
【商 务】:工程信息 - 建设市场 - 企业风采 - 会展信息 - 产品采购指南 - 企事业名录 - 汽车资讯 - 网站联盟 【高层论坛】
交通运输部 中国公路学会
会员登录 注册
千里突破在非洲——访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丁小军(图)
2009-09-04  《中国高速公路》  尚正强  
  

【声明】:转载《中国公路》《中国交通信息化》《中国高速公路》《中国交通建设监理》稿件须经书面授权。索取授权书 QQ: 6673744。

  2006年5月17日,一则高速公路工程行业的新闻震惊全世界:在至少64家世界顶尖公司组成的七家投标联合体的角逐中,中国中信-中国铁建联合体(以下简称承包商)中标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中、西两个标段工程(以下简称东西高速公路),共计528公里地建筑任务 ,框架合同总金额约为62.5亿美元,最终合同金额将达70亿美元(约560亿元人民币)。这是中国公司有史以来在国际工程承包市场获得的各类工程中,单项合同金额最大、同类工程中技术等级最高、工期最短的大型国际设计-建造总承包项目。

  此新闻发布后,国内鲜见关于该高速公路建设情况的报道。然而,没有新闻并不等于工程没有进展。这几年,东西高速公路一直在火热建设中,其中绝大部分路段将于今年年底通车。日前,本刊记者采访了东西高速公路设计总负责人、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中交一院)副院长丁小军,他从设计的角度,介绍了东西高速公路在这几年的实施情况。

  全新挑战

  “‘语言障碍,标准差异,工期紧’,这是东西高速公路设计时遇到的最严峻的挑战。”回忆刚刚着手东西高速公路勘察设计时的举步维艰,丁小军还记忆犹新。

  设计总是先行者。中交一院作为联合体总体设计单位参与了东西高速公路的投标,中标后的喜悦和激动尚未平静,一院的先遣人员便踏上了异国的征程。尽管出发前对执行本项目可能面临的困难有所预见,但随着合同谈判以及项目现场准备等工作的进一步深入,他们遇到了在国内难以想象的挑战。

  首先是语言障碍。阿尔及利亚是一个传统的穆斯林国家,官方语言为阿拉伯语,但因其被法国殖民统治100多年,其政治、经济、文化和科学技术体系等各方面都深受法国影响,法语是其通用语言。合同规定,东西高速公路所有关于项目活动的法律语言为法语,这让绝大多数以英语为主要学习对象的中国设计人员,初到阿尔及利亚进行勘探和设计时,几乎无所适从。

  其次是欧洲标准。根据阿尔及利亚公共工程部(以下简称阿公共工程部)的要求,东西高速公路将采用欧洲标准进行设计和建设。此前,不论是中交一院还是国内其他设计咨询企业,都没有采用欧洲标准设计高速公路的先例。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连标准都没见过,其设计难度可想而知。

  工期是摆在所有建设者面前一座非常沉重的大山,东西高速公路设计、施工总工期仅为40个月。而同样的工作,由西方公司来承建,需要七年至八年的时间。承诺在短时间内建成竣工,这也是阿尔及利亚政府选择中国公司作为总承包商的重要原因。“据法国咨询公司专家介绍,法国一个大型公路项目的APD(详细初步设计)需要3年至5年的时间,其中与环境相关的调研、评估就需要2年至3年的时间,这样的设计速度,40个月的总工期根本无法保证。”丁小军苦笑着告诉记者。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此次在国外摸爬滚打几年,丁小军对这句话算是深有体会。在不同语言和文化背景的国家工作和生活,任何一件在国内看起来不起眼的小事,都需要付出成倍的努力。

  软环境不适应

  “语言、标准和工期的困难,这些凭中国公路科技人员的智慧和勤劳都能一一克服,最难适应的是具有阿尔及利亚特色的工程管理模式和建设环境。”丁小军对记者抱怨道。

  据丁小军介绍,与国内公路建设管理模式比较,东西高速公路项目建设管理模式有以下特点。

  首先是审批流程复杂繁琐,这不仅极大地增添了设计人员的工作量,也延长了设计工期。针对东西高速公路项目设计,阿公共工程部分别聘请了法国和加拿大咨询公司的技术专家组成业主顾问团,负责审查高速公路的设计、施工质量保证体系和设计成果等文件。另外,根据合同规定,阿公共工程部还要求承包商聘请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作为独立第三方,承担设计的外部监督,在整个项目实施过程中对设计方案、图纸等进行审查。这种审批流程与国内双院制或咨询审查有着本质的区别,强调全过程、分步骤,勘察设计成果需要根据施工计划及单元,分成若干批次提交。该流程虽然有利于分责制衡,保证工程质量,但给设计工作增添了无尽的麻烦。

