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WTC专题 投稿须知 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成都论坛
17小时!“1.22”新疆塔城暴雪救援(图)

作者:文/图 新疆塔城公路管理局额敏分局 李小华 谭群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21-01-27

2021年1月22日晚,新疆省道201线玛依塔斯路段、新疆省道318线玛依塔斯至乌雪特乡政府路段遭到13级西风猛袭,途经的117名司乘人员滞困在风区。经过塔城公路管理局额敏分局玛依塔斯防风雪人员17多个小时的紧急施救,把滞困在风区的群众护送到安全地带。

笔者探访玛依塔斯防风雪基地,用图文还原在风暴中公路救援的部分场景。

 

暴风雪里17小时煎熬

有着13年除雪保通的副班长阿里木江·达吾提说:元月22日下午,我和艾克拉木·热西提开着除雪车在新疆省道318线玛依塔斯至乌雪特乡政府路段清理公路上的积雪。19:30许,风区下起了雪,20:20许,突然刮起了7--8级西风,地面雪夹着下的雪被大风吹的漫天飞舞,能见度不足10米。行驶到省道201线与省道318线岔路口时,从对讲机里听到救援的消息后,在原地等待巡道车。 

下去探路、救人,暴风雪里的气温降至-30度,猛力而刺骨的风雪,发疯似得地往鞋、衣领、口袋里钻,热棉衣、棉裤上也会粘上薄薄的一层细雪,穿的羽绒服不到1分钟就感觉到很冷。回到驾驶室内,雪雾都会猛扑进来,在驾驶室里迅速融化成水珠。头套、衣、裤、鞋上都会裹着一层冰雪,脱掉头套,用毛巾擦掉脸上的冰水,把头对着暖风口吹,缓解一下冰冷的脸,驾驶室内温度高,粘在羽绒服、裤上细雪化成了水。进进出出十几次,衣、裤、鞋湿了又冻,冻了又湿,冻得硬梆梆的,好像穿了铠甲一样,卡拉卡拉地响,御寒的效果就差了好多。硬棉衣裹不实,风雪就往内衣里钻。所有抢险人员的棉衣、棉裤、棉皮鞋都湿了,我的手被冻伤了,其他人员也有不同程度的冻伤。 

3.JPG

身高1米88、体重只有75公斤的除雪车驾驶员吾尔肯·木热阿西也有7年除雪保通的经历。他说:20:30许,我们刚拿起碗准备吃晚饭,班长打电话出车救人,我放下碗筷,和尹艳涛开着机械就上路。坐在驾驶室里,眼睛离地面近3米高,公路两侧上方的诱导标比我眼睛的高不了2米。风区白茫茫的一片,暴风雪遇到除雪机械,形成漩雪流,极难辨清东南西北,偶尔看到诱导标的箭头,却分不清是左侧的还是右侧的,尹艳涛在除雪车里分清左右,下去摸找诱导标杆,分辨位置,在缓缓前行,诱导标成了救命稻草。“雪盲”现象发生时,停车静观风力变化,再慢慢向前推移,寻找下一个诱导标。除雪车4次下路基,3次是自己上来的,1次是阿班长的机械拖拽出来的,我也拖了他两次。

4 驾驶员尹艳涛从暴风雪里回到车上(摄影:别尔克·叶尔兰).jpg

驾驶员尹艳涛从暴风雪里回到车上(摄影:别尔克·叶尔兰)

半夜时分,饿的眼睛发花,双腿发软,两次差点被风刮跑。我咬着牙下车,实在站不住了,就趴在公路上,贴着堵在风区的车辆,在公路上爬行,协助同事把滞困在车辆里的人员倒到营救车里,累的筋疲力竭。我诅咒这鬼天气为什么要突然刮这么大的风。风区太冷了,下去探路,害怕发生意外,谁来营救我?我有老婆、孩子,外面什么也看不见,心里五味杂陈。

 

身经百战也害怕

班长巴图散在基地除雪保通已有15个年头了,营救的经历达到了上百次,救出滞困群众超过一万人,他讲述:我和别尔克·叶尔兰开着从交投公司借来的巡道车先出去巡道。21:20许,我下车营救滞困车辆上的群众,大风把我吹了一个趔趄,我看不到巡道车顶上的爆闪,脑袋一下子懵了,还是经验帮了忙,立马趴在公路上,顶风匍匐了20多米才来到巡道车跟前,使劲全力上了车。惊魂未定的我没敢给年轻的别尔克讲,害怕他有心里负担,告诉他暴风雪里离开车最多不能超过10米。看不见路时,我把前车窗打开些,下车后立刻抓住前扶手,用对讲机指挥别尔克开车徐徐前行。事后心里也害怕,当时被吹下路基,找不到路,这辈子就完了。我最担心其他同事出事,也担心除雪机械出问题。22:20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车偏离了方向,后面尾随的车辆直接追尾,把巡道车顶下路基。我用对讲机呼叫除雪车来救援,离我们不足1公里的阿班长一小时后才到。  

