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WTC专题 投稿须知 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成都论坛
伽师 丝路遗风

作者:文/绿豆 来风铃 图/绿豆 李凯春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21-02-26

在伽师,可感西域圣人用智慧建造的城镇的历史,可品来自肥沃土地上的五谷与瓜果,可观与国道314线相伴的无尽风光与美景。行游新疆喀什伽师,戈壁大漠的气质依旧未变,丝路上的驼铃声犹在耳畔……


1.png


伽师对很多内地人来说比较陌生,如果有心翻阅史书,就会发现这个位于新疆喀什地区的小县城,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西域古国——疏勒国。东晋隆安四年(公元400年),高僧法显远赴印度时曾途经疏勒,记述了当地五年一次的佛教大会。当时来自各地的僧侣云集,疏勒王及群臣按佛法供养布施。而到玄奘行经疏勒时,疏勒已经有僧院达数百所,“僧徒万余人,习小乘教说一切有部,不究其理,多讽其文,故诵通三藏及毗婆沙者多矣”。

伽师,其维吾尔语称“排孜阿瓦提”,意为美丽富饶的地方,位于新疆喀什噶尔河流域中下游冲积平原的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的西缘,平均海拔1200米左右。南连岳普湖,北依天山山脉的柯坪南支,西北与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毗邻,是丝绸之路南道久负盛名的重要商埠。


寻找西域圣贤的足迹


从喀什到伽师,需要行驶约70公里,我沿着省道311线穿行于南疆,沿途可见大大小小的货车和私家车,想必是春节将至,回家的人慢慢多起来,尽管公路上车多,却畅通无阻。我曾多次走访喀什地区各个城镇,对伽师这座地处西域边陲的千年古城以及周边的风土民情也算有了一些了解,听惯了街头巷尾热瓦普的弹唱和烤肉摊旁的特色吆喝声,也见惯了大大小小清真寺前涌动的人流和剧场里维吾尔族女郎优美的舞姿,伽师浓郁的民族风情时常让我兴奋,但是,我永远也不敢说读懂这座城。有时我也在想,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灵魂,让这座古城充满神奇和魅力。

来到伽师县城已是中午,在城中心体育路的南侧有一片精美的伊斯兰风格建筑群,主次分明,高低相间,墓室、塔楼、木柱、礼拜殿错落有致。在这里,我找到了维吾尔族伟大学者、诗人玉素甫·哈斯·哈吉甫的墓园,他就是长诗《福乐智慧》的创作者。玉素甫·哈斯·哈吉甫是喀喇汗王朝时期维吾尔杰出的诗人、学者和思想家,原名为阿吉·玉素甫,1019年出生在喀拉汗王朝的首府巴拉萨衮(遗址在今吉尔吉斯共和国楚河南岸)的一个名门世家,自幼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少年时期便随父亲供职于宫廷,为汗王吟诗作赋。喀喇汗王朝发生宫廷政变后,他离开国度,流落民间,搜集了大量维吾尔、突厥族的民歌和贤人的箴言,为后来写作《福乐智慧》积累了大量素材。

1068 年,他来到喀拉汗王朝的又一政治文化中心喀什噶尔(今喀什)求学、执教。1069至1070年,他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写出了长达85章、共计13290行的劝诫性长诗《福乐智慧》,并把它奉献给当时喀拉汗王朝的君主布格拉汗。布格拉汗对这部巨著十分赞赏,授予玉素甫以“哈斯·哈吉甫──御前侍臣”的称号,相当于王宫高级顾问,这之后,诗人就以玉素甫·哈斯·哈吉甫的名字传世。玉素甫·哈斯·哈吉甫生活的年代,曾经盛极一时的喀拉汗王朝已经分裂为东西二部,宫廷内讧,战乱频发,法度毁坏,世风日下。面对这一社会现实,诗人创作了以阐明兴邦治国之道为主题,“把人们导向幸福”的《福乐智慧》。这些长诗内容涉及古时喀什的社会政治、经济、法律、伦理、哲学、历史、文化、宗教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受中上层人士的喜爱。

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及其著作《福乐智慧》在南疆的维吾尔族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声誉,在历史上的地位相当于汉族人眼中的孔子和《论语》,是维吾尔族人们心中的圣人。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高度重视这一文化名人及其文化遗产,曾组织专人翻译和研究《福乐智慧》,拨出专款修缮玉素甫·哈斯·哈吉甫陵墓。