  其次是国际上通行的设计-施工一体化的模式,让习惯于国内设计、施工分离建设体制的中交一院一下子难以适应。由于设计标准、方案直接影响投资及承包商的利益,设计人员必然要在服务理念、方式和内容上都做出相应的调整和转变。设计既要符合承包商的利益,又要满足合同要求,同时还要顺利通过外部监督以及阿公共工程部顾问团的审查。多方利益索求,使得设计方案和技术标准的确定异常艰难。

  “交付施工的每一份设计成果往往要经历多次同阿公共工程部、中信-中国铁建联合体、外部监督,以及阿公共工程部法国顾问团之间的协调、沟通,而且需要一遍遍刷新设计文件,设计的工作量数倍增加。”丁小军无奈地说道。

  第三是西方人对中国了解的肤浅和固有的偏见。

  丁小军告诉记者,由于阿尔及利亚工程建设体制深受法国影响,且本国专家和高层绝大部分都有留法背景,在其目前公路工程建设管理水平落后、技术人才匮乏,高速公路建设管理经验不足的情况下,业主很多方面依赖于西方(主要为法国、加拿大)咨询公司的专家,甚至对西方专家的尊崇达到迷信的程度。法国专家对中国了解的肤浅及固有的偏见,也在东西高速公路中表现得非常明显。也许是中国公司“侵占了”法国公司控制的传统市场,以法国人为主的阿公共工程部顾问团对中国人十分傲慢和无礼,对设计工作更是百般挑剔,甚至故意刁难。设计人员经过反复比选、论证、优化,并且与各方协调、费尽周折确定的设计方案和技术标准,时常会被其无理拒绝;咨询专家出具的咨询意见前后不一致,甚至矛盾的情形,时有发生。“经常出现反复修改后的设计方案,最后经他们审查通过时,竟然又变回为我们最初提交的设计图纸。”丁小军哈哈大笑地告诉记者。

  第四,东西高速公路建设的软环境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好。虽然阿政府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大力支持工程推进,但也有一些反对势力联合国外公司及媒体,千方百计地阻挠工程进展,他们骨子里不希望中国公司能按期完工。

  阿尔及利亚国内安全形势也并不十分稳定,反政府武装力量和各种恐怖组织制造的冲突和恐怖爆炸事件时有发生。陌生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恐怖活动的阴影给现场的中国员工和国内家人都带来了沉重的心理负担。“烦躁、焦虑、忧郁、孤独、失眠”,几乎每个到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曾有过这类心理和生理经历。

  一项政治任务

  “既然接受了任务,再大的挑战也要面对,天大的困难也要克服,按时保质完成东西高速公路的设计,这是一项政治任务。”中交一院霍明院长在国内外各种场合多次这样要求自己的员工。500多公里六车道高速公路,即便是在国内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项目,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为了完成本项目,中交一院在第一时间组建了现场指挥部,丁小军副院长兼任现场总指挥。在测试最为繁忙的阶段,中交一院现场测量、勘察、设计及管理人员都超过600人。困难多、人员组成复杂、时间紧、任务重,对外协调对象多而频繁,给现场管理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对东西高速公路那段紧张而又艰苦的设计工作经历,丁小军现在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

  为克服语言障碍,中交一院现场指挥部组织翻译人员和技术人员互相为师,互帮互学。白天分工合作、边干边学,晚上集中授课。专业负责人在学习规范的同时,还编制了简易法-汉、汉-法道路工程词汇供全体技术人员共享;同时还聘请了本地专家,对提交的技术文件进行严格审查把关。经过一系列的努力,技术文件的法文翻译质量得到显著提高,与业主、业主顾问团以及外部监督的沟通也逐渐顺畅起来。

  东西高速公路项目合同文件沿用法国范本,并由法国专家编写,合同中涉及最多的是法国标准。为便于全体设计人员迅速适应和应用欧洲标准规范,中交一院现场指挥部组织了各专业负责人集中攻关,在研读欧洲标准规范的基础上,通过与外籍专家的交流,编写并下发了各专业设计原则、设计指导意见,对东西高速公路项目设计效率的迅速提高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了尽快掌握欧洲标准,适应西方人设定的工作流程,中交一院现场指挥部要求技术人员摒弃国内惯性思维模式和落后的设计理念,重点研究中欧(法)标准、规范、流程的差异。通过对比分析,找准中欧公路规范标准、建设体系和工作流程之间的差别,调整自己的设计理念及技术质量管理模式。

