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WTC专题 投稿须知 世界交通运输工程技术论坛
天险变通途 川藏气象新

来源:交通运输部网站 时间:2021-09-27

川藏公路穿越青藏高原东部横断山脉,翻越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等高山峡谷,跨越大渡河、金沙江、怒江等激流险滩,穿越雪山、森林、草原、冰川等复杂地貌,建设过程十分艰险。

日前,由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举办的“学党史?走两路”活动在成都川藏公路博物馆内拉开帷幕。15家中央和省级主流媒体记者,沿着川藏公路,通过采访沿线公路建设、养护、管理人员和各族群众,挖掘感人故事,展现交通运输为沿线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翻天覆地变化。

重大工程打通区域发展瓶颈

从成都出发,驾车经雅(安)康(定)高速公路,便来到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红色的泸定大渡河大桥在青山绿水间格外亮眼。如今,大桥已成为当地热门的“网红”打卡地。

“这是一座1100米单跨钢桁梁悬索桥,桥宽24.5米,2018年12月正式通车。”该项目设计单位四川省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蒋劲松介绍,大桥不仅极大缩短了进出甘孜州的时空距离,还获得了具有国际桥梁“诺贝尔奖”之称的“古斯塔夫·林登少”金奖。

交通工程在打通区域发展瓶颈中具有重要作用。雀儿山位于甘孜州德格县境内,被称作“川藏第一险”,主峰海拔达6168米,每年有8个月被积雪覆盖,走山路翻过雀儿山要2个多小时。2017年,雀儿山隧道通车后,过往车辆只需10多分钟就可以穿过雀儿山。

据介绍,雀儿山隧道全长约12公里,避开了3处共47公里的雪崩路段、6处共2.2公里的泥石流路段,冬季积雪厚度大于1.5米的路段减少了约22公里,“川藏第一险”的交通瓶颈被彻底打通,“翻越雀儿山,犹过鬼门关”的历史一去不返。

运输有渠道 生活有盼头

“路况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过去因为下雨和地质灾害,货物没法往外寄,但现在这种情况一次也没发生过。”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市经营土特产店近20年的老板扎西卓说。

冬虫夏草、松茸等产品对运输时效性要求很高,公路没有修好之前,扎西卓店里的新鲜松茸只能依靠班车带出去,无法在省外销售。“现在,通过快递冷链车,再转航空运输,新鲜松茸第二天就可以送达江浙一带的客户手中,店里年销售额有上千万元。”扎西卓说。

随着交通运输条件的不断改善,川藏公路沿线产业发展越来越旺。甘孜州炉霍县交纳村地处藏汉商贸通道,是茶马古道节点之一,也是红军长征所经之地。“过去村旁的道路路况不佳,碎石子遍地。如今经过改造后变成了沥青路,走起来畅快多了。”交纳村原党支部书记九呷说。

2018年,交纳村脱贫摘帽。如今,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小汽车,孩子们到县城上学只要10多分钟的车程。“村子里主要种植黑青稞、土豆、小麦等农作物,路好走了,收割机开到田间地头,收黑青稞的货车直接开进村里,生活也越过越有盼头。”九呷说。

无悔坚守 传承“两路”精神

作为通向青藏高原的重要通道,川藏公路的畅通离不开一代代养护工人的默默奉献、开拓坚守。“在雀儿山,路上哪里有一个坑、一块石头、一个缺口,都要牢牢记在心里,否则机器开过的时候就会出现危险。”川藏公路雀儿山5道班最后一任班长曾双全说。

喝的是化开的雪水,住的是没水没电没手机信号的道班房……在这样的环境下,曾双全坚守了18年。同样以路为家、坚守高山的,还有阿坝境内317国道鹧鸪山302道班。从1992年上山后,302道班班长李刚在川藏公路上一守就是15年。“工人们只有刨锄、十字镐可以使用,夏天要疏通水沟、清理涵洞,冬天要准备砂石料、泥土,帮助路过的司机平安通过。最冷的时候,气温达零下30摄氏度,我们在房间里生火取暖。”李刚说。

追随先辈们的脚步,一代代四川交通人默默坚守和奉献,让涉藏地区交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如今,在雅康高速公路天全服务区,处处可见熊猫元素的雕塑、纪念品;色达县霍西乡至五色海旅游公路上“金通工程”小黄车驶过,带着村民外出上学、务工;在翁达镇新建的乡镇综合运输服务站,工作人员登记刚刚送到的包裹……沿着川藏公路,一幅各族群众生活便利、日子红火的美好画卷正徐徐展开。


【编辑:王珏 QQ:1485994861;TEL:13810405128/010-84990788—1369】
【审核:任燕】

0

相关阅读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