5-在1·22新疆塔城暴风雪里救援了20分钟的巴图散回到车里,已变成了冰雪人(摄影:别尔克·叶尔兰).jpg

在1·22新疆塔城暴风雪里救援了20分钟的巴图散回到车里,已变成了冰雪人(摄影:别尔克·叶尔兰)

旁边的别尔克把我们上车粘满冰雪的模样拍成短视频发到单位微信工作群和朋友圈里,许多同事在群里互动,叮嘱我们注意安全。第二天,许多亲朋好友打电话来询问我冻伤没有?我妈和姐打电话来哭着说:我们不需要荣誉,你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副班长李长青在风区除雪保通近10个年头,他叙述那天的经历:我和曹玉亮开着巡道车,依托除雪车后面的诱导灯跟随着。暴风雪里救人、救车,好几次抓住了巡道车门,就是上不了车,坐在副驾上的曹玉亮硬生生地把我拉进车里。进进出出五、六次,主驾驶车门被大风煽坏,开门变得更加困难。前面的挡风玻璃、雨刮器上慢慢地积上冰雪,玻璃上的冰雪刮不干净,后来雨刮器也刮断了,冰雪糊住整个玻璃,就用对讲机呼叫艾克拉木·热西提过来帮忙清理玻璃上的冰雪。一路上的半连动行走,离合器严重磨损,发出浓浓的焦糊味,硬是坚持到了铁厂沟镇。

后面我才知道,那晚爸妈和媳妇看了一夜电视。爸爸在玛依塔斯基地干了十几年,当过班长,经历过上百次救援,他知晓暴风雪里救人的艰辛,不允许妈妈和媳妇给我打电话,害怕接到电话后分心。  

6.JPG

 

马玉强评价除雪保通人员

马玉强今年61岁,是额敏石油公司的退休司机。去年玛依塔斯防风雪基地招炊事员和清洁工,他老两口来到的玛依塔斯基地,成为除雪保通的后勤保障人员。他向笔者介绍:没来玛依塔斯基地之前,知道养路工在戈壁滩养路,工作很辛苦,来到基地,与报话员崔启宝住在一个宿舍,崔启宝给我讲述八十年代他在托里公路段冬布列克道班保交通的事,讲到了烈士蒋笃远、周林,提到了秦福庆、叶尔波拉提、翟志华等。

玛依塔斯基地除雪保通的机械化程度很高。年轻人不喝酒、不聚赌、不大声喧哗、不乱扔烟头,素质很高。每天6点半我起来打扫卫生,他们7点半就出门清雪了。每次吃饭人都到不齐,媳妇把饭菜留好,等待晚回的人员。

22日晚上,我让3岁的孙子到各宿舍通知职工吃饭,他们拿着碗筷,准备打饭。看到吾尔肯接了一个电话,招呼准备吃饭的职工立即上路救援,餐厅立马变得冷冷清清。李江、李文祥和崔亮开着机械到棚洞跟前营救翻车的司乘人员。崔启宝抱着电话在走廊里走来渡去,向滞困的司乘人员及其家属解释,嘱咐滞困人员千万不要下车,在车内耐心等待救援。困了,和衣在床上躺一会儿。

23日中午,回到基地的巴图散、尹艳涛等,在走廊的大厅里就脱掉了棉衣、棉裤,放在暖气包上烤,有的职工饭也不吃,回宿舍睡觉去了。看到许多人员的内衣、内裤大都是湿的,我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敬佩他们的敬业精神。这次救援,改变了我对养路工的看法,也认识到除雪保通的重要性,为保一方平安,他们付出了很多…… 

7.JPG

 

风电厂证实瞬间风力达到了14级

吴鹏转发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气象台大风黄色预警:1月22日塔城地区加尔巴斯洪沟瞬间极大风速达41.6米每秒(14级)。玛依塔斯风区在加尔巴斯洪沟的东面,是东、西风的中游区,省道318线玛依塔斯至乌雪特乡政府路段是风雪灾害的重灾区。笔者想探明那晚的风力究竟有多大?班长巴图散驱车把我带到了十公里远的国家能源集团国华投资玛依塔斯风电厂(北区),郭德涛厂长告诉我们那天的风速为36.7米每秒,瞬间极大风速达40.7米每秒。南面318线旁的风电厂地势比这里高,瞬间极大风速达44.0米每秒。

风电厂职工郑鹏告诉笔者:22日晚,他们也接到求救电话,省道318线风电厂旁滞困了车辆(离北区风电厂仅有5公里),他们派出1辆铲车和2辆皮卡前去营救。23日6:30许返回到省道201线风电厂的路口,风电厂的公路没有如何标志,短短的1公里路硬是走了3个多小时,天亮了才回到风电厂,下车后双腿发颤,不听使唤了。  

8 笔者去风电厂采访求证.JPG

笔者去风电厂采访求证


【编辑:任燕 QQ:360638367;TEL:13146474233】
【审核:耿茁、孙婧】

0

相关阅读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