  面对东西高速公路这个庞大但只有40个月工期的项目,借鉴国内公路建设经验,中交一院提出采用桥梁标准化设计并施工的设计思路获得业主的批准;对环境工程、标志标线、路面等专业设计,根据东西高速公路的特点,采取了专业化设计方式,以统一设计原则,实现资源共享。这一系列举措,极大减少了设计工作量,缩短了设计工期。同时,对桥梁标准化的实施,也为承包商在工期及效益方面提供了技术保障。

  为改变法国人在业主顾问团履行审批过程中的刻意刁难,改善业主对法国专家的意见盲从等现象,中交一院做了大量的工作。一是邀请阿公共工程部高层到中国考察访问,了解我国公路建设的发展现状,取得他们对中国公路勘察设计技术水平的认同;二是组织一院专家到阿尔及利亚进行技术交流,充分展示我国公路设计能力和水平;三是在东西高速公路设计过程中,从业主角度出发,充分考虑投资、工期、社会和经济效益。通过各种方式的努力,中国人逐渐取得了业主的信任。

  “在中信、中国铁建项目经理部的大力支持及各合作伙伴的配合下,通过多方努力,我们克服了设计过程中一个又一个困难,将东西高速公路建设工作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回忆在阿战斗的岁月,丁小军有些激动。

  突破与收获

  整条阿东西高速公路是一条采用欧洲标准,由阿公共工程部组织,中国及日本承包商设计及施工,法国、加拿大等多国公司参与咨询、审查和监理的高速公路,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混血路”。

  “参加这种高速公路的设计和建设,对我国公路技术人员了解国外高速公路建设先进理念和前沿技术,提升我国高速公路建设水平,都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丁小军高兴地说道。他总结了我国公路技术人员在此次东西高速公路建设中的体会和成就。通过东西高速公路的实践,我国公路设计人员对欧洲公路建设管理体制、技术标准、设计理念和方法、设计文件组成和深度等有切身的感受和体会,先后有100多名技术人员从不同角度、不同专业进行了技术总结和提炼,撰写专业技术论文100多篇。部分设计人员通过本项目,法语水平也得到飞速提高。

  在东西高速公路设计过程中,中交一院成功地应用了自行研发的“纬地”几何设计法文版软件,这是国内工程软件在以欧洲标准规范建设项目中为数不多的使用;中交一院编制的桥梁设计计算软件和通用图,也在东西高速公路的桥梁设计、施工中得到应用;另外,中交一院在欧洲同类产品基础上,联合国内生产厂商,研发了适应欧洲标准的桥梁抗震支座等产品,也在项目中得到广泛应用。这些技术、软件和产品的应用,不仅对东西高速公路的工期、效益起到了重要保证,而且也探索了中国技术、软件及国产材料打入欧洲传统市场的先路。

  近些年,中交一院及国内其他公路咨询企业,在中国援建、优惠贷款或以其他融资方式承建的国际工程中,承担了设计任务,但由于体制、人才、技术以及国际认知度等诸多方面的制约,中国公路工程咨询企业并没有太多机会参与国际招投标。以往承接的国际工程项目大多处于较封闭的市场,与国内公路勘察设计差异不大。中交一院此次承担东西高速公路项目的勘察设计,在一定意义上说,是中国工程咨询企业以竞争姿态,首次踏入国际工程咨询市场,是国内工程咨询企业走向国际市场的一次最直接的探索和实践。

  通过东西高速公路的设计和建设,“中国速度“让西方人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奇迹。东西高速公路初步设计,法国工程师认为需要3年到5年时间,而包括主体工程的施工图,中国人仅用时一年半。中国公司承担的东西高速公路共16个标段中的M4、M5、W1、W9四个标段于2009年初已陆续通车,比合同工期整整提前10个月至13个月。这对提高我国高速公路建设在国际工程业界的地位,扩大中国企业的影响,提升中国的国家形象,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回首在阿尔及利亚的工作历程,“我们有起初冲进国际市场时的兴奋和喜悦,有在不断冲突、摸索过程中遭受挫折时的迷惘和失落,也有在不断突破、成长中的欢欣和振奋,”丁小军感慨地说道,“只有在黑暗中破茧而出的阵痛,才会有阳光下振翅起舞的美丽。”

敬告:转载本文时请注明出处为“中国公路网”,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中国公路网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Http://www.chinahighway.com

中 路 公 告
本站简介 | 编委介绍 | 业务范围 | 使用条款 | 用户服务 | 广告服务 | 理事单位 | 人才招聘 | 在线帮助 | 信息反馈 | 联系方式
[ 服务热线 (010)84990712 ] [ 在线服务QQ:6673744(大聪头)、360638367(Dior甜心)、274329832(左岸)、471885979(沁雨) ]
京ICP备05048991号-3 中国公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 1999-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