走进墓园,看到通体蓝色琉璃的主墓室气势恢宏,在穹顶之下的正中央地面,便是这位历史名人的长眠之地。整个建筑群按民族传统修建,镶贴绿色或紫色琉璃砖。墓室内壁上用维、汉、英、俄4种文字镌刻着《福乐智慧》的名句。曲折的回廊,绿色的装饰木窗,多达10座以上的邦克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墓也已成为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来伽师的旅人必定前往的地方。


2.png

玉素甫墓园内铺有多种颜色的琉璃砖,布局独特、宏伟,装修古朴、肃穆,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


3.png

玉素甫·哈斯·哈吉甫的画像。


4.png

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墓占地1900平方米,包括墓地、清真寺、纪念塔、展览室、接待室五部分。


5.png

在伽师的大街小巷里,常可以看到图案精致、充满西域特色的纪念品。


伽师瓜和则克尔


伽师的维吾尔语名字,据说与闻名天下的伽师瓜,还有一段不解之缘。相传古时一位国王来到伽师,当地瓜农把一个又香又甜又脆的大甜瓜献给了这位国王,国王一吃,甚是惊喜,他还从来没吃过这样好的甜瓜,高兴地伸出大拇指,连连说:“排孜,排孜!(维吾尔语意为非常好,非常好!)”这位国王吃完瓜,看到这一带水源充足,土地肥沃,又接着说:“这个地方将来一定会‘阿瓦提’(维吾尔语意为繁荣的意思)。”后来人们就将“排孜”和“阿瓦提”连在了一起,便成了今天伽师的维吾尔语名字——“排孜阿瓦提”。

国王吃的那种甜瓜,就是如今的伽师瓜。其实内地人熟知的哈密瓜,也是这甜瓜中的一种,大概这是因为伽师距离内地太过遥远,而甜瓜又不易保存,因此距离内地最近的哈密所产甜瓜,才能得以幸运进入内地。

其实,伽师瓜早已被业界行家誉为“中国瓜王”,它历史悠久,据载,公元四五世纪(南北朝时期)伽师瓜就因色、香、味俱全,品质优异、肉厚质细、甘甜清脆、含糖量适口而闻名关内,凡是品尝过伽师瓜的人无不赞美称绝,被誉为“西域珍品”。元代诗人耶律楚材“鲜瓜出于当年秋,可度来年又一春”的诗句,就鲜明地描绘了伽师瓜独有的风格。20世纪80年代,伽师县在北京组织召开了伽师瓜推介会,因色香味俱全,当时在北京引起一时轰动。但因受地域、交通、规模等各方面的限制,这种效应没有能够持续多久。

离开伽师县,我继续驱车往西行,去卧里托格拉克乡拜访一位老人。在距离伽师县50公里处的卧里托格拉克乡,有一位年近70的老人,名叫则克尔·祖弄,他精干的面庞、矫健的步伐,怎么也看不出老人已年近古稀。则克尔是伽师县卧里托格拉克乡硕尔伽依乃克村最大的农民合作社的秘书长,是当地有名的农民经纪人。从1978年开始经销伽师瓜,30多年卖瓜的经历让他切身感受到了新疆道路交通发展的巨变。

则克尔是个热情直爽的人,他告诉我等到下个月,就要将伽师瓜种子播撒在土地里,然后开始联系经销商。则克尔说:“以前农民不懂市场规律,种瓜的人少,卖的人也少,伽师瓜的名气远没有现在这么大。”

1980年前后,则克尔将伽师瓜远销到了内地,并认识了不少内地经销商,其中一些经销商至今还是他的客户。来自西安的王来成和则克尔合作已经有15年了,他在西安开了一家大型瓜果超市,则克尔的伽师瓜则是这个超市里的“座上客”。则克尔说:“以前卖瓜不是为了自己,是看着瓜农不懂市场,让劳动果实烂在农田里感到心疼;7年前成立合作社也不是为了自己,是希望集合瓜农的力量,进行集中产销,避免恶性竞争。”

谈起新疆道路交通的巨变,老人感慨良多:“以前我卖的是散装瓜,那时我们把瓜装到拖拉机上,然后长途跋涉到达吐鲁番大河沿火车站,在那里把瓜装到绿皮车上,很多瓜在路上就烂掉了,现在一辆大型平板运输车三四天就能将包装好的瓜运送到内地。”现在,伽师县境内国道314线、省道213、311线、南疆铁路的贯通,不但改善了人们的出行,还让伽师瓜逐渐声名远播。


