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WTC专题 投稿须知 傲杀除草
钱塘江畔看潮生

作者:撰文_子非 摄影_若农 龚珍珍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20-07-21

声如重鼓响锤齐鸣般摧枯拉朽,势若千军万马临阵般席地卷来……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左右,钱塘江上都会奔涌起巨浪滔天的潮水,潮势属中秋节前后最为汹涌。中秋刚过,顺着一段三十多公里的公路沿江西行,既能尽览交叉潮、一线潮、回头潮的盛况,又能错开人潮涌动的观潮高峰,可谓恰是赶潮好时节。


1.png


每到农历初一、十五左右,钱塘江江面上都会泛起层层的白浪,由浩瀚的东海一路向西,执拗地由着自己的性子,逆滚滚东逝的江水向西挺进,前赴后继地涌入渐渐窄小的河道。越进势头越猛,直到奔涌了五六十公里,冲过赭山美女坝之后,才慢慢变成了“丢盔弃甲”的“老将残兵”……在杭州湾喇叭口一带生活的人们,恐怕已经见惯了钱塘江里时常涌起的浪花,很多老人们都认为这百里惊涛骇浪的场景,是“潮神”伍子胥灵魂不散的绝佳证据。

然而对于大多数驱车远到而来的人们来说,钱塘潮的魅力并非源于一个无从考证的传说,而更像是大自然最动情的赠予,想必只有那些有勇气直面潮头的人,才能深刻地领会到什么是人类的渺小和自然的伟大。据附近居住的老乡们讲,最晚从东汉年间开始,钱塘潮的魅力就被人们广为追捧,亘古不减。尤其是从南宋时期开始,杭州、嘉兴一带已经有了流传于民间的观潮节,每年农历八月十六至十八的3天里,附近的居民都会自发地前往钱塘江两岸观潮,以杭州城最为流行,称得上万人空巷看大潮,而江边观潮的人数也不下十万人之多。

如今早已过了八月十八观潮节,本以为我们已经错过了今年江潮最为迅猛的时刻,却听当地的朋友说,今年中秋节前后,连绵不断的降雨使钱塘江水位比往年的格外高。这同时意味着,不仅江水潮汛的势头较往年有所增长,观潮的时间也较往年有所延长。况且,还能避开人潮最为汹涌的观潮节,不用看别人的后脑勺和后脚跟,而是与海潮来个真正意义上的亲密接触,岂不快哉?一行人争先恐后地开始查路线,找攻略,做了一番功课后才发现,钱塘江最知名的几个观潮点分别在丁桥镇的大缺口、盐官镇的占鳌塔、盐仓镇的老盐仓,而这些观潮点又都聚集在江水北岸一段三十多公里的县乡道——翁金线(X331)上,真可谓“一条翁金线,阅尽钱塘江”啊。


2.png

如果是在钱塘江潮涌最为雄壮的农历八月十八,图中的观测台可不会像现在这般稳如泰山。


丁桥镇

潮抵大缺口,百浪汇成十字


最早听说钱塘江潮涌的大名,还是在中学地理课本里看到过钱塘江有“十字交叉潮”的怪景。按说潮水应该是“后浪推前浪”才对,怎么会成十字交叉状呢?能在一望无际的江面上形成十字交叉的浪花,还真让人激发起无限的好奇心。此次前来海宁赶潮,便想先了却心中好奇,探一探十字交叉潮的奥秘。

在西距杭州市55公里的丁桥镇,有一个叫大缺口的地方,便是观看十字交叉潮的绝佳地点。众所周知,钱塘江大潮是因为大自然的潮汐现象,导致东海海水向西倒灌入杭州湾所致,加之这里又是钱塘江边若干个观潮点当中最靠近东海的一个,因此,大缺口也是钱塘江潮水最早抵达的地点。

上午八九点钟,我们已经赶到了位于丁桥镇镇政府东南4公里的大缺口观潮点。钱塘江一带观潮的历史已逾千年之久,沿袭千百年的传统,使得江岸两侧的建筑物都成为供游人观潮的平台。这些建筑物里有的是实惠的饭店,有的是传统的茶室,有的是洋范儿的咖啡厅,还有的干脆就只是一个四面开阔的凉亭。我们随便选了一个二层茶楼,以期登高望远,一览无余。

