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傲杀除草 2022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2022.11.4-7 武汉
投稿须知
冬潜乌蒙

作者:撰文_冯帆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20-01-14

只有发烧级别的旅行者和摄影师,才会选择在冬末春初的淡季潜入乌蒙山,感受天人合一的冬之昭通:去大山里寻找被皑皑雾凇装点成童话世界的草房村寨,在高原湿地边翩翩起舞的濒危野生黑颈鹤,还有那隐匿于莽莽大山之巅的天然温泉。


1.png


昭通,深深地藏在乌蒙山脉的一个褶皱之中。

重新踏上这片布满风景、写满故事的土地,完全是因为朋友的盛情邀请和心中对那片莽莽群山的眷恋。虽然此前曾在某年的盛夏前去避暑纳凉,但能在北方春寒料峭的时节去山野里自驾还是头一次。何况还要去大山包里寻找雾凇装点成的人间仙境,到大海子边拍摄濒临灭绝的野生黑颈鹤,在跳墩河边看日出,去鸡公山顶赏日落,甚至一路北上陷入那峡谷温泉的炙热怀抱,想想都觉得此行必将惬意无比,心中满是期待。

走出昭通机场娇小简易的候机楼时,虽然已是正午12点,但太阳已经完全躲进了厚重的云层,在这座海拔近2000米的高原城市,刺骨的山风足以让我们这群穿着臃肿冬衣的北方来客一个个跳着脚尖、裹紧衣襟,仓皇逃进越野车的温柔乡。

驾车从昭阳区出发,一出城,公路就一头扎进了崇山峻岭之间,随着道道山梁起伏,一会儿从山顶冲到山脚,一会儿又从山脚爬到山顶,就这样在1950米到3000米之间回旋,车里的我们也给转得耳膜严重不适,胃里翻江倒海。

80多公里的山路,大部分是近几年新修的沥青路,只有少数是水泥路面,车少、路窄、急弯多,另外还有10公里左右的泥石烂路,底盘稍低的车辆经常搁浅其中。如果是在宽敞笔直的高速公路上,80公里的路程顶多开1个小时,但在这段蜿蜒曲折的乡道上,至少需要3个小时才能走完全程,如果遇上风雨雪雾之类的恶劣天气,这个时间恐怕还要再加上一倍。我们的车就十分“幸运”,在刚刚转进第一个山谷的时候,就遇上了新年以来的第一场山雪。车窗外飘扬着大朵大朵的雪花,在拍上玻璃的一刹那,便化成了晶莹的水滴。四周墨绿色的松林被渐渐染成了白色,本来阴沉的天空也被反衬得明亮起来。为谨慎起见,朋友小心地把汽车停在路边,取出后备厢里的防滑链,老练地装在轮胎上。趁着这个间隙,我们几个却悄悄溜进了路边不远的山林,捏雪球、摇雪枝、打雪仗,一群成年人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就像被山间的精灵附了体,玩得不亦乐乎。

在翻过不知几道梁之后,车辆终于驶出了雪雾。即使这样,抵达大山包乡的时候,已是入夜时分了。山乡的集镇很小,只有一条小街,选好住所,吃过晚饭后出门一看,连盏路灯都没有的街道漆黑一片,人走进去一步,就像浸入了整个黑夜。越纯粹的夜,越适合仰望星空,在这海拔3000米的高原上,择一处平整宽敞的石阶比肩而坐,再扬起双目陷入那仿佛近在咫尺的繁星月宫之间,周遭的声响会不自觉地恢复安静,就连彼此间的心跳也变得清晰可闻。只有远处传来的嬉笑声和黑暗里星星点点的烟花,才会把沉入黑夜的灵魂拽回现实,提醒我们还身处在尘世中。


2.png


名不见经传的大海子湿地

邂逅鲜为人知的雾淞世界


这个季节在大山包投宿,如果不早起去看雾凇、看日出,简直等于白来了一趟。当然,如果没有当地人的带领,我们也无法邂逅这片恍若仙境的雪山雾凇美景。

说“邂逅”一点都不为过,即使是在天寒地冻的北方,雾凇也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自然奇观。这种非冰非雪的风景,是由于雾中无数0℃以下而尚未结冰的雾滴,随风在树枝等物体上不断积聚、冻粘而产生,最终形成白色的、不透明的粒状外形。气温低,水汽又很充分,同时能具备这两个形成雾凇的极重要而又相互矛盾的自然条件实属难得。也许正因如此,几千年来,民间就一直流传着雾淞是丰年之兆的说法。“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就在《冬夜即事》中这样描写雾淞:“香清一榻氍毹暖,月澹千门凇寒。闻说丰年从此始,更回笼烛卷帘看。”


