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傲杀除草 2022世界交通运输大会
2022.11.4-7 武汉
投稿须知 智能防撞防闯入主动预警技术
百越古道

蛮马之来 他货亦至

作者:文/广西民族大学 陈一榕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19-08-23

说起古代西南地区的交通要道,大部分人第一时间会想起著名的茶马古道。罕为人知的是,当年广西往西、往南的重重大山里,还有一条作用不亚于茶马古道的交通要道——百越古道。它不仅是“蛮马之来,他货亦至”的运输线,还是广西与云贵地区少数民族交流的大通道。


1.jpg


南宋时期,北方为辽金所统治,朝廷偏安东南地区,为了巩固长江防线,军队需要大批战马。中国历朝历代,战马都来源于西北地区,而此时,南宋军队已无法从西北买战马,京城临安系江南水乡地区,又缺少战马资源,只好将购买战马的目标转向西南地区。云南大理国自古以来就有丰富的马源,南宋朝廷便在广西百色田东县横山寨设立官办的博易场,专门用于大理马的买卖。马匹的频繁交易,使得桂西与云南之间逐渐形成了一条商业古道——百越古道。


西北、西南两线牵


百越古道以广西百色市田东县横山寨为起点,西至云南大理,对外连通缅甸、印度。南宋地理学家周去非曾在《岭外代答》卷三中记载,当时大理马帮进入田东博易场主要有两条路线,一条为西北方向,一条是西南方向。

西北线路是百越古道主干的线路,“由邕州横山寨起始,自横山一程至古天县,一程至归乐州,一程至唐兴州,一程至雎殿州……一程至自杞之境,名曰磨巨,又三程至自杞国,自杞四程至古城郡,三程至大理国矣。自大理国五程至蒲甘国,去西天竺不远,限于淤泥河不通,亦或可通,但绝险耳。凡三十二程。”以上所经的线路地名,虽难考证,但从行程推测也大致能辨。横山寨在今广西田东县境内;古天县约在今田阳东部一带;归乐州在百色附近;唐兴州在百色西北的汪甸乡一带;睢殿州在田林东南一带;磨巨即今贵州兴义县,已属“自杞之境”。由磨巨三程到达自杞国的中心地带,即今云南的罗平、师宗县一带,从而到达大理国。再从大理西行,经缅甸到达印度。

西南方向的线路也属于百越古道一部分,它的重要性仅次于西北方向路线。这条线路大致是从田东县横山寨出发,经德保县、靖西县安德乡,过云南富宁县剥隘镇、富宁县城,西去云南的八宝镇、岘山县直到文山州。


2.jpg

田东县位于广西西部,地处右江盆地腹部,右江河从西至东贯穿其中。田东县的横山寨是百越古道上的重要节点。


沿途文物为古道作证


横山寨博易场是百越古道上的交易大站,在今田东县平马镇的右江边上。横山寨在北宋时期就已存在,到了南宋时期,横山寨发展成为了南宋朝廷与大理国之间马匹贸易的中心,宋人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说:“中国通道南蛮,必由邕州横山寨。”可见横山寨博易场在当时占有极重要的地位。

现在的田东县平马镇仍保存有横山寨城墙遗存。城的东、西、北三面均有较为宽阔的护城河,内城布局呈正方形,每边长约2 0 0多米,夯土为墙。城墙底宽12米,现存残垣高约4米。2011年6月间,广西文物考古研究所与田东县博物馆组成发掘小组,在城的西南角进行试掘,在近千平方米的探方内,共发现有近千件瓷器残件,这些瓷器以青白釉为主,有少量的仿龙泉青釉瓷,品种都是日常生活用器,经鉴定,多为北宋末期、南宋初期瓷器。如此密集的瓷器出土,专家推测此地在宋代很可能是瓷器销售的市集。

出了横山寨,商旅们沿着百越古道往西或往南,去到更远的地方。如今,百越古道已难寻踪迹,大部分路段被现代化的铁路、公路所覆盖。而在百色的德保县城东北郊,专家们有幸发现了百越古道的遗存,古道从德保县农资公司起,东至汉龙村陇迷屯后面山坳止,全长不到3公里,平均宽度3米。在古道东面山脚下,一块黑色山石上,镌有“百越坡”三个大字,每字面积0.16平方米,落款已风化磨平,字迹模糊依稀可辨。在50多米高的百越古道坳口,有一块高两三米的巨石,石头西面刻有“阿弥陀佛”四字,当地人又称此坳为阿弥坳。右边是烽火台旧址,用一块块细凿方石砌成,台高1.4米,台面长宽各3米,依山而建。烽火台往东下坡路,道路突转,陡壁峻峭,青石板上有十余个马蹄印。这些马路蹄印有深有浅,最深有5厘米,浅的仅有0.5厘米,分布较规律,在坡陡的地方,马蹄印就深,缓坡处则蹄印浅。沿这一小段百越古道往东,可直达横山寨,从地理环境来看,这里应是当年大理马帮走向横山寨道路之重要一段,马蹄印是最好的历史见证。