虽然已经过了观潮节,但因为即将临近这个月的十五,茶楼里观潮的人们并不在少数。恰好有一位定了临窗位子的客人来不了,我们才捡了个视野开阔的便宜。凭栏远眺,一眼望不到边的江面中央有一个小小的沙洲,听上茶的店员说,那沙洲便是江水带来的泥沙长期淤积而成,而十字交叉潮的怪景也正是因这沙洲而起。介绍听得越多,越觉得隔靴搔痒、不明所以,西进的潮水不来,仿佛十字交叉的谜永远都悬而无解一样。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茶水不知道喝了多少壶,瓜子不知道要了多少盘,把人喝得从精神紧张到木讷懈怠,好像完全没有了早上赶潮时的兴致。不知从哪一桌传来的声音——“快看,潮来了!”把一屋人喊得乱作一团,簇拥着堆到窗前来。好在我们开始时就有一个临窗的位置,不然这时恐怕只能看别人的后脖子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我们永远无法从故纸堆的描述里想象出十字交叉潮是怎样的一幅情景。站在朝南的落地窗前,眼前的景象令人叹为观止,右边是从五百多公里外奔涌而来的钱塘江,正蓄积了来自高山和地势的能量向左边的入海口处深扎;左边是从六十多公里外倒灌向右边的东海海水,虽然路程不长,却因为河床的不断抬升和河道的极速缩短(由三十多公里宽缩为四五公里宽)而挤压出逆袭的能量。左右两边看似势均力敌,但江水显然敌不过海水,仿佛被翻滚着的白浪一点点逼着后退。退到目光所及之处的沙洲附近,被自然地分成了东潮和南潮两股潮头。潮头在绕过沙洲后,就像阔别多年的两兄弟一样交叉拥抱,恐怕这就是茶室里那幅“海面雷霆聚,江心瀑布横”的对联上,所描绘的壮观景象吧。

兄弟俩交叉拥抱过后还不算完,最高潮的要属两股潮头相碰的瞬间,水面上瞬时间激起一股高达数丈的水柱,浪花飞溅的同时,直教人惊心动魄。等水柱落回江面时,两股潮头已经呈十字形展现在江面上,并迅速向西奔驰。而浪潮形成的十字交叉点则以雪崩之势迅速向北转移,撞在顺直的海塘上,激起一团巨大的水花。水花跌落塘顶之上时,一旁观潮的人们纷纷被吓得惊声尖叫,跳脚避开。


3.png


盐官镇

浪遏海涛亭,千浪积成一线


看过大缺口的交叉潮之后,茶楼里的我们赶紧结账走人,准备驱车赶往盐官,前去一睹“一线潮”真容。没想到一下楼,便看到本就狭窄的翁金线已经被浩浩荡荡的赶潮大军挤了个水泄不通。

人流与车流之间,开始出现了三三两两的骑行者。他们在停滞不前的车辆间穿插自如,好不自在。路边也渐渐地开始出现一些租借自行车的摊位,一小时50元的租金不菲,却也比待在路上闻尾气强。于是我们把车子干脆扔在了茶楼门口,每人租了辆自行车赶往下一个目的地——盐官镇。

翁金线虽是条县乡道,但在钱塘江北岸,也算是一条风景优美的景观大道。路面虽窄,只有上下两个机动车道和两侧的自行车道,却因路边浓郁的行道树和原汁原味的小野花而显得分外亲切自然。虽然已经是晚秋时分,江南一带的气候却依然有些潮闷,再加上正是正午时分,树缝间不时漏下的片片光斑,使得一群奋力骑车的人们迅速大汗淋漓起来。

其实路上的情况并不像刚出大缺口观潮点那般拥挤,该停驶的车辆已经销声匿迹,该停留的旅客已经落宿休息,走着走着,路反倒是“越走越宽”了。仅有的几辆汽车前方,是一辆缓慢行驶的巡防车,始终保持行进在潮头前方。再环顾前后左右的骑行伙伴,他们有的头戴专业头盔,有的只是脚踏电动小车,虽然行车工具不同,但大多数人都是一边卖力地骑车,一边高喊着“潮水凶猛,谨防落水”之类的安全警示。原来,这些喊话的人是附近地区常来帮忙的义务“喊潮人”。