3.png

满挂着雾凇的灌木,在已经上冻的大海子边站了仿佛几个世纪。【叶英/摄】


在亲身感受大山包雾淞之前,我对于雾淞的全部想象仅仅停留在“中国四大自然奇观”的吉林雾淞。直到真正走进跳墩河水库东南侧的这个小山村,那种地北天南的差异才让我体会到如此强烈的感官对比:如果把吉林雾淞看作是北方高大硬朗、外表冷峻的男子,大山包雾淞则更像是南方纤巧柔弱、温婉动人的女子,即使再冷酷的人置身其中,也能顿生怜香惜玉之情。

在这样的仙境中看日出,不知会收获怎样的美景?同行的每一个人都很期待。天气很冷,呼啸的山风扫过,直叫人恨不得把全部肉体都躲在厚重的冬衣里面,只留下两只眼睛记录面前的风景。天边越来越亮,远方剪影般的山峦逐渐清晰起来,天色由鱼肚白慢慢变成橘黄色,当第一束霞光从山缝抹向我们的时候,大家欢呼雀跃,太阳像一个周身通红的圆盘,一瞬间就爬出了高山,整个天空也骤然明亮开来,大地立刻披上了一件金黄色的纱巾。


4.png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会相信这样的仙境竟是一个古朴的山村。【叶英/摄】


日头越高,雾淞就越像羞于见人的美丽少女,很快就消失得无处寻踪,只留下大片的草甸和密布的湿地。时不时的,头顶上会飘过很大朵的云,我能清楚地看到,云彩掠过太阳时打在草甸上的美丽身影。

湛蓝的天空中野鹤飞翔,蓝宝石般的水边已结上了冰。水库边、山坡下,开始有村民出没,原本附着了冰雪的一切渐渐消逝,那些让眼睛和镜头惊艳的景象开始慢慢还原,勾勒出一幅村寨生活的本相:草甸里出没的牛羊和披着羊毛斗篷的牧人,小路上随处可见的猪狗鸡鸭,茅草顶、土坯墙组成的简朴民居,屋檐下注视着过往来客的老人、小孩……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小村庄的复苏,很难想象,这里就是刚刚那片童话王国般的仙境所在。

刚刚还肆虐的山风,在太阳升起之后,也停下了疾走的脚步。周围安静得只能听到嘹亮的鹤鸣,悠长高亢,声闻于野。那是不远处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传来的声音,成群结队的黑颈鹤正在空中飞舞。黑颈鹤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也是世界上最鲜为人知的一种鹤。它们夏天主要在青藏高原等海拔高、人烟稀少的地区巢居,冬天再回到海拔较低的地区越冬。每年有5个月左右的时间,黑颈鹤会在大山包的自然保护区里度过寒冷的冬季。


5.png

披着羊毛斗篷的牧人,与大山包里的山峦、海子,共同组成了一幅动人的风景画。【李双池/摄】


在小村里,我们刚好遇到了一位正准备给黑颈鹤喂食的村民,她热情地把我们带到了自己经常给野鹤喂食的地方——大海子湿地,这片湿地也是黑颈鹤越冬的主要栖息地,每年此时,总会有大批摄影爱好者从全国各地蜂拥而至。当地人对野生黑颈鹤的喜爱和保护,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生性机警的黑颈鹤,会在人类靠近百八十米的时候迅速飞走。为了保护鸟类不受摄影师的打扰,保护区的管理单位专门在离喂鹤点不远的地方修建了一个观鹤掩体,人们只能在掩体里面摆上“长枪短炮”、举着高倍望远镜,拍摄、观察鹤群。

在淳朴的村民们眼中,黑颈鹤更像是一部活着的爱情神话。坊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假如一只黑颈鹤的配偶不幸去世,活着的另一半也绝不会“再婚”,只会就此孤独终老。因此,人们看到的大部分黑颈鹤都会成双成对地出现,偶尔有落单的,不是尚未“婚配”的,就是已经丧偶的。那位喂鹤的村民告诉我们,她非常钦佩黑颈鹤对爱情的忠贞,它们一生只有一个伴侣,是坚贞爱情的捍卫者。直到离开大山包很久之后,我们才知道,她就是报纸上报道过的、大山包里第二个能和黑颈鹤接近到10米距离的人——陈光会。