除了路本身,百越古道沿途留下的文物颇多。1982年,广西文物工作队在百色市阳圩镇进行文物普查时发现了宋代营盘。2004年,因阳圩建设百色水利枢纽工程,广西文物工作队、右江民族博物馆先后对阳圩宋代营盘进行抢救发掘,出土文物有匕首、矛、铁刀、铁剪刀、铁犁、还有大量的瓷器。另外还出土有唐代开元通宝、北宋咸平元宝、天圣元宝、元丰通宝、圣宋元宝,南宋建炎通宝等唐宋钱币一批。专家据此推测,阳圩营盘在北宋就已存在,南宋时成为百越古道西南路线站点之一,宋朝在此设立军事营盘,最早是防止大理国的入侵,南宋时期又起到保护马帮安全过境的作用。

百色市右江区龙川镇在宋朝时曾是百越古道西北重要站点,这里还保存有宋代城址,据当地人传说,当年云南马帮来时,圈栏马的地方有几个球场宽,因为马帮常来,龙川成为桂西地区商品交易繁荣的市镇。2000年4月,龙川镇村民黄永承在建房挖地基时,从地下挖出十余斤窖藏钱币,广西百色右江民族博物馆获知消息后,立即前往征集,将其中部分品相较好、文字较清晰的钱币征集入藏博物馆内。这批窖藏钱币共十余斤,包括唐代、南唐、南宋和金代等四个历史时期的货币,共计16个品种。其中,年号钱14种,非年号钱1种。最晚的是宋度宗二年(1254年)铸造的咸淳元宝,未见晚于咸淳元宝的钱币。

在唐朝以前,桂西地区商品贸易不发达,停留在以物易物阶段,因而考古发现中很少见到大批量的唐代铜钱出土,龙川发现如此多的南宋窖藏铜钱,显然是马帮贸易的结果,同时更进一步表明,龙川曾是大理马帮经过的重要站点。


百越古道上挖掘出来的部分文物,现收藏于右江民族博物馆。


“乌蛮”靠古道发家


在百越古道上,马匹交易中获利最多的当属自杞国。自杞国是南宋时期滇东、黔西南地区的一个以“乌蛮”为主体的少数民族政权,建于110 0年,1260年为蒙古所灭。自杞国鼎盛时,其疆域北至曲靖,南达红河,西抵昆明,东到广西红水河。自杞国在宋时与大理国一样,都是独立王国。

自杞国不产马,马匹主要来自大理国。由于自杞国地处百越古道中段、大理国与宋朝横山寨之间,自杞国常将大理马强行阻拦,廉价购买,再沿着古道将马匹送到横山寨,高价卖给宋朝廷,赚取丰厚差价。丰厚的利润使自杞国人把贩马作为主要的经济支柱,他们依靠百越古道这条“经济线”,通过战马贸易,使自杞国迅速富强,雄踞于诸蛮中。

南宋初年,每年在横山寨成交的马匹为1500匹,后来发展到3500匹。自杞国独占横山寨市马匹数量的四分之三,百余年间,他们每年都将价值二十余万两白银的数千匹战马运往南宋。

在百越古道上,除了马匹交易外,也有其它生活用品交易。周去非《岭外代答》载:“蛮马之来,他货亦至,蛮之所携麝香、胡羊、长鸣鸡、披毡、云南户撒刀及诸药物。吾商所携锦缯、豹皮、文书及诸奇巧之物。于是译者平价交易。”南宋名臣、文学家、诗人范成大在《桂海虞衡志》亦载:“长鸣鸡,自南诏诸蛮来,形矮而大,鸣声圆长,一鸣半刻,终日啼号不绝,蛮甚贵之,一鸡值银一两。”而宋朝主要用盐、锦、缯换马,或是实物交易,或是将实物折成银价交易。

在横山寨完成交易之后,就由宋朝派专人护送马匹到宋朝军队中服役,运送的队伍叫“马纲”。宋时盛行“纲运”,那是有严密组织的运输大批物资的一种押送组织。如《水浒》中的“生辰纲”就是专门为皇帝奉送生日礼物的纲运。马纲,是宋朝押送马匹的纲运。广西的马纲在横山寨博易场马匹交易完成之后,要通过把马匹押送到长江各地驻军和京城临安服役。马纲有两种:一种是常纲马,一种为进纲马。常纲马一纲50匹,押纲官1名,将校5名,兽医1名,牵马兵士25名;进纲马30匹一纲,牵马兵15名,一人牵2马。任务分定,押马官兵可以预借一定数量的资费。凡马纲经过的州县,皆有马所可以寄宿,并发给人畜口食券,按券面数量供应饮食。运马到终点,朝廷规定有赏罚条例,凡全纲无死损者,押马官升一级,减三年磨勘(考绩);死损十分之三者,要降官处罚。一般将校士兵,各以牵马是否完好为准,也有赏罚条例。据此可知,从田东到邕州甚至延伸至长江边的“马纲之路”,也应是百越古道的范畴,可以说是百越古道之东段。


5.jpg

位于百色市德保县城东北郊的百越古道遗址,古道现已荒废。


【编辑:】

欢迎关注中国公路、中国高速公路微信公众号

中国公路

中国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