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投稿须知     典型人物
【散文】传承
作者:肃州公路段 张斌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24-05-23

我很想念我的老家,在儿时的记忆中,回老家总是要耗费数个小时才能到达,绕过曲折的大山,走过坑洼的土路,回家的路是那么远又那么近,路波折坎坷,山无穷无尽,回家之路归期茫茫。

后来,柏油马路修到了老家,可是,爷爷却不在了,他永远地沉睡在了山岭的深处。当我再次回到老房子,门口的葡萄藤已经干枯得一捏就碎,院子外的梨树还是记忆中斑驳的样子,房檐下的二八大杠早已布满了厚厚灰尘,门口的野草,在被雨水滋润了一夜后,疯狂地肆意生长,不停地往路的两旁蔓延,我当时明明就站在老房子里,可是我觉得老房子却离我越来越远,恍惚间回到了小时候,我坐在爷爷的身旁,指着门前的那条泥泞土路问爷爷,“爷爷,咱们这儿什么时候可以通上黑黑的油路呀”,爷爷抬头注视着眼前的土路,目光坚定而又深邃,“快了,快了”。

2021年,我通过甘肃省交通运输厅统一招考来到了酒泉公路事业发展中心肃州公路段(以下简称“肃州公路段”),成为了公路段的一名一线养路职工。初到公路段养护一线的那段日子里,现实给我上了十分生动的一课。第一次跟着桥涵养护队上路时,我里里外外把自己裹了严实,结果路上30度的高温把我热坏了,我跟着同事前辈们清扫桥面,清理桥下及涵洞垃圾杂物。休息时我站在桥下的一个小角落里,热得眼冒金星、口干舌燥,那一瞬间我真的太想逃离这里的一切了,什么扎根一线、基层锻炼,我都不在乎了。这时,迎面走来了晒得黝黑的李队,他的眼睛亮闪闪的,一边爽朗地笑着一边同我打趣道:“嘿!小伙子怎么样?我们这里的天然汗蒸房不错吧。”压抑的我瞬时就哈哈大笑起来,可是笑着笑着我却又沉默了。这群扎根戈壁的公路儿女,谁不是家里一块宝,谁不是在懵懵懂懂的年纪就要肩负起养路护路的伟大使命,他们很普通,但他们却将全部的热血和激情奉献给了这一条条幸福大道,他们是平凡里闪着光亮的。

60年前,爷爷那代养路工,锄头、铁锹和畚箕就是养路工人的“三大件”,由于长年人工炒料,爷爷的手长满老茧,一年四季充满血泡,头上隔着一块帆布是夏天火辣辣的太阳,脚下隔着一层铁皮是不断流淌的滚烫沥青。

30年前,18岁的父亲接过爷爷手中的担子,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养路工人。幼时的我未能理解爷爷口中公路人的责任,只是对埋头苦干的橘黄身影充满迷惑,如今的我,在父亲的口中得知了当年的不易,也理解了这一辈辈公路人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鲁迅先生在文集《热风》中这样写道:“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爷爷和父亲使我懂得,公路人路在脚下,不灭的是心中的那束光。

如今,各种专业养护工具层出不穷,公路养护逐步机械化、精细化,从过去的肩扛手抬到现在机械化操作,从爷爷到父亲再到我,使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公路养护事业巨大的历史变迁。我们是公路养护事业注入的新鲜血液,为当代交通事业输送新的力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更应该铭记创业之难、奋斗之苦,学习老一辈建设者们的创业史奋斗史,继承和发扬他们无私奉献、忘我工作的高尚情操。

“要想富 爱护路 公路通 百业兴”,这是一代又一代公路人的美好愿望,也是每个公路人一直不断努力的方向。一条条路饱含着祖孙三代对公路养护事业的热爱之情,记录着公路人每一步奋斗的历程,承载着公路人薪火相传的记忆。

【编辑: 任 燕】
【校对:闫可欣】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