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WTC专题 投稿须知 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成都论坛
太行山高速公路:千里太行一日还

作者:赵书华 曹智 来源:河北日报 时间:2020-10-19

它是一条扶贫路。全长680公里,从北往南,依次纵贯张家口、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5个设区市,途经19个县(市、区),穿越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覆盖全部太行山革命老区。

它是一条旅游路。沿线串连起西柏坡、城南庄、抗日军政大学旧址、129师司令部旧址等红色景区及苍岩山、嶂石岩、京娘湖等绿色景区,4A级及以上景区53个。

它是一条百年工程路。建设过程中申请立项科研课题32项,申请专利48项,组织工艺工法微改造60余项。

昔日太行天堑出行难,今朝千里通衢一日还。

“大工程”两次招标两次流标终启动

没有哪一条路像太行山高速一样,从立项开始,就历尽波折、受人瞩目!

2015年11月25日上午,漫天雪花飞舞中,太行山高速公路动员会召开!

现场没有气球、彩旗,也没有礼炮、红毯,有的是一排排整装待发的工程运输车、推土机、挖掘机。省领导热情洋溢的讲话,山区群众脸上绽放的喜悦,使每一位建设者都感到重任在肩。

千里太行,重峦叠嶂。它雄浑壮美,却也阻碍了人们的出行,成了贫困落后的象征。它“八山一水一分田”,被国家列为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

2012年12月29日到30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地处太行山深处的阜平县慰问。他表示,革命老区和老区人民为中国革命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党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要想富,先修路。

“太行山高速最初提出是在2014年,当时名字叫沿太行山高速公路。初步测算投资475亿元,由于投资收益差,两次招标两次流标。”河北省交通运输厅规划处处长吕慧哲说。

但扶贫攻坚的号角,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急迫,都在催促这条路早日动工。

“2016年,结合国家政策,借鉴其他省份经验,找到了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解决了资金问题,才促成了这条路的开工。”吕慧哲说。

这是河北省首条采用PPP模式建设的项目,也是当时国内体量最大的PPP模式基础建设项目。

河北交通投资集团作为政府指定机构出资搭建融资平台,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踊跃竞标、积极投资。2016年11月23日,中交建冀交高速公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挂牌成立。2016年12月14日,中电建冀交高速公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挂牌。两家公司分别负责太行山高速北段和南段的建设,担负起“道行京津冀,福泽太行山”的重大使命。

经过专家论证,太行山高速公路北起北京门头沟,南接河南林州,自北向南贯穿太行山区全境。其中,利用在建和已建成项目6条段约200公里;新建京蔚段、涞曲段、西阜保定段、西阜石家庄段、平赞段、邢台段和邯郸段7条段共400多公里。

巍巍太行,终于迎来它第一次筋骨血脉的全面疏通。

10万大军太行深处攻坚克难

一座桥连着一座桥,驶出隧道,又是一座座桥。行驶在太行山高速涉县段平坦的柏油路上,几乎感觉不到任何波动,只有放眼窗外,才知道正行驶在群山峰壑之间。

“涉县段地处山岭重丘区,地形复杂,9公里长的路面包含12座大桥、4条隧道,桥隧比达80%以上,可以说是太行山高速公路施工难度最大、地形最复杂的条段。”太行山高速公路邯郸段筹建处工程科科长张亚林介绍。

站在太行山高速涉县西达大桥下向上仰望,一个个近百米高的桥墩巍峨矗立,直插云天,支撑着一跨跨重达数百吨重的钢梁。而在桥墩之下,还有50米嵌入地层深处、看不见的桥桩,它们才是桥墩真正的根基。谁能想到,这些桥桩全部是由人工挖掘的。

“太行山高速的修筑,既有最先进科技和工艺的应用,又有最传统也最有效技艺的使用。”太行山高速公路邯郸段筹建处副处长何占军说,“夫妻桩,就是太行山高速公路建设的一个缩影。”

由于桩孔作业非常危险,这项工作常常由最为信任的夫妻完成。直径不到两米的桩孔内,丈夫在井底钻石打孔,妻子则在井口守护安全,并把从井下掘出的渣石一筐筐吊运到地面。狭小的空间内,哪怕一小块石头掉落,都会给井下人带来伤害。太行山区多为坚硬的石英岩,挖孔进度一天一般只有30厘米,一个50米深的桩孔往往需要数月才能完成。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夫妻的匠心,才托起了太行山高速一座座坚固的桥梁。

