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印刻在边防公路上的苦与甜

来源:中国国防报 时间:2019-07-12

讲述人:刘 健

1985年出生于黑龙江省肇源县,2002年12月入伍,四级军士长,驾驶员,在边防某部服役。

整理人:本报记者 乔振友

驾驶新配发的边防巡逻车行驶在宽阔平坦的边防公路上,我心中充满了幸福感和安全感。因为如今无论是边防公路还是边防巡逻车,都与我入伍时有了天壤之别。

我刚入伍时走的边防路,始建于20世纪60年代,削山而建,盘山而行,一侧是悬崖峭壁,一侧是滔滔鸭绿江,全程没有护栏,宽度仅有5米左右,只能容下一辆卡车通过,如果两车相会,只能有一台车退回就近的会车点才能各自安全通过。那时候我们从部队机关驻地出发到一线边防连队,260公里的路程要走两天时间。如果路上遇到雨雪天气、塌方落石等情况,走个三四天时间也是正常的。那时机关干部下基层,都要备足各种给养,因为露宿野外是常有的事。

2004年9月,由部队和地方政府联合出资修建的边防公路正式全线通车,原来需两天的车程现在只需要4个小时就可以到达。

路况虽然好了,但由于地处山区,边防路沿江而建,傍山而行,每到春秋两季冰雪融化,山上落石不断,经常砸中来往车辆,造成人员伤亡。

记得有一次我驾车经过险段“鸡冠砬子”时,路面上零零散散落了几块碎石。我把车停在路边,和带车干部张岩下车去清理碎石。我说:“张干事你负责清理,我负责观察山上的落石情况。”正清理时,我听见山上传来几声清脆的石头滚落的声音,便大喊一声:“落石!快躲开!”我俩随即扭头就往回跑,瞬间,大大小小的落石倾泻而下,前后不过10秒钟,落石就将道路彻底封死了,其中最大的一块石头足有一台轿车大。事后张岩笑着对我说:“起初你说你负责观察,我负责清理,我还不理解,以为你小子躲清闲,现在看来,留下你这个有经验的观察是正确的,要不然咱俩今天都得‘交代’在这啊!”

党的十八大以后,各级进一步加大了对边防路建设的投入,全面拓宽了路基,修建了隧道,两侧山体都采用喷射砼面层、钢筋和钢花编织成防护网等措施进行加固,安全系数得到大幅提升,行驶在这条路上,再也不用担心落石砸车了。从过去的“百里边关数日还”到如今的“千里边关一日还”,真是今非昔比啊!

同边防路一样,我们边防巡逻装备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当初四处漏风、噪音不断的“大屁股”吉普,如今已被多功能执勤车取代,车上不仅可以吃饭睡觉,还配备了北斗导航、无线电台、车载电话、移动摄像头等信息化设备,执勤效率大幅提高。边境全线安装了铁丝网,红外探测报警器、视频监控、无线喊话等设备,官兵足不出户就能将千里边关尽收眼底。

边防公路和边防巡逻车的变迁只是国家和国防发展的一个缩影,作为一名边防老兵,在长白山上服役16年,我亲眼见证了边关经济的飞速发展,边防基础设施建设的逐步完善,我由衷地感到骄傲和自豪。作为新时代戍边军人,我有更坚定的信念信心扎根边防、守好边疆。


【如有转载,请注明转载于“中国公路网”。】
       【中国公路网编辑记者任燕 在线QQ:360638367】
       【电话:13146474233 邮箱:rym@9811.com.cn 】

0

相关阅读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