随着观潮的人数日益增多,义务“喊潮人”的队伍也日益壮大,他们一路从钱江三桥(又称“西兴大桥”)开始追着潮头,最远要到最后一处观潮点——美女坝那里才会停下。

“我现在几乎每天都骑车过来看潮,一般保持在15到20码的速度就可以赶上。”左侧一位姓马的小伙子在高声吆喝完“不要走下江堤”后,一边骑车,一边告诉我们他最为有效的一次“战果”:“我叫起过一对小情侣,真是危险,潮水都到眼前了……”小马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耳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真是未见潮影,先闻潮声,江面上依旧是风平浪静,远处传来的响声却越来越大,犹如擂起万面战鼓,震耳欲聋。没想到,在离盐官观潮景区的最佳观赏地——占鳌塔还有几百米的海涛亭附近,我们已经邂逅了正在滚滚而来的一线潮。

骑行的车队像有领队命令般,齐刷刷地停止前进。一行人顺着巨大的响声望去,隐约能看到远处雾蒙蒙的江面上出现的一条白线。没想到这白线迅速地西移,直叫人想起那句诗文:“素练横江,漫漫平沙起白虹”。再近些,白线变成了一堵水墙,水墙越升越高,远远看去,足有一人多高。紧接着,一堵又一堵的白墙迅速向前推移,涌潮来到眼前,犹如千军万马临阵之势,堪比重鼓响锤齐鸣之声,绝顶而至。

再看远处的江水之中,本来还有两根红白相间的水文柱矗立江心,霎时就被滚滚而来的潮水包裹其中:潮来之前还能隐约看见它们的脚跟;潮头一来,江水立马就齐了它们的腰肢。风踏浪来,浪借风劲,凭着足有七八级的风势,潮水一路拍打着江堤,向上游涌去。

“一线潮也不是只有盐官占鳌塔才有。”小马见我们望着五六百米外的占鳌塔发呆,主动为大家答疑解惑了起来:“其实凡是江道顺直,没有沙洲的地方,从海里来的潮头都能保持一线潮的仪态,只是都不如占鳌塔附近的一线潮好看。因为占鳌塔恰好位于河槽宽度向上游急剧收缩之后的不远处,从大缺口来的东、南两股潮交汇后,刚好能在这里变成一条直线,这里不仅潮头能整齐划一,而且潮头又高又猛,少说也有一两米,最高时能到三四米。”


4.png


盐仓镇

水漫老盐仓,巨浪翻卷回头


在盐官镇吃过午饭,简单休息之后,我们继续沿着逶迤江岸的翁金线向西行进。潮走,人也走,我们跟随从盐官逆流而上的潮水,将前往下一个目的地——老盐仓。

一路上,一直都是如盐官附近一般平直的河道,直到十几公里以后,快要走到翁金线的尽头——翁金线与盐仓镇海塘路交叉的附近时,眼前的河面忽然让人产生一个错觉——仿佛江面向西南方向拐去一般。其实,并不是河道向西南方向拐走,而是钱塘江本就是从西南方向奔涌而来。而当我们看到了拐弯的错觉的时候,也正意味着,老盐仓观潮点即将到来。

同行的小马已经是多年喊潮的义工,他仿佛对钱塘江的每一寸浪花都如数家珍。小马告诉我们说:“老盐仓与盐官有着迥异的地理环境,后者不仅河道顺直,而且涌潮可以毫无阻挡地向西挺进;而在老盐仓附近的河道上,出于围垦和保护海塘的需要,建有一条长达六百多米的拦河丁坝,也是这个关键的拦河丁坝,使眼前从盐官一路奔来的阵阵潮水瞬间变成雄狮猛兽一般。”

恰是无浪,我们顺着小马的指尖望出去,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里有一道高达三四层楼、长达数百米的“丁”字型人工坝直插江心。为了避免被回头浪击中,我们刻意在离老盐仓观潮点一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外恭候大浪到来。等了不长时间,便有一股接一股的潮水袭来,刚刚还显得毫无生气的丁字坝,此时就像一只力挽狂澜的巨臂一般蔚然矗立。眼看着潮水来了,又经过了十多公里的奔流,气势好像已经不如在盐官镇时那段威猛,但当群浪冲到了丁字坝头之时,就像被拦路挡住去路的巨臂挑拨了神经一般,忽地如万头雄狮般绝地跃起,激起巨浪千重。再看那被拦住的潮头,像被赋予了灵性,调头就往背后的方向转来,返窜向塘岸,就像雪崩时一排压顶而来的雪山一样,直向塘坝上观潮的人们头顶扑来。我们被这返头的浪潮搞了个“突然袭击”,扔下车子仓皇逃走,这才免于在浪潮下“湿”身。