6.png

现在,伽师人对瓜的要求从过去的“量”慢慢转移到了“质”上。他们希望种出最香、最可口的伽师瓜,不负“中国瓜王”之名。


7.png

大集市里的市井风情,是伽师生活的真实写照。


8.png

2015年不完全统计,伽师瓜交易中心的日交易量达2000吨以上,大批量的伽师瓜被经纪人发送到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地。



大自然的调色盘


虽然,伽师瓜在内地与大名鼎鼎的哈密瓜比起来,鲜为人知,但好歹也算“中国瓜王”。同处伽师的另一个神奇所在——西克尔库勒镇的七彩山,就显得有点落寞和寂寥了。

告别则克尔老人,我沿着国道314线前往西克尔库勒镇,只为目睹七彩山的风采。七彩山位于西克尔库勒镇境内,距离县城70公里。七彩山规模之大,远超甘肃张掖丹霞,其色彩绚丽而饱满,如同上帝无意打翻了调色盘,不偏不倚,正好倾覆在西克尔这片群山之间,色彩明艳得灼人双目,张掖丹霞在它面前都黯然失色。沿着国道314线行驶,一路苍茫戈壁,间或绿洲点缀,颜色单调而毫无变化,长途行车,使人极度困倦。迷迷糊糊间,蓦然发现,在茫茫的平原上,淡淡出现了一抹山的影子,它并不高大雄伟,初始其貌不扬;随着车轮飞驰,山越来越近,颜色开始次第变化,色彩开始变得丰富而醒目,山的肌理越发清晰而充满骨干;止步山前,才惊觉整座山都燃烧了起来,天地间如同流动着一片烈焰,大红、橙色、黄色、黑色、灰白色、靛青色,搅动得整个大地不再安分,所有的色彩,似乎都想跳出来,为伽师这片土地,奉献一曲热烈而华丽的咏叹调,这浓浓的色彩,凝固成道道山峦,拖拽着我的视线,逶迤数十公里,与山脚下的国道314线相互偎依,缠绵成了长长的景观大道。

七彩山下,是碧波荡漾的西克尔水库,仿佛那河流走累了,就靠着这热烈的群山下歇歇脚。天地间一阵清风徐来,眼前突然而至的浩淼水面,倒映并接纳斑斓无比的七彩群山,令人无比震惊。山,因水而更加瑰丽;水,因山而倍显妩媚,在晨曦暮晖的光影流逝之间,但见大地之上云蒸霞蔚,烟波浩渺之中,七彩山气势愈发磅礴震撼。

接近傍晚时,我重新回到公路上,只见国道314线自由地向前方伸展,这畅通的公路不禁让人联想到封尘在古老丝路上的往事,古时旅途的艰辛如今早已成为历史,声声驼铃已被车轮碾轧在了深深的泥土里,路上的风景依旧,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从未停歇,而这条曾经创造了辉煌文明的道路,今天已经变成坦途,与七彩山共同见证着这里的沧桑巨变。


9.png

一场规模较大的广场舞比赛正在火热举行,广场顿时成了喧闹的海洋。陈晨/摄


10.png

随着伽师旅游业的发展,伽师土陶逐渐受人关注,现在在伽师还有专门的土陶工作室。


《福乐智慧》

意为“带来幸福的知识”。这是我国历史上用回鹘文,即古维吾尔文写成的第一部大型文学作品,它既是一部劝诫性的长诗,又是一部用诗的形式写成的哲学、伦理学著作,在中国文化史和中亚文化史上都占有重要的地位。《福乐智慧》高度赞美知识的力量。书中记载:“人类因有知识,今天变得高大;因有知识才解开了自然的奥秘。”《福乐智慧》还高度评价丝绸之路的作用,说它带来的经济文化交流——“给人们运来需要的一切”。


11.png


西克尔七彩山

七彩山位于西克尔库勒镇北郊,是典型的丹霞地貌。七彩山属于天山支脉柯坪山系,这里是中国最大的断层陷落带,宏伟的山石断崖历数着大地亿万年的运动,堪称中国地质运动的自然博物馆。“看山风雨后,观花赏半开。”观赏七彩山的最佳时机正是在雨后,就如同雨后见虹一样,先是黑、红,又是黄,再一抹白色,继而是绿,颜色层出不穷,让人惊喜不断。


【编辑:王珏 QQ:1485994861;TEL:13810405128/010-84990788—1369】
【审核:耿茁、孙婧】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