在大山包,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天人合一,什么叫和谐共生。我始终相信,即使等我变成一个眼花耳聋、丢三落四的老人,我也一定会记住这样两个场景:第一个场景,是在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上千只黑颈鹤在水边翩翩起舞,沐着曙光时起时落、缓缓飞往周边的山谷中;第二个场景,是正午日头高照的时候,陈光会在观鸟掩体前面的草地上投放食物,她四周尽是拍打着翅膀、上下翻飞的鹤群。


6.png

每年冬季,大海子总会聚集上千只野生黑颈鹤前来越冬。


转道西部温泉大峡谷

滇东北深处泡个痛快


好不容易逃离了钢筋水泥森林里的现代都市,就想一鼓作气逃得更彻底一些。按照出发前的计划,在欣赏了恰似人间仙境的雾凇奇观,看罢野生黑颈鹤群起群落的胜景之后,就要从大山包乡原路返回昭阳区,继续踏上北上水富的温泉之旅。

刚从大山包曲折的山路回到昭阳区平整的国道上,便迅速感受到了现代文明的可贵,这种感觉比原路进山的时候更为明显。国道213线昭麻公路虽然只是一条二级公路,但不论就其选线还是舒适度而言,都要比大山包里的县乡道不知好上几倍。向北行驶69.5公里,就能看到渝昆高速公路的入口。真正驶入高速公路的瞬间,才顿然醒悟,刚才对于现代文明的感叹真是为时过早了。

顺着平直宽敞的高速公路北上,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幅巨大的鸟瞰图:逶迤前行的高速公路,似一条薄如蝉翼、形若流云的丝巾,缠绕在雄奇险峻、苍凉凝重的崇山峻岭之间。高速公路的出现,非但没有人为地割裂了现代文明与自然精华的距离,反而把磅礴乌蒙山装点得更加俊俏可爱、曼妙多姿。如果不是瞪大了双眼在这幅巨图上寻找,我甚至都无法注意到高速公路的所在。

在这样的路上行驶,135公里的路程猝然就走到了尽头。从水富出口向右驶出高速公路,不久便能顺着国道040线水麻公路进入水富县。自此,顺着路边随处可见的指示牌,就能准确地抵达位于水富县西北方向的西部温泉大峡谷。


8.png

运气好的话,还能在大峡谷里享受雪景温泉,别提多惬意了。


选择在旅途的最后一站花两天时间来峡谷泡温泉,纯粹是为了洗去连日来的舟车劳顿,同时满足自己对寒冬里泡汤的全部遐想。在游客接待中心换了房卡和早餐券后,就能凭房卡进入景区了。一进景区大门,就为眼前的景象惊艳了:在巍峨俊逸的高山之巅,一座巨大的温泉景区坐落其上,在这里泡温泉,不仅拉近了自己与天空的距离,就连附近山体的大小风景也能尽收眼底。走在悠长的景观大道上,一串串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五颜六色的花朵在严寒中竞相绽放,若不是四周寒冷的空气在时刻提醒,眼前的一切根本不像是在冬天。

景观大道的左侧便是号称国内最大的人造海浪池——玛瑙海,每天上午11点和下午4点,这里都会掀起半个小时左右的人造海浪。继续沿景观大道前行,路右侧会出现一片或大或小的温泉汤池群,经过瀑布温泉池时,也走到了景观大道的尽头,狭长的休闲长廊把路右侧庞大的温泉浴场围了个圈儿。圈里有鱼疗池、花瓣池、牛奶池、醋池等几个特色小池排列其中,还有养颜、活血、瘦身等中药池错落其间。温泉池的左侧,则是大片的蒙古野营村和豪华别墅区。

走了40分钟,却连景区一半的道路都没有走遍,怪不得从一进门开始,就有电瓶车守候在大门左侧,列队等候着初来乍到的远方客人。我们最终选择在云上居宾馆入住,这个宾馆依山而建,打开房间的后窗,让人有一种置身峡谷之中的错觉,仿佛脚下就是金沙江汹涌的河谷和龙苍岩陡峻的山体。选择在这里入住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因为这里一出门就能进入沐 浴区。我们迫不及待地换上泳衣、披上浴袍,虽然已经是入夜时分,但走出房间就能投入青山的怀抱,在临睡前洗去旅途的尘埃,岂不快哉?