胆小的人们逃到了更远的地方眺望,只见一道道波浪不断涌来,撞击在丁字坝上,发出了天崩地裂的吼声,喷溅着黄中泛白的泡沫。一阵阵的海潮像冲锋的将士一样,鼓噪着,呐喊着,拼命地冲上堤坝。潮头有数丈之高,一涌而至,充满令人战栗的恐怖。被丁字坝拦截回来的回头潮,如巨雷般的海潮在呐喊、嘶鸣中,向一拨又一拨的游人头顶扑去。海潮狂暴得像个恶魔,失去了均衡的节奏。狂潮拍石,数百米江岸渐次齐鸣,节奏铿锵,鼓点却不明显。

果然是“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没想到,在东坡居士苏轼笔下的钱塘江潮诗句流传了九百多年之后,即使不是在八月十八的前后几天里,甚至是距离最后一个观潮点百米之外的堤坝上,杭州湾里潮水涌动的势头仍不减诗人所在的北宋当年。


钱塘潮小档案

钱塘江是浙江省最大的河流,古称浙江、渐江、罗刹江和之江,全长605公里,流域面积达48887平方公里,流经杭州市闸口以下注入杭州湾形成注入东海的入海口。钱塘江潮涌与地球和月球的相对运动有关:地球每自转一次(24小时),其某一点必然有一次向着月亮、一次背着太阳;向月时,月亮引力大于地球离心力,于是使海水升高;背月时,地球的离心力大于月亮的引力,海水再一次升高,结果造成海水一天两次涨升的自然现象。再加上钱塘江入海口处的杭州湾呈喇叭状,在海宁市附近河底有沙坎隆起,海潮倒灌,受地形收缩影响潮头陡立,形成雄伟壮丽的“钱塘潮”,最高潮位达9.58米,最快潮速达每秒12米。


海宁赶潮指南

【路线】

海宁市自古以来就是观钱塘江秋潮的绝佳地点。同时,如果按地理位置划分,将钱塘江潮最为壮观、著名的潮汐景象在地图上由东向西一次排开的话,丁桥镇大缺口的交叉潮、盐官镇占鳌塔的一线潮、长安镇老盐仓的回头潮,都在海宁市的行政版图之内。因钱塘潮是从东海而来的海水向西倒灌进杭州湾而形成,因此观潮路线可以从最东侧的丁桥镇大缺口开始。

◆由杭州方向前来赶潮:从杭州驶入杭(州)浦(东)高速公路(编号G92N),行驶53公里之后,由“海宁/丁桥”出口驶出高速公路,再沿路牌行驶3.6公里后可到达丁桥镇大缺口观潮景区。

◆由上海、嘉兴方向前来赶潮:从上海出发前去赶潮的人可以选择沪昆高速公路,行驶约92公里后抵达嘉兴市,再由嘉兴市沿常(熟)台(州)高速公路(编号G15W)行驶约50公里左右后,抵达丁桥镇大缺口。

◆丁桥镇大缺口—盐官镇占鳌塔—盐仓镇老盐仓:赶潮路线可以从最东侧的丁桥镇大缺口开始,先行观赏“交叉潮”;再沿翁金线(编号:X331)西行12.4公里,在盐官镇占鳌塔附近观赏“一线潮”;继续沿翁金线西行15.6公里,至长安镇老盐仓附近观“回头潮”后,赶潮之旅基本完成。

【最佳观潮时间】

农历八月十八

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太阳、月亮、地球三者位置基本是成一线,日月引力一致,形成大潮。但到了农历八月中秋,由于地球绕太阳公转的位置处于椭圆形轨道的短轴上,日月离地球最近,吸引潮涨的能量也就最大,因此便形成一年一度的特大潮水。从9月17日开始至23日都将是大潮汛,尤以八月十八潮汐最为壮观,也是钱塘江观潮的最佳时间。

【交通】

◆大缺口—海涛亭之间:需要在“大缺口站”乘坐海宁t106路,乘坐两站地后由“运动桥站”下车换乘t203路,乘坐5站地后由大转盘站下车换乘t109路,乘坐20站后在“大东门站”下车,步行420米后抵达盐官观潮区。

◆海涛亭—老盐仓之间:需要在“大东门站”乘坐海宁k868假日专线,沿翁金线行驶14站后由“官石桥站”下车。

【注意事项】

喜欢摄影的朋友一定要注意带上长焦镜头、三脚架和防水用具,在交叉潮、一线潮的地方最适合高空俯拍,而在回头潮的所在地,如果没有高端的防水设备和职业发烧的摄影热情,还是请离浪花远一点吧。


【编辑:王珏】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