乱云穿高壑,冽冽北风疾。

在荣乌高速与太行山高速涞曲段互通的雁宿崖互通大桥,几十座高墩拔地而起,立于山岭之间。由于地势陡峭,互通区内匝道桥高墩多,上部结构钢混组合梁工程量大、技术难度高、安装工艺复杂,施工过程中建设者遇到了极大挑战。

通过反复研究,召开专家论证会等,建设者们终于成功克服了独墩超级悬臂盖梁、50米跨径钢混组合梁等一系列施工技术难点,终使这一超级建筑群稳稳矗立在山峦之间。

太行山高速公路修建到底有多难?千山万壑中,别的不说,就连到达施工区域都是个难题。在太行山高速公路西阜保定段,修建24公里的高速公路,施工便道就修建了98公里。

曾任太行山高速前线指挥部指挥长的陈君朝,常常回想起2018年11月京蔚段石门特大桥合龙前的难忘时刻。在长约1830米的大桥沿线,三个制梁场依次排开,倾斜近45度的施工便道上,20多台长17.5米的平板车,拉载着一片片拼装好的钢梁缓缓爬上山顶。布满桥面的工程车、吊装机往来穿梭,山崖之上昼夜灯火通明。石门特大桥的顺利竣工,也使京蔚段成为太行山高速第一条完成交工验收的路段。

自2016年8月30日动工,至2018年12月28日全线通车,10万余名建设者以“起步就是冲刺、开工就是决战、进场就是高潮”的状态,历经800多个昼夜攻坚历险,终使这条太行大动脉得以贯通。

一条路,带动沿线产业快速发展

刚刚过去的“双节”假期,位于革命老区涉县井店镇的刘家村火了!昔日交通不便,古村古巷、山美水美,无人问津。而今,从太行山高速上下来的旅游大巴经常堵到了高速连接线上。从未走出大山的72岁的赵河顺大爷笑着说,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人、这么多车!

伴随太行山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2018年12月30日,省发改委正式发布《河北省太行山高速公路沿线绿色产业带发展规划(2019-2022年)》。省交通投资集团跨界担当,太行山高速公路沿线文化旅游、山地特色农业、中医药养生养老三个绿色产业带规划闪亮登场。

2020年10月9日,沙河市渡口花乐园景区。

花海、风车、彩虹桥。停车场上,来自不同地区牌照的车辆排列成阵,游客往来穿梭。“景区一期投资7500万元,二期投资1.2亿元,未来将发展特色农业和中药材种植业,吸引更多游人。”景区负责人王君科说。

“打造高速收费站与景区的无缝连接,旨在带动当地旅游区发展。渡口收费站,从高速下来到花乐园景区不到两公里。”太行山高速公路渡口收费站站长刘成安说。

10月11日,武安西收费站,又一辆运载钢铁的重型货车,从武安一家钢铁企业奔向祖国的建设现场。

遵循“多出口、多连点、少配套”的设计理念,太行山高速着眼带动沿线村镇经济发展。“收费站的开通、连接线的通车,对武安市进一步做大做强钢铁、旅游等产业具有推动作用。”当地新金钢铁的一位业主说。

“从北京到蔚县以前需要绕行很远,还要经过很多山路。太行山高速通车后,两地的车程只要一个来小时,比原来节省约一半的时间。”近日,来蔚县探亲的北京市民张女士告诉记者。

“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交通一体化规划》的重点工程,太行山高速公路还是一条协同路。山区群众可以直达北京,京津等地市民前往太行山休闲旅游,非常方便。”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介绍。

太行通衢,一日千里。昔日沉寂的太行山处处焕发出活力。

2019年10月29日至30日,第三届中国旅游交通大会在石家庄召开。会上,太行山高速公路被授予全国首条“旅游高速公路”称号。

2020年6月19日,新冠疫情势头稍稍减弱,省交通投资集团在省发改委等支持下,迅速启动“百村万户”攻坚行动。计划用三年时间,在太行山高速公路沿线遴选100个村落建设“农旅文体教”融合发展示范村,带动一万农户发展乡村旅游、特色农业、养生养老等产业,打造“太行农家度假旅游”新品牌和“环村落产业经济”新业态,助力农户脱贫增收。

让一个个贫困百姓走出大山,使一座座闭塞的古村落连通世界,将一颗颗璀璨的太行明珠展现给世人,太行山高速公路注定作为河北交通的传世之作而被铭记。

【编辑:孙婧 TEL:010-84990788-1226】
【审核:耿茁】

0

相关阅读

24小时热文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