山野清晨,趁着整个江畔还未苏醒时,我独自走出房门,继续享受峡谷间的这份平静。沿着景区一路慢跑,热热身、出出汗,好不酣畅淋漓。在冬末春初的时节,听闻回响山间的鸟鸣,呼吸洁净富氧的空气,遁入一池清澈见底的温泉,那种幸福感,就像从皮肤表面渗透进血液的温热一样,瞬间暖遍全身。


7.png

逶迤前行的高速公路,似一条薄如蝉翼、形若流云的丝巾,缠绕在雄奇险峻、苍凉凝重的崇山峻岭之间。【杜江荣/摄】


气候

昭通深处在磅礴乌蒙山之间,属亚热带、暖温带共存的高原季风立体气候。这里的冬天比较寒冷,从每年10月底就开始进入初冬,到次年的1月份正是最冷的时节,此时的平均气温在-5℃左右。昼夜温差极大。


装备

大山包的年平均气温只有6℃左右,需要准备羽绒服、帽子手套等御寒衣物。全区紫外线很强,即便大雾天气也容易被晒伤,最好全程使用防晒霜。另外,由于要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行走,应提前准备登山鞋或者军靴。拍摄日出的朋友记得带上手电筒。

为了能更清晰地观察鸟类,最好带上高倍望远镜。拍照的镜头焦距,起码应该在400毫米以上。另外,由于农家乐的条件较差,一般一个房间只有一个用来插电热毯的插座,不能同时满足电热毯、相机、手机的取电需要,最好随身携带一个便携式电源插座。


相关行程

到了大山包不需要着急走,除了雪山雾淞和野生黑颈鹤之外,大山包里还有雄奇险峻、大气磅礴的鸡公山大峡谷值得一看。尤其是在云山雾海之间的山顶上看日落,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自驾信息

◆路况提示

在大山包里游玩,最好选择自驾,有条件的最好驾驶越野车。从昭通市前往大山包乡的道路全是新修的,有少数水泥路面,其余都是沥青路面,路况很好,但盘山弯道很多,一定注意安全,而且很容易晕车。景区内的砂石道路崎岖不平,务必小心驾驶,防止地面尖利的石头损伤底盘和轮胎。

从昭阳区前往水富镇的西部温泉大峡谷,则是在国道213线昭麻二级公路和渝昆高速公路之间穿行,路况好,车也不多。需要注意的是,渝昆高速公路上大多是过桥或穿隧,驾驶时应该格外小心,千万别只顾欣赏风景,忘了手中的方向盘。

◆最佳自驾季节

全年适合自驾。冬季最佳观鹤时间12月至次年3月。

◆自驾时间

至少需要4天以上,从昭通下飞机或者下火车,都可以在市区内租到汽车,可以开到水富还车。

◆自驾路线

从昭通县城昭阳区出发,走省道234线昭鲁公路,上国道213线昭麻公路,转乡道065线、095线、县道244线昭小段到大山包景区。

观赏日出、雾淞的地方在跳墩河水库的东南侧的一个小村庄,沿昭大公路西行2.7公里,再向南转弯行驶26.6公里左右,即可到达。黑颈鹤保护区也离这里不远,随便找个当地老乡打听一下就能找到。

去水富温泉从昭阳区出发,走国道213线昭麻二级公路向北,出象鼻隧道上渝昆高速公路,水富出口下,转麻水公路,沿“西部温泉大峡谷”的指示牌行驶可达。


其他信息

◆住宿:

大山包乡集镇很小,全镇只有一条小街,大部分住宿都属于农家乐的性质。如果想选择一处经济、卫生的住所,建议选择鹤缘庄。老板为人热情厚道,菜品可口、价格实惠,来大山包的摄友驴友都喜欢到这里短宿甚至长住。

电话:0870-2865009。

到了西部温泉大峡谷,一般都选择在景区内住宿。比较实惠的有青年客栈和云上居宾馆。

◆门票:

大山包景区票价78元,如果在某些旅行网站提前预订,也许能拿到5~8折的团购票。

温泉峡谷门票标价168元,提前在某些网站预订,可享受8~9折优惠。门票包含激情冲浪、30多个特色温泉泡池、泳衣、矿泉水、浴巾、定时歌舞晚会、温泉中庭演绎。


9.png

坐落在高山之巅的温泉广场,会让人产生即将融化在群山之间的错觉。


【编辑:】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