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2022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傲杀除草       投稿须知
阮二哥的“坐骑”

作者:周羽兵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22-09-20

阮发辉是养路工,堂上兄弟中排行第二,人称“二哥”,是公路养护站站长兼机手。

修桥筑路靠“铁马”,二哥戏谑他跨下是他的“战马”是他的“坐骑”。阮二哥长在公路世家,爹妈是新中国解放后第一代公路人,姐姐、妹妹与他接过手中铁铲,成为“路二代”。

孩提时代跟着父母上路出工,那时的公路还是坑坑洼洼的砂土路,弯弯曲曲如龙一般盘旋着。那时养护道班用畜力牵引废旧轮胎回砂,砂子是砂土路面的磨耗层。调皮的二哥学赶马的养路工挥鞭吆喝,一会儿“喳!”后声,一会儿“吁!”命令马儿停下,坐在马车上的二哥像凯旋归来的大将军,煞是威风。几个回合下来,被养路工称为“孙悟空”的那匹马儿性烈,不干了,一撅臀部,蹄子一撩,将小小的二哥颠下路基,跌得二哥昏头转向,脸色惨白,差点要了小命。只见二哥一骨碌爬起来,一抹脸上的灰土便破口大骂:“看你能的,我还治不了你这只畜牲!”只见他翻身上车、驾驭、挥鞭、抽打、吆喝一气呵成,又是十几个回合的角力,那不服输的倔劲令欺生的马儿乖乖接受“跨下之辱”。十八岁高中毕业那时,同学们有的参军,有的参加招干考试,阮二哥就一个目标:公路子弟就要干养路的活。从此马儿成了二哥履行“养好公路,保障畅通”誓言的“战马”。

进入公路系统第三年,一条宽阔笔直的柏油公路替代那崎岖蜿蜒的砂土路,路况好了车速也快,赶圩入城的时间快了不止一倍。没有人坐船,船自然便停摆了。二哥大嘴一张,路好了,“战马”也得更新换代了!憨厚的道班班长是个老机手了,年初生产大会刚开过,驾着单缸柴油机车轮拖拉机。小小的驾驶室挂满奖牌奖品,车厢上二哥扶着横杆护拦,一路“突突突”地冲进养路道班的口口,道班门口大树下休息的工友一脸的惊喜,大声调侃:“哟!二哥坐‘战马’回来了!”。看着功率低时速慢的“小四轮”,二哥经常无奈地叹气,小四轮小四轮,真是“笑死人”。

后来“小车轮”变成了广西自治区公路管理局机械厂自行制造的四缸机头革新车,再后来变桂花牌多功能综合专用养护车。二哥手中的驾证也由只允许驾驶四轮农用车的G牌驾照变为驾驶汽车的B牌驾照。管养的公路从砂土路、沥青混凝土路,再到水泥混凝土路面的高等级公路。驾驶室的后座多了二哥的孩子小阮姐姐和小阮弟弟,再后来小阮姐姐和小阮弟弟长大了,后座就空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二哥全部的时间都在路上奔忙,三十多年来从没走出本地的二哥戴着大红花光荣退休了,最高兴的莫过于小阮姐姐,她说:“爸,你有新‘坐骑’了!”

二哥说:“这个新‘坐骑’有我的‘战马’坐得舒服吗?”

小阮姐姐说:“动车时速200多公里,又快又稳。”

二哥一副半信半疑样子:我不信,绿皮火车一路上‘况且况且’像喘气的老牛,只不过比我的“战马”快一点点。 

无论小阮姐姐怎样拍胸口保证,阮二哥就是不愿意坐这个“坐骑”

小阮姐姐要在自治区首府安家了,对阮二哥说:“爸,我结婚这么大的事,你得到场。”阮二哥听了皱着眉头不出声。

老伴私下里对二哥说,我们得到场,要不人家还以为女儿在娘家没人疼,不定以后怎么欺负她呢!

二哥一夜无眠,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哑着嗓子对小阮姐姐说:“女呀,我去!只是爸爸几十年没出过远门,心里没底呀!”大有视死如归的气概。

谁知到了检票口二哥就后悔了,提着行李非要回家。

小阮姐姐急忙拉住他,说:“不能反悔!”

二哥坚定地说:“我就是不去了。”

小阮姐姐急了,不自觉地提高声调,说:“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没想到二哥固执地用比女儿更大的声音说:“我就是不去了,你们不要逼我!”

拉拉扯扯间,有乘客忽然大喊一声:“是不是对老人实施诈骗?”这一喊不要紧,人们纷纷喊着“报警”“报警”“快打110”!

警察倒没来,乘务员了解详情之后,不禁哑然失笑,对二哥说:“这还是动车呢,时速在200多公里,要是高速铁路,时速达300多公里以上。”

二哥怀疑地问:“真的?”

漂亮的乘务员小姐笑容可掬,点点头。

小阮姐姐说:“我会骗你,铁路工作人员总不会骗你吧?”

二哥迟疑着上了动车,两个钟头不到就到了首府南宁,二哥拢不住嘴地赞叹:这个“坐骑”真是好!又快又稳,我的“战马”没法比。再不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真的成为“井底之蛙”了。

坐了大半辈子“战马”的二哥不仅顺利地出了家乡的小县城,上了首府,还去他所敬仰的北京旅游。二哥感叹地说:“有了这个新‘坐骑’,比我的‘战马’强多了,这一辈子算不白活咯!”

如今,又一个喜讯传来,家乡建成飞机场了,以普通专业公路为基础、铁路为骨干、飞机为辅助的立体交通格局已经形成,进入了“铁鸡(机)”时代!二哥一早就兴致勃勃地说:“我这辈子还没坐过那种‘坐骑’呢!”

小阮姐姐笑着对爸爸说:“飞机这一种‘坐骑’总比你的‘战马’快多了吧!”

二哥搔着华发早生的脑袋,嘿嘿地笑起来。

从马儿,到“小四轮”、“革新车”、综合养护车、动车、飞机,二哥的“坐骑”越来越高级了。一代又一代的新“坐骑”,把许许多多二哥这样普普通通的劳动大众驮到外面的世界,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品异族的旖旎风情。二哥的“坐骑”的更新换代,更是记载了家乡交通事业的日新月异,见证了社会发展的突飞猛进。

【编辑:任燕】

相关阅读